阅读全文

“您再不醒,那几位大夫性命都堪忧了。”

“不过这风寒也奇怪,大夫把脉都说没问题,可您就是醒不过来。”

三个贴身侍女一边伺候着陶姜洗漱,一边交谈着。

陶姜苍白的一笑,并没有说话。

可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醒不过来的原因是什么。

是这个世界在抗拒她。

因为,她从来就不属于这里。

陶姜,是被系统带来的穿越者。

十年前,她来到这个世界,系统告诉她,要攻略这个世界的男主才能回家。

她要攻略的人是大周朝的晋王,顾平章。

十年相伴,陶姜陪他从鲜衣怒马的少年到手握重权的王爷。

他身份尊贵,却为她亲手在院子里栽满了她喜欢的海棠花。

他孤冷清傲,却为她在皇宫前跪了三天三夜,只为求一道赐婚圣旨,予她凤冠霞帔,风光大嫁。

他位高权重,却许她情深不寿,一生一世一双人。

整个盛京都说,晋王离了王妃,只怕会活不下去。

所以攻略成功后,可陶姜依然没有离开。

她放弃了原来世界的一切,只想与他相伴,白头到老。

哪怕……强行留下的后果,是她日渐衰弱的身体。

可只要能与顾平章相爱,她亦无怨无悔。

毕竟,她得到的,是独一无二的爱。

顾平章陶姜抖音小说-小说主角叫什么顾平章陶姜

想到这儿,陶姜眸光忽然黯淡起来。

侍女们服侍完毕后,安静的离开了房间。

陶姜翻开被褥,从床底拿出了很多封信件。

她静静地看着这满满一床的信,发了很久的呆。

如果没有这些信,她也许会永远以为,自己得到的真的是独一无二的爱。

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发现自己的梳妆台上,三不五时便有一封陌生人留下信。

字迹是女子所写,而内容无非是顾平章今日又去陪她了,又去给她送了什么绫罗绸缎……

一开始,陶姜只当是有人故意为之,挑拨离间。

可随着信越来越多。

陶姜的心也有些乱了。

芳心院伺候她的人有近百名,想要揪出为那女子送信的人,亦是大海捞针。

这写信的女子,究竟是何人?

……

休息了一天,陶姜身体恢复了不少。

第二天,顾平章又来了芳心院。

“鹿儿,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他拿着满满一碗剥好壳的栗子,金黄饱满的果肉十分诱人,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陶姜却双目一怔。

她盯着那栗子,手下意识绞紧了衣袖。

今天一早,她便在房间里发现了一封新的信。

【我说想吃栗子,哪怕如今还没有,王爷也令人翻遍京城给我找来了,还亲手给我剥了一碗,姐姐,我让他给你也送了一碗。】

【对了,王爷的玉佩不小心落下了,姐姐替我还给他吧。】

那玉佩被放在信封里。

陶姜再熟悉不过,凰纹玉佩,是她亲手送给顾平章的。

他日日佩戴,从未取下过。

却出现在那个女子送来的信封里。

如今,顾平章手中亦拿着一碗剥好的栗子。

站在她面前,对她说。

“鹿儿,这是我特地为你剥的。”

第2章

难道又是巧合吗?

连陶姜都无法用这样的理由再解释。

她怔愣的看着那碗栗子许久,明明有许多话想问,却发现自己都问不出口。

半晌,陶姜才开口:“现在的时令,就有栗子了吗?”

顾平章神色自然:“上次你不是说想吃?我家王妃想要的,本王上天入地自然也要给你。”

他的语气,与从前如出一辙的宠溺。

仿佛那些信,只是她的错觉。

陶姜不敢再想,只问:“平章,你只为我一个人剥过栗子吗?”

顾平章笑着握住她的手:“这世间,莫非还有第二个人值得我这样做?”

是啊,怎么会有第二个人呢?

高高在上的晋王,怎会放下身段,为另一个女人做这些贴心之事……

他曾说过,只宠她,只爱她。

陶姜压下心底的怀疑,不再开口。

顾平章留在芳心院,亲力亲为的喂她吃了药,又用了早膳,也不肯走。

陪着陶姜一起休息,但不过一炷香,他便靠在床边不小心睡了过去。

这几日他殚精竭虑,一直没有好好休息。

陶姜有些心疼的抚开他微蹙的眉,用手指描绘着爱人的脸。

他睡得有些不安稳,突然动了动。

一份随身携带的便签掉了出来。

陶姜弯身捡起,打开一看,里面竟慢慢都是关于她的事。

一、鹿儿体弱,每月派人去寻找天山雪莲,为她养身体

二、鹿儿怕苦,总不爱喝药,芳心院需常备蜜饯果子。

三、鹿儿喜静,无论朝中有任何烦心事,都切勿在她面前抱怨。

……

足足有十几条,全是类似的事项。

陶姜一条条看完后,眼眶都湿润了。

顾平章的爱如此深刻又热烈,一丝一毫都不掺假。

可信是怎么回事?

落下的玉佩又是怎么回事?

最终,她无奈的闭了闭眼,悄然将便签与玉佩,一同放进了他的衣袖中。

眼看着陶姜的身体逐渐恢复。

顾平章高兴非常,又怕她关在王府里太闷,三天后,就特意安排她出门散了散心。

不过这次,他做足了完全的准备,生怕陶姜再感染风寒。

给她带了厚厚的大氅,从出府到上马车,都全程由他抱在怀里。

一点风都吹不到。

带着她去秋湖散心,十里之内不准有人靠近。

两人回府时,她也是由顾平章抱着走进王府大门。

但一进来,就看到了两张面容不善的脸。

“平章,你堂堂一个王爷,如此宠溺一个女子,像什么样子!”

顾平章的母亲,老王妃对着她怒目而视。

老王爷亦是一脸的不悦。

陶姜立刻恭敬地开口:“儿媳见过公公、婆母。”

但两位尊贵的老人半个眼神都没给陶姜。

顾平章握紧陶姜的手,像是生怕她受委屈。

“是因为鹿儿生病了,您别责怪她。”

陶姜不仅迷得顾平章发誓永不纳妾,成亲三年又无所出,公婆对她早已心生不满。

顾平章知道她不自在,柔声在她耳边道:“先送你回芳心院歇息。”

说着,便抬步把人走回了芳心院。

“乖,先回家等夫君。。”

他又在她额间落下一枚吻,便转身离开了院子。

不一会儿,院外就传来争执打骂声。

隔段时间,王府总要上演一次这样的画面。

老王爷和王妃不认可陶姜,当年是顾平章一意孤行去求了赐婚圣旨,他们才能成亲。

可如今,她又连嫡子都生不出来,更是惹怒了老王妃。

“你还不肯休她?那妖女到底怎么迷了你的心!”

“先前为她遣散了王府,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说,而今你堂堂王爷,若没有子嗣,你要叫旁人看我们晋王府的笑话吗!”

哪怕陶姜坐在芳心院,也仍然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

她神情苦楚,心里有些发酸。

第3章

一阵吵嚷后,老王妃和老王爷才终于离开了。

太上皇如今在行宫养病,特地请老王爷和王妃陪伴左右。

因此陶姜从嫁过来后,就从未与公婆相处过。

只是每隔段时间,他们便会回来催促顾平章休了自己。

门外传来脚步声。

不一会儿,顾平章推开房门,一向一丝不苟的锦袍上,有明显被杖打后的痕迹。

老王爷年轻时征战四方,他又格外看不惯顾平章儿女情长,生起气来就忍不住动手。

骂他说我们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情种。

陶姜慌乱上前替他查看伤口,发现有一处锦袍颜色格外深。

她掀开一看,果然是受伤流血了。

父亲下手也太重了。”

陶姜赶紧拿来药和纱布,一边替他包扎,一边忍不住红了眼。

顾平章温柔的吻了吻她。

“怎么心疼成这样,乖,夫君无妨。”

陶姜没回话,只是安静的替他包扎着伤口。

最后才哽咽道:“我努力过了,可总是……”

知道子嗣对皇室的重要性,三年来,她不知吃了多少助孕的偏方,无论味道多难闻,陶姜都咬牙喝了。

可是,也许是因为她是穿越而来,始终一点动静也没有。

顾平章察觉到她的难过,抬起她的下巴见她双眼通红。

立刻心疼地哄道:“跟你有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