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两个。

一个是之前的高中校友普拉达女孩,至于另一个,则是骆家三少爷骆凌风。

普拉达女孩此刻正卑微地拉着骆凌风的衣袖,一脸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三少,求你别跟我分手好不好?我对你是真心的。”

骆凌风侧眸看了她一眼,嘲讽问道:“你是对我真心,还是对我的钱真心?”

普拉达女孩倏地一愣,立刻咬牙表示:“当然是对你的人真心。”

骆凌风嘴角泛起一丝轻笑:“好,那我的人现在就让你滚,听明白了吗?”

骆凌风身边还聚集了一帮年轻貌美的嫩模,一个个讥笑地看着她:

“这个大陆妹不会真以为三少之前看上她了吧?别傻了,三少只是看你放得开,跟你玩玩而已。”

“就是,还哭哭啼啼地说别分手,你以为你长得像天仙啊!”

“三少今儿个心情不好,我劝你啊,还是少在他面前招嫌。”

……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嘲讽普拉达女孩的天真。

骆凌风跟看个笑话似的看了她一眼,左右手各搂了一个女人准备离开。

不想,就在这个时候,普拉达女孩突然大声说道:“骆凌风,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闻言,骆凌风立刻停下脚步,转过身蹙眉看向她:“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今天刚去医院抽血做的检查,这是检查单。”

普拉达女孩从包里翻出一张检查单,递给骆凌风,却不想对方接过去后,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当着她的面将检查单撕得粉碎。

骆凌风厉声质问道:“你不知道规矩?”

“三少,您忘了吗?她是个刚来港城没两天的大陆妹,哪儿懂这里的规矩。”

“大陆妹,我告诉你,三少不喜欢小孩子,你还是趁早去打掉吧。”

彻夜缠绵无广告免费阅读-小说时婳傅司琛最后结局如何

骆凌风拿出支票本,刷刷刷写了一百万扔给普拉达女孩:“够了吗?”

普拉达女孩不肯放弃,拼命劝说道:“骆凌风,这可是你的亲生儿子!难道、你就一点儿都不想看看他生出来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吗?究竟是像你,还是会像我?”

为了给自己增加筹码,她甚至还专门去验了性别。

骆家可是港城的顶级豪门,资产过万亿。

骆凌风想用一百万就打发她,门都没有!

普拉达女孩早就想过骆家的各种资料。

想当初,三太太不过是个风尘女子,都能靠着肚子里的孩子嫁入豪门,如今风光无限,为何自己不行?

这一次,普拉达女孩铁了心想靠这个孩子嫁入豪门。

却不想,骆凌风虽然纨绔风流,但在孩子的事上却不容置喙。

见她一直纠缠不休,骆凌风一把将人狠狠甩开:“你没完了是吧?老子夜夜当新郎,想要几个孩子就有几个孩子,你以为我稀罕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野种?”

怒极之下,骆凌风出手没个轻重,直接把人甩飞出去。

时婳眼看着她的小腹就要磕到桌角,连忙出手将人一把扶住。

她并非心软之人,却也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倒在自己面前。

时婳扶着人慢慢站起身,关切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不想,她的这番举动,却引来了骆凌风的不满:“从哪儿冒出来的人,居然敢在本少爷的面前多管闲事?”

时婳一抬眸,倏地对上骆凌风那张生气的俊脸。

虽然先前多次跟骆凌风有过接触,但这却是时婳第一次跟骆凌风正面对上。

骆家三太太风华绝代,骆凌风身为她的儿子,相貌自然不俗。

细看之下,骆凌风的相貌七分像骆老爷子,三分像三太太。但即便只有三分相似,也让他这张脸看上去俊逸不凡。

白皮肤,高鼻梁,单眼皮,笑起来的时候,薄唇微勾,又帅又痞。

只是眼下的青黑,明显能看出这个男人平日里纵欲过度,纵情声色。

时婳来港城只为顾晏时,不欲跟骆凌风产生过多接触。

她将普拉达女孩扶起站稳后,便开口说道:“抱歉,我只是路过。”

却没想到,她刚转身准备离开,就听到骆凌风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等等!”

等,当然是不可能等的。

时婳见识过不少男人,对于男人看向她的目光里,究竟有什么企图,她早已到了一目了然的地步。

时婳并没有忽略,刚刚骆凌风那张生气的俊脸在看到她后,眼底明显闪过的那一抹惊艳和垂涎。

时婳抬步便走,却被骆凌风追上,缠着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时婳沉默着没做声,也没打算搭理骆凌风。

谁知,就在这时,一旁的普拉达女孩突然大声说道:“三少,她叫时婳!”

“时婳?真是个好名字。”骆凌风在唇齿间细致揣摩一番,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时婳。

当然在这个时候,他也没忘了提供信息的普拉达女孩,随口问道:“你认识她?”

普拉达女孩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了,我们可是高中校友呢!”

她径自走到时婳身边,想要挽住时婳的手。

时婳不动声色地抬手撩了撩头发,不耐烦地表示:“你有完没完?”

虽说原本时婳只是顺手救了她一次,并不打算要求对方的回报,但时婳也不想就这么平白救个白眼狼。

这个连名字都没能让时婳想起来的所谓的高中校友,此时想要踩着她的肩膀跟骆凌风套近乎?

门都没有!

时婳毫不犹豫地跟对方撇清关系,对着骆凌风表示:“我跟她不熟,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不过,我看你们俩倒是挺熟的,你们慢慢聊,我就不打扰了。”

骆凌风追上时婳,语气拽又吊儿郎当:“我刚买了最新款的兰博基尼,怎么样?等会儿想不想去山顶兜风?”

时婳连个眼皮都没抬,懒得搭理他。

见时婳不上钩,骆凌风又跟着说道:“喜欢包吗?我带你去买新款包包?随便你挑,我买单。”

对于骆凌风这样的纨绔阔少而言,追女孩无非三种套路,开豪车兜风,买房买车买包包,最后再来句“我是真的爱你”的俗气情话。

依照他的身份,一般用前两种就够了,根本用不着第三种方式。

甚至于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有大把像普拉达女孩那样的人前仆后继地朝他身上扑过来。

奈何,他今天碰上的人,偏偏是时婳。

时婳对于骆凌风的喋喋不休,早已听得耳朵生茧。

她干脆停下脚步,对着骆凌风问道:“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骆凌风笑着看向时婳,情话如同不要钱地往外吐,毫不掩饰地赞美道:“很漂亮,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颜值跟我妈咪年轻的时候差不多。”

但紧跟着,时婳的一句话,却如同当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那你觉得,依照我这种长相,可能名花无主吗?”

第126章 她,我的

骆凌风冷哼一声:“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骆家三少爷骆凌风,我看上的女人,谁敢跟我争?”

时婳嗓子一噎。

万万没想到,这还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主儿。

就这问法,难不成是想让她现场来个大变活人?

秉着死贫道不如死道友的想法,时婳正想着要不要拉傅司琛出来挡枪。

谁知,她还没开始喊人,就见傅司琛推开包厢的门从内走出来。

走廊上,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抬步走来。他穿着一身白衬衫,身形颀长,气质凛然,清冷如松。

虽有一副好相貌,但眉宇之间却隐隐透着几分戾气,像是松针上,无端凝了几寸寒霜。

时婳看到傅司琛出现,眼神一亮。

她掐着嗓子,笑着迎了上去:“亲爱的,你总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要被人抢走了。”

傅司琛何曾看不出时婳矫揉ʝʂɠ造作的演技?

他含笑配合着时婳表演,抬手将她额前的碎发勾到耳后,举手投足,尽显温柔:“嗯,所以我来了。”

这一幕落在骆凌风的眼里,分明是赤裸裸的挑衅。

他张嘴打断两人,厉声问道:“你就是她男人?”

“有意见?”

骆凌风无比嚣张地开始自报家门:“我是骆家三少骆凌风,这个女人,我看上了。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滚了。”

傅司琛抬手,一把将时婳紧紧搂到怀里,明目张胆地昭示着主权:“她,我的。”

“你这是要跟我抢?”骆凌风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傅司琛,“你是哪儿来的大陆仔,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

这些天,恰逢骆凌风一直在跟老爷子吵架,正是气性不顺的时候。

没想到,这人冥顽不灵,顽固得跟块石头似的,还真就这样直接撞到了他手里。

骆凌风捏了捏手腕,甚至都不想叫在餐厅外候着的保镖,而是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亲自教训教训这个没点眼力见识的大陆仔。

“骆家三少爷?好大的气派。连骆志森在我面前,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身为他的儿子,胆子不小。”

“放肆!你居然敢直呼我爸的名讳?信不信老子今天直接废了你?”

话音落下,骆凌风直接动手,握紧拳头对着傅司琛冲了过去。

却没想到,挥出去的拳头还不等近身,就被傅司琛一把捏住。

傅司琛随手将他的手腕一折,瞬间痛得骆凌风龇牙咧嘴:“啊啊啊!疼!快松手!”

时婳站在一旁,心里默默为骆凌风点蜡。

傅司琛是何许人选?

狠起来连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兄弟,都敢眼皮都不抬直接撞下悬崖的人。

骆凌风落到傅司琛手里,可谓完全不够看的。

不过,骆凌风至少还有点小聪明。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t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