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靳泽舟冷冷瞥了一眼,道:“你往好的方面想想,可能她只是单纯的不欢迎你而已。”

闫毕寒:“……谢谢,安慰的很好,下次别安慰了。”

靳泽舟也不想理会他了。

谁都不知道,靳泽舟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是火呲火挠的。

他也想要知道知道,姜云薇刚刚笑得那么温柔的人到底是谁!!

姜云薇上完厕所出来,就被墨含烟逮了个正着。

“嫂子嫂子,renee说,她会来看我比赛耶!”墨含烟显得非常激动,“太好了,我的偶像要来看我了!!”

姜云薇看着墨含烟这兴奋的模样,莞尔失笑,道:“恭喜你呀。”

墨含烟都要高兴坏了,道:“天哪,天哪!嫂子,你会一起去的,对吧?”

姜云薇笑意盈盈,问:“嗯呐,我不是答应你了吗?”

“欧耶,太好了!”墨含烟没多想,只听到姜云薇要去的话就高兴坏了,道:“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话音落下,就吭哧吭哧继续去工作了。

她一定要努力让renee跟嫂子都看看,她到底有多努力!

她一定不会让疼爱自己的人失望的!

墨含烟下定了决心,当天晚上就熬了个大夜。

姜云薇回到了闫毕寒所在的房间,给他拔了针之后,道:“回去切记不能洗澡,不要剧烈运动。”

闫毕寒问:“需要吃点药吗?”

“可以,但是没必要,”姜云薇淡声道:“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你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在正常的范围内还要好一些,完全没有必要来找我,如果我没有预估错的话,你身上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吧?”

闫毕寒还没说话,姜云薇就说道:“我一个已婚妇女,你一个大男人动不动来找我,是会给我造成很大的困扰的,闫公子。”

闫毕寒本还想说什么,听到了这严肃的话,闫毕寒也瞬间闭嘴了。

靳泽舟姜云薇全文免费阅读_(靳泽舟姜云薇免费阅读无弹窗)靳泽舟姜云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笔趣阁

李嫂很快过来了,道:“闫公子就在这呢!”

李嫂背后跟着的,是跟闫毕寒一起过来的司机。

如今见到闫毕寒来了,赶紧上去将他给扶住,道:“你感觉怎么样?”

闫毕寒微微黑脸将他的手推开,道:“没什么事情,我的轮椅呢?”

“在这里,在这里!”

司机赶紧将轮椅推过来。

闫毕寒倒是没什么事情,只是因为不想自己走路而已。

毕竟走路容易大喘气,大喘气的时候,胸口疼。

只是在走出门的时候听到了一道稚嫩的嗓音:“佩西,这个叔叔坐着的小车车是什么?”

稚嫩的声音在旁边,与此同时还有一道相对沉重的脚步声。

闫毕寒朝着那看了过去,是一个高大如一米八几大男人的机器人,旁边一左一右跟着两个孩子。

这两个孩子一看就知道是靳泽舟的孩子。

可以说长得完全一模一样!

难怪一整天都没见到这两个小崽子,原来是跟机器人玩去了?

这么大一个机器人,看起来还挺酷的。

闫毕寒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您好小主人,这个叔叔坐的是轮椅。”佩西的声音,是带着几分甜美的机械音。

墨墨很快又问:“那叔叔为什么要坐轮椅?”

佩西有问必答,道:“一般来说坐轮椅的人都是行动不方便的人,通常如年纪大的老人、残疾人,等等。”

闫毕寒听着这话,面色有些黑下去。

小墨墨又是疑惑问:“那这个叔叔是残疾人吗?”

佩西的头开始扫描闫毕寒,道:“经过扫描,对方身上没有钢板以及假肢之类的设备,考虑可能是下肢瘫痪。”

闫毕寒的脸更黑了,道:“什么破机器人!”

小墨墨闻言有些不服了,道:“你不可以骂佩西!”

小乐乐也满脸的不服气道:“对对,不可以骂佩西!”

闫毕寒冷哼道:“是佩西先骂我的!”

“佩西才没有呢!”小墨墨道:“佩西只是在说你瘫痪而已。”

小乐乐悄咪咪跟小墨墨说:“有没有可能瘫痪就是骂人的?”

这么一说,墨墨也有些不确定了。

瘫痪他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小乐乐的这悄悄话实在是有点大声,闫毕寒听得个清清楚楚。

他气笑了,道:“瘫痪不是骂人的,瘫痪是形容一个人站不起来了,废物了。”

墨墨跟乐乐都恍然大悟,道:“可是,叔叔你不就是站不起来了吗?”

乐乐满脸疑惑问。

墨墨也点头,带着几分疑惑看着闫毕寒。

闫毕寒无语,直接站了起来。

“哇!”墨墨吓了一跳,“原来叔叔没有废物!”

闫毕寒:“……”真是一脉相承的嘴贱啊!

一看就知道是靳泽舟的种!

乐乐也是满脸惊奇道:“叔叔没有废物,为什么还要坐轮椅啊!”

贴心的佩西开始头脑风暴,思索了片刻,问闫毕寒:“请问,您既然可以走路并且十分健康,为什么还要坐轮椅呢?”

闫毕寒呵呵一笑:“老子乐意!”

佩西再一次开启了头脑风暴,眼睛的部位都开始变成了橙色了。

闫毕寒轻哼一声,看向了墨墨,道:“你们真是不懂事,把我惹生气了!”

这话成功让小墨墨慌了一下,“叔叔,你不要生气,墨墨跟你道歉!”

第504章叫声舅舅

闫毕寒觉得有些意思,戏谑道:“是吗,你想怎么样跟我道歉?”

墨墨看着闫毕寒,小声怯怯道:“对不起……”

闫毕寒满脸的满意。

虽然欺负不了靳泽舟,但是能欺负欺负他儿子也不错。

闫毕寒继续调戏小朋友道:“你叫我什么?”

“叔叔。”

“不对,”闫毕寒摇头,道:“你得叫我一声舅舅。”

“舅舅?”墨墨有些疑惑,“不对啊,你不是舅舅。”

闫毕寒笑眯眯的,道:“我为什么不是舅舅?我就是你舅舅,来叫声舅舅来听听?”

如果姜云薇当年能够成功被闫家领养的话,现在就是闫家的千金了。

按照这个逻辑,闫毕寒当然算是他们的舅舅了。

只是墨墨看起来好忽悠,实际上却还是有点原则的。

他坚决摇头,道:“不对,你不是舅舅!我有舅舅的!”

魏星芒对他不错,他可不能把魏星芒给丢了。

乐乐在一旁,道:“叔叔,你是不是没有坐过摇摇车啊?要不我带你去吧!”

闫毕寒:“……”

墨墨立即道:“爸爸的爸爸叫什么?爸爸的爸爸叫爷爷!”

乐乐点点头,道:“摇摇车都知道!叔叔真笨!”

“真笨!”墨墨连连点头。

闫毕寒呵呵一笑。

本以为可以欺负一下这两个小屁孩,没想到反而被这两个小屁孩摆了一道!

“噗嗤,”某人的笑声非常嚣张,“墨墨,乐乐,不要欺负叔叔。”

“妈咪!”墨墨开心的朝着姜云薇奔过去,“这个叔叔想让墨墨叫他舅舅呢!可是墨墨知道,他不是舅舅!”

姜云薇笑着将他抱起来,道:“那你记不记得舅舅叫什么名字?”

“嗯!”墨墨开心点头,道:“舅舅叫魏星芒!”

姜云薇点头,笑着道:“对啦,没错的,舅舅叫魏星芒。”

闫毕寒开口道:“你这就误导人了啊,舅舅又不是只有一个,可以有很多个的啊。”

姜云薇点头,“你说的对,舅舅可以有很多个,但是,就算是有很多个,也不会有你一个啊。”

闫毕寒:“……如果你当初能顺顺利利到我们家来,你现在就是我妹妹了。”

姜云薇笑着道:“你也知道是‘如果’,如果我父母没有遗弃我,我现在也会是父母健全的人,如果我父母健全,那我又怎么会小小年纪被一群大人算计,抽骨扒髓,差点死掉呢?”

闫毕寒的心被狠狠刺了一下,他张了张口:“绍谦……”

“闫公子,可惜没有如果,”姜云薇淡声道:“很多事情不是一句如果可以抹掉的,事实就是事实。”

闫毕寒的心有些痛,“你这是在怪我吗?”

“我怪你做什么?”姜云薇笑了,“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现在也不能站在这里,所以当年的事情我也不想追究了,你的父母对闫毕暖感情深厚,我要是想追究下去,我最好是让你们将她的所有一切都剥离开。”

“但是我懒得追究了,我哪怕是再追究,所有我受过的伤痛跟罪,都无法被弥补,所以,我不想追究了,但是不追究不代表我就原谅你们家了,闫公子,以后还是少来我们这里了,尤其是不要再在我的孩子面前说这种话,不合适。”

姜云薇甚至于觉得有些恶心。

她最困难的时候,整个闫家一丝一毫没有帮过她。

这也就算了。

现在闫毕暖都完全被拆穿了,可是闫家的态度还是暧昧不明,棱模两可的态度。

嘴上说着已经将闫毕暖给赶走了,但是闫毕暖如今住着的还是闫家的房子,享受着的还是闫家的资源。

所谓的将闫毕暖赶走,也只是让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