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兰贤俊兰明诚 》已完结版大侠帮帮忙十分精彩阅读,本书的主角是 兰明诚兰贤俊 ,它是兰明诚打磨的现代言情书籍。本书一气呵成,身临其境的感受,实力推荐。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再后来,兰家如他所愿给了他所是想的财富,可他却给兰家的孩子,却并非我,只不过是另一个冒牌的少爷。我静静地的静静听他说这个话,一脸平静。只是,所有人有一个人却比我的脸色更差,我半眯着眼睛将视线转而兰星南身后的这个男人,他刻意隐藏在大衣里面的手不由颤抖着着,连同着眼神都都有点惊慌失措下来。我的心里掠过一丝疑惑跟猜忌。

《不识真面目的父母》精彩点章节精彩章节

后来我们,兰家如他所愿给了他所打算的财富,可他却给兰家的孩子,却并非我,完全是另一个冒牌的少爷。

我静静站立的静静地听着他说那些个话,目无表情。

仅仅,其他人有一个人却比我的脸色更差,我眯着眼睛将视线转过头兰星南身后的这个男人,他封印在大衣里面的手微微发颤着,随之着眼神都很是惊慌失措下来。

我的心里一闪而逝一丝疑惑跟猜忌。

兰星南沿着我的视线看过来,这才思维到他的身后有一个男人,他抿了抿唇,连忙走过来,然后把拍着对方的肩膀,就开始对着他解释。

见此情景,这才还抱着我哭的梨花杏雨的我母亲也开始思维到了什么,急忙放开我,转身就走了过去。

一瞬间,一大家子人都围在了那一个男人的身边,仿似这个可笑的认亲现场,主角又转成了另一个人。

“贤俊,此事跟你没关系,你你不用担心,你永远全是我们兰家的好孩子,跟你大哥一样,大都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我冷哼一声,勾唇一笑。

好孩子?

宝贝?

这简直愚蠢恐怖无比。

很快地,一辆加长林肯就停在了我们面前,我是没有犹豫了一会,在亲生父母一脸期待的眼神中坐进车里。

车窗挑开,好兄弟顾华又担心我听不见,拽住嗓子帮帮我让我有空一定记的回来了看看。

我点点头,手一挥让他们先回来了。

立即转过头来的时候,就见到坐在我对面的兰家一家人都用着极其难为情的眼神盯着我。

特别是兰父,眼底的又嫌弃之意一闪而过,但还是一下子的被我怎么抓到了。

我不傻,当然了很清楚他们这样的上流社会阶级的人,一向是对这样的平民窟的人连个正眼都不回给。

要是不是毕竟我身上我留他们的血,他们自然也应该不会多瞧我一眼。

因为,对此他们的态度,我也没一点的在意。

关好车窗后,我自顾自自的面朝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并且若是是我的亲生父母,想必肯定也不会蠢到主动来找我的麻烦才是吧。

可我却忽视了某位公子爷的存在。

3

“哥,我……我是你的弟弟,贤俊,真是对不起,我明白了你现在不打算见我,也清楚你这二十七年的生活都是毕竟我才会落的会如此的下场,你怪我没多大关系,但是,我期望你不要把这样的情绪也让爸爸妈妈,他们是辜的,这一切,他们也想这样的……”

我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两下,略略挑了挑眉张开眼睛看着他。

一个大男人,在家人面前,张嘴闭嘴就流泪了,根本就是看上去像个娘们儿。

见我没便开口,母亲看上去显然是都有点戚戚然他这样的话沮丧难过伤心,索性一把紧握住他的手,结束再细心的哄着他那颗玻璃心。

父亲蹙眉,似乎也是对我的态度些不满,但却绝是是没有说些什么。

他们肯定是是没有什么好身份来批评我,虽说这二十七年来我是如何走进来的他们根本不会就还不知道,假如眼泪有用吗的话,那全世界的人遇到一点困难就不约而同地流泪了完了,还那就努力,那你不容易的去奋斗干吗?

犯蠢吗?

我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看他,然后把冷哼了一声。

车子里面空间不大,但我的那个动静,他们很快地就查觉到到。

“有有什么好哭的?”

这番一出,兰贤俊一脸愕然的盯着我。

“好歹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又也不是三岁的小屁孩,一有什么事就掉泪不嫌丢份吗?有,你脑子里面想象力挺相当丰富的啊,我有跟你说过了我不打算见到你吗?有跟爸妈发脾气发生矛盾吗?如果没有我是没有搞错的话,我肯定一句话都就没跟你说过吧,你倒很厉害啊,单凭猜测就能清楚我的心里怎莫想的吗?”

“你这么大会算,不去当个神算子实在太可惜了吧?”

“还有一个,我二十七年来的生活是该如何过的,不需要你来说三道四,你抢走了我的身份不错,我现在回去反正,那都早蓝月帝国过去式了,在我还没有开口说说这个事情前的,你根本不会就也没资格说那些个话。”

我的话语最终的将一家子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里,兰贤俊甚至连没想到我会对他说了这样的不留情面的话,吓得顿时脸都白了几分。

4

与此同时着我的亲生父母在内弟弟都一脸惊诧的又看了看我,车内在一瞬间一片寂静,没有办法听了耳边风拂过的声音。

以上应该是本站为您收拾的兰贤俊兰明诚&兰明诚导读内容,小说十分绝对好看,感谢大家来阅读。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