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程卿卿颔首。

“虽然白延霆一直不愿意承认,但我是林家内定的未来儿媳,这一点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找白延霆证实。”苏雅柔眉目间笑意不改,“我知道你和白延霆在俄罗斯登记结婚,但我知道余小姐是出身余家村,这样的家世是绝不可能得到林老爷子的认可,白延霆呢……是林氏集团的继承人不假,但也只是养子!我不知道余小姐和白延霆在一起是图什么?如果是图钱你可以开个价,如果是图白延霆这个人,我也能接受你和他在一起,但你要清楚我们是必须结婚的,如果林老爷子知道白延霆违逆他和你在俄罗斯结婚,怕是你和白延霆都不会好过。”

程卿卿没想到苏雅柔会知道她和白延霆领证的事,她更不想林老爷子知道。

她手心收紧,看着苏雅柔道:“苏小姐是不是并没有详细查过我?”

苏雅柔只笑不语。

她今天碰到白延霆和程卿卿领证实属意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查程卿卿,就只是大概了解了一下程卿卿。

更何况,对苏雅柔来说,程卿卿和她并不在一个阶层,她不必费力去查程卿卿的详细资料,只需要把这个女人打发了就是。

“如果您能详细地查一查我的资料,大概会查出我是林先生原本家庭的亲戚,有血缘关系的那种,林先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程卿卿语声徐徐,她是打定主意将孩子留在自己身边,也是会在孩子出生后和白延霆离婚的,自然就要替白延霆解除她带来的麻烦。

看到苏雅柔脸上笑容消失,程卿卿不紧不慢补充:“您别误会,我和林先生并不是真的结婚!您也知道林老先生不希望林先生和原生家庭再有什么牵扯!这些年林先生一直偷偷在帮我!现在结婚……也是我怀孕了又不想打掉这个孩子,也不愿意将来和孩子的生父有抚养权上的纠缠,所以他是念在这个孩子出生也算是他亲人的份儿上,才帮了忙!”

“所以,你根本就没有打掉孩子!”

闻言,程卿卿和苏雅柔转过头,只见满脸阴沉的傅南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咖啡厅里。

傅南琛一进门就听到程卿卿说,现在结婚也是他怀孕了又不想打掉孩子……

程卿卿手收紧,没想到这个时候傅南琛会来。

傅南琛走至程卿卿身旁,定定看着她:“你让顾语声骗我说孩子打掉了,就是为了把孩子偷偷生下来?”

苏雅柔看了眼程卿卿又看向傅南琛,顿时明白了程卿卿和傅南琛之间的纠葛,以为程卿卿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傅南琛的。

“傅南琛,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三翻四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到底想干什么?”

傅南琛一把将程卿卿拽起:“你怀着我的孩子要偷偷把他生下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孩子是我的!和你没有关系!我说了这么多年你听不懂人话吗?”程卿卿已经克制不住自己的火气,但在苏雅柔面前并不想做过多解释。

苏雅柔立刻示意保镖上前,将拽着程卿卿的傅南琛拦开。

程卿卿白延霆(程卿卿白延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程卿卿白延霆最新小说_笔趣阁(程卿卿白延霆)

“这位先生,这样对一位女士可不绅士。”苏雅柔笑盈盈道。

“这是我们的事,和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傅南琛压不住暴躁的脾气。

“不好意思,余小姐是我请来的客人,在我的眼皮子下我不能让余小姐出事。”苏雅柔说着拿起自己的毛呢外套,同程卿卿说,“余小姐,我们走吧!我送你回去。”

第65章让开

既然程卿卿是白延霆违背林老爷子也要帮助的亲人,苏雅柔自然是要护着的。

更别说,她现在对程卿卿示好,之后程卿卿说不定还会替她给白延霆说说好话。

傅南琛被苏雅柔的保镖拦着无法近身,只能看着程卿卿和苏雅柔离开。

程卿卿在酒店门口向苏雅柔道谢:“今天谢谢你了苏小姐。”

“既然你是白延霆的亲人,我护着你也是应该的,如果你真的想表示感谢的话,不如替我向白延霆传个话,告诉他……在我看来联姻不过是一场合作,我相信我会是他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白延霆现在连苏雅柔的电话都不接了,不然苏雅柔也不会让程卿卿来传这个话。

现在白延霆需要苏家女婿的身份,来在林氏集团名正言顺站稳脚跟。

苏雅柔野心勃勃,想要超越大姐和二姐成为苏氏真正的掌权人,也需要丈夫是林家继承人这张底牌。

既然白延霆重视血缘,可以帮程卿卿到这个地步,那么程卿卿的话应该能听得进去。

而且重视血缘也有好处,就是白延霆将来一定会重视他们的孩子。

程卿卿望着苏雅柔问:“您……不喜欢林先生吗?”

听到这话,苏雅柔眼底难见露出几分真实的笑容:“联姻不过是利益互换各取所需,相信林先生也不希望我会对他产生什么感情。”

通过这几次见面,苏雅柔差不多也有些了解白延霆这个男人。

他禁欲高冷,什么都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见过没有几次面就说对他有感情,白延霆根本不会相信,还不如坦诚一点,白延霆反倒会给她一次机会。

“不过,余小姐……既然白延霆和你在俄罗斯登记结婚,是为了帮你不被那位傅先生抢走孩子,那……为了白延霆不会被林老爷子和其他人误会,对这件事还需要你三缄其口。”苏雅柔道。

毕竟白延霆是她未来的男人,尽管没有感情,她也不希望这场假结婚成为别人耻笑白延霆,或者她婚姻上的污点。

“您放心,我心里有数。”程卿卿道。

“那么余小姐,如果有机会我们下次见。”苏雅柔含笑告辞,上了车。

车子一启动,苏雅柔才转过头同副驾驶上的保镖兼助理开口:“给我查这个程卿卿的详细信息,还有……程卿卿的前夫。”

“好的三小姐。”

回到酒店,程卿卿刚给白延霆发了信息说起苏雅柔今天见她的事,便有陌生电话号码打了进来。

在铃声急躁地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就知道是傅南琛。

程卿卿洗了澡出来,手机还在响。

终于,程卿卿还是接起电话:“傅南琛,你有完没完?”

“你和谁结婚了?EF家的二公子?你在他面前戳穿雨稚了?”傅南琛不知道是不是抽了烟,语声沙哑得厉害。

“我和谁结婚和你没关系,但你再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在下次见到埃德加时,一定会告诉他我曾经在意大利参加比赛时救人的经历。”

说完,程卿卿挂断电话,整理好今天交流会上的记录,打算给董教授送过去。

刚开门,便看到了正要按门铃的傅南琛。

程卿卿面色阴沉:“傅南琛,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埃德加,你叫得倒是很亲热啊!”傅南琛语气中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我警告你程卿卿,你最好离EF家二公子远一点,他不是你这种身份家世的人可以肖想的!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必须尽快打掉!”

程卿卿冷笑一声:“谁给你的自信一而再再而三来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傅南琛我在意你的时候,你说什么我都会当回事!但我不在意你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

傅南琛拽住程卿卿的手腕用力一扯,程卿卿手中的资料就撒了一地。

“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决定你有没有资格生下!”

傅南琛话音刚落,程卿卿对面的房间和左右两次的房间门打开,几个身形健硕的保镖出现,将两人围住。

“傅少,麻烦您放开余小姐。”

这些人程卿卿知道,是白延霆派来保护程卿卿的。

“这些是谁的人?”傅南琛将程卿卿手腕捏得更紧,语气中充满质问,“是和你结婚的人?他是谁?”

“你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吗?你想不出来帮我的到底是谁?”

傅南琛气恼:“跟我走,这个孩子不能生下来!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