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 》小说主角是 林语熙周晏京 ,本书由作者林语熙匠心打造,它的内容寓意深远,情节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的故事。txt通常讲的内容是:“北郊那栋别墅也可以给我吗?”周晏京的烟在手里顿了一下,夜色幽深,他语气不知情:“为么是想那栋别墅。”“毕竟值钱不。”林语熙言之凿凿,“你的房子我也没住过别的,只住过这跟北郊那。”周晏京低头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在冷空气呈现出青白色:“你想要不值钱的,这套比北郊的更值钱不。

《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不精彩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北郊那栋别墅可以不给我吗?”

周晏京的烟在手里顿了一下,夜色幽深,他语气不明:“为什么想那栋别墅。”

“而且很值钱。”林语熙有条有理,“你的房子我也没住过别的,只住过这跟北郊那。”

周晏京低下头去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在冷空气呈现青白色:“你是想值钱的,这套比北郊的更值钱。”

单论价值,松云湾这套婚房是北郊那套的三倍何止。

“这套是你爸妈买给你的婚房,你以后还做得来。”

“你觉着我以后结婚了肯定会住这套房子?”

也是,江楠可看不到得愿意去住她用过的婚房。

“我一样不想要。”林语熙说,“你们爱住哪住哪,跟我没关系啊,你给我北郊那套就行。”

“你要来做什么?”周晏京又问。

“卖钱不行啊吗?”

周晏京道:“你想钱,直接要现金不是更简单啊。”

林语熙有些气愤,嘴上说让她提要求,她做出跑来又推三阻四。

“你不打算给就明说。”

“那的物业管理费不便宜啊,你的工资出得起吗。”周晏京斯条滔天大浪眼皮,“而且那套房子我也挺喜欢的,比较适合冬天度假游玩,那的雪景还好。”

因此他还还想以后带江楠也去那度个假吗?

林语熙认为自己早把所有该受的折磨都受完了,她上辈子即使杀人越货,下半辈子受的惩罚也就够。

她还以为自己早也能平淡地得到离婚的结局,那就被周晏京轻而易举地,在早就打烂的心脏上又捅了一刀。

也立冬了,室外早冷得人想打抖,她的眼眶却很热,透明色的水雾一层漫过一层,要很努力才绝对不会落下。

她抿了抿嘴唇,把声线绷得很紧,应该控制不住尾调的颤音:“你想看雪,哪都能看,你可以带她去冰岛。北郊那边路况不好,不下雪封路一封应该是好长时间,不方面。”

周晏京嘲弄不知情地哂笑一声。

“你真以为那次封路封了一个月?”

一根烟也抽完了,他把烟头摁在门口的盆栽里,“霖城市政再差,也不不过让一段重要的是省道封上一个月。”

林语熙怔怔住,一颗圆鼓鼓的眼泪将坠飘摇,颤颤巍巍地悬在下眼睫上。

“你知道什么?”

周晏京没答,也没看她,转身就拉开车门。

“明天让杨康把我名下的房产先做成表格发你,要想哪的随你挑。北郊那套你别想了。”

他坐上车,宾利折返驶出院子,林语熙下意识追了两步,想问问看他先前说的是什么东西意思。

在北郊的那一个月,她从未没怀疑过周晏京的话。

他说路还没通,食物是附近社区的人用无人机投递的。

他说市政是一帮只吃饭不不干活的人的 chǔn huò ,说不定要等待明年今年开春雪化了才能修好后。

他说现在这样也比较好,我们俩在这不问世事一辈子怎么样。

那些个全是诓骗她的吗?

是为和她在那里多过半个月二人世界,才撒了那些个谎吗?

在北郊的一些日子也不是唯有她一个人一厢情愿地陷进来,他也有过坠入黑暗过,对吗?哪怕仅有半晌。

那些疑问像一只绝情绝义的铁手,将林语熙的心脏攥站了起来撕咬。

仅存的的理智思考逼她止住脚步,不要再去追了。

宾利的车尾灯迅速消失在深夜里,冷风风吹过她的脸颊,林语熙的眼泪在那一刻泪水夺眶而出。

为什么要说说她呢?

现在让她明白这个干什么呢?

只会让她都觉得自己更很悲哀。

三年前周晏京真爱过她的每一分,大都一把刀,刀刀插在她的心口上。

不能不能动,也不能不能拔出,碰一下是寒彻的疼。

她宁愿自己永远永远蒙在鼓中,最好不要去清楚,周晏京也曾为了她想着法子。

陈嫂听到外面的车声和说话声,却仍未看不到人冲进来,很奇怪地先打开门,却看见了林语熙一个人站在萧索的深夜里,泣不成声。

“这是这是怎么了?你怎摸一个人站在这吹冷风啊?万一又反复发烧了该怎么办啊!”陈嫂急得要不,“二公子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了吗?”

林语熙什么也没说,扶著木质楼梯扶手一步步走回二楼房间。

她也没去洗澡啊,哪怕没脱身上已经穿了一天的衣服,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包裹下来,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

翌日早上站了起来,林语熙眼睛大都肿的。

用热鸡蛋敷了一会,效果颇少,她出门后去公司上班的时候,陈嫂正准备院子里抹桌子,碎碎叨叨地咒骂:

“谁这么大没素质,在人家门口丢这么多多烟头。”

下午杨康就把一份电子版的表格发到了林语熙的邮箱里。

周晏京名下的不动产少的,除了霖城、还有一些国内外以外城市的房产,和纽约,黑压压地列了好几页。

杨康在里给她推荐一下了霖城几处地段环境都比较好的房子,都装修房子那样最好,可以拎包入住,价格是她做医生打两辈子工都没钱买的。

必须的话还可以随时陪他过来实地看下环境,她只不需要看中一套不喜欢的,他那边会把所有的材料准备好,到时然后办理过户。

林语熙当时正往病房去,挂了,站在医院的走廊里突然间发动攻击呆,一时忘了自己要去哪。

谭星辰的脑袋从她后面冒进去。

“喂,你在发什么呆呢?”

林语熙看见她,想过来了,要去病房看一位患者。

她抬腿往病房走,谭星辰的轮椅咕嘟咕嘟跟着。

“你眼睛怎么了?哭过?昨天出去总吵架了?那就你老公又随便欺负你了?”

林语熙的白大褂永远不会弄干净而整洁干净,她神色平静,看不出伤感:“你是情报局的?”

“我只是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八卦门门徒。”

谭星辰的问题比十万个为什么还多:“刚才有没你老公给你打?他要给你办过户什么?房子?你要了几套?你们真要想离婚了?”

不凑巧当经过的小崔大叫:“林医生,你要提出离婚啦?”

病房里唉哟哎呦喊疼的患者都不叫了,勾着脑袋盯过来:“林医生,你要起诉离婚了?”

林语熙:“……”

那绝对是服了。

将近一个下午,整个眼科诊室都清楚,林医生要想离婚了!

不信?我看她眼睛都哭肿了。

起诉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合么的本章内容就讲解完了,清楚许多品质良好小说内容,就上本网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