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霍司寒脸色有些难看,他轻声道:“妈,根本没有发生过你想的那种事情,你别抓住不放了行不行?”

“没有,你说没有便没有吗?被敌军掳走的女人,哪一个有好下场,你当我是傻子吗?”裴夫人身体确实不好,说了这么几句话,便气喘吁吁。

沈暖暖怕霍司寒为难,只好说道:“大帅,我先下去了,你别惹夫人生气了。”

裴夫人听到她的声音,眼神落在她身上,像是一把刀。

霍司寒知道,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可看着沈暖暖的背影,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看着裴夫人的样子,他咽下了胸中的怒火,说道:“妈,我不管你怎么想,我认定的妻子,只有沈暖暖,这种事情,您逼不了我。”

“霍司寒,论家世地位,敏茹哪一点不比沈暖暖好,你非要这么死心眼吗?”裴夫人怒道。

霍司寒不为所动,沉默着不说话。

裴夫人看着自家儿子,眼里闪动着失望之色。

就在这时,大夫来了。

霍司寒便朝大夫问起了话:“老夫人的病,你查不出任何毛病?”

“这个,恕我无能。”大夫有些紧张。

霍司寒倒也没有为难他,让他下去了,他问李蓉:“老夫人的病,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蓉想了想:“大概是月初那几天。”

月初,不就是他离开去望城的日子么。

霍司寒想到什么,站起身来,对裴夫人说道:“妈,我想起了一些事,明天再来看您。”

裴夫人将头别到一边,不想看他。

霍司寒也不在意,脚步匆匆的出了佛堂,直奔客房。

第三十五章 回答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里面的文章,必然跟冯敏茹有关系。

沈暖暖霍司寒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沈暖暖霍司寒全网推荐(沈暖暖霍司寒)全文

裴府上下虽然不齐心,但背主的事情,没人敢做。

冯敏茹似乎并不意外霍司寒的到来,早早的坐在客厅等着。

霍司寒踏进房间第一句话就是:“你对我妈,做了什么?”

冯敏茹笑了笑:“大帅把我困在卞城,我只是想自保而已。”

这就是承认了。

霍司寒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冯敏茹的心思竟然这么恶毒,他就该直接把人关进牢里,倒还省事。

冯敏茹脸上带着笑意,对霍司寒说道:“大帅是来谈条件的,对吗?”

“说出你要的。”霍司寒冷着脸看她。

“我要回家。”冯敏茹直截了当的说道,现在这情况,相当于跟霍司寒撕破脸面,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倒是不必再想了。

就算冯敏茹再喜欢霍司寒,自己的命,也还是排在第一位的。

霍司寒看了她一眼,第一次对冯敏茹有了不一样的认识,这个女人,目标明确,倒是比她哥哥好了不少。

“可以,你先把解药给我。”霍司寒说道。

冯敏茹却摇了摇头:“大帅,老夫人还能撑一阵子,你尽快把我送回望城,等到冯家的人接应到我,我自然会给解药。”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霍司寒冷声道。

冯敏茹想了想,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我知道你会来找我,这是一半解药,你给裴夫人用下去,她就能下床了。”

霍司寒接过那盒子,看着里面的粉末,有些怀疑。

“大帅,我对你一片真心,甚至人还在卞城,难道还能作假不成?”冯敏茹有些恼怒的说道。

霍司寒合上盒子,站起身说道:“明天一早,我给你安排车,你马上离开大帅府。”

出了客房,霍司寒神情里满是阴霾。

一个失误,让他第一次受制于人,这是从未有过的羞辱。

霍司寒又让人找出了放冯敏茹出去的几个下人,打发了事,这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没想到,沈暖暖竟然坐在院内等他。

霍司寒神色收敛了一下,走过去坐在她对面,沉默着不说话。

沈暖暖看了看他,问道:“怎么样,从冯敏茹那里得到答案了吗?”

霍司寒点了点头,将那盒子拿出来放在桌上:“这是一半的解药。”

沈暖暖了然的点点头,看来她猜想的没错。

冯敏茹那样的人,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服侍人。

而且沈暖暖去裴夫人房间的时候,刚好看到冯敏茹在霍司寒走进去的一瞬间,露出的得意之色。

沈暖暖没有在裴夫人那里说出来,是因为知道,就算说了,也得不到信任。

裴夫人一直不喜欢她,这个沈暖暖早就知道。

霍司寒揉了揉眉心说道:“我先让大夫来看看其中的成分,然后明日再给妈用。”

“这是应该的。”沈暖暖点点头说道。

霍司寒见她脸色如常,不由说道:“我妈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

沈暖暖看着桌上的杯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是人之常情,霍司寒,你为何不问问我,到底有没有……”

后面的话,沈暖暖不好意思说出来。

而霍司寒只是很平淡的说道:“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只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

第三十六章 麻烦

霍司寒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在说明早吃什么一样正常。

可带给沈暖暖的冲击和感动,却是无与伦比的。

她从不知道,在霍司寒心里,竟然是这么想的,更没想过,这样骄傲的一个男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与冯敏成相处的时候,沈暖暖早已想好退路,如果她真的没有了清白,便会自寻死路,一了百了。

可霍司寒从头到尾,没有问过一句关于清白之类的话语,而是给出了一个坚定的承诺。

他,不会嫌弃她。

沈暖暖有些想哭,更有些受宠若惊,她像是被吓到了一样站起身,低着头说了句:“我去休息了。”便飞快的跑出了院子。

看着她又急又快的背影,霍司寒坐在那里,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意,只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此刻谈论儿女情长,确实不合适。

霍司寒让人喊来几个大夫,把手中的盒子递过去:“查查这个药,对人体有没有害处。”

事关母亲的生死,他不能大意。

看着大夫们有条不紊的操作,霍司寒心里的紧张也消散了不少。

直到月上中天,才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粉末,无害,也不存在依赖性。

霍司寒放下心来,送走大夫之后,回房间睡下。

却发现在枕头下,有一个小小的香囊。

针脚十分拙劣,绣的什么也看不出来,霍司寒想,那只会拿着左轮震慑众人的沈暖暖,做一个这样的东西,真是难为她了。

这一夜,霍司寒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霍司寒便起床,去了裴夫人那里,把药粉冲散给她服下。

见裴夫人的脸色慢慢的好了一点,这才彻底松开了心底紧绷的弦,转而喊来副官说道:“安排车子,马上把冯敏茹送回望城,该拿的东西,也务必拿到手。”

裴夫人有些不满:“你刚回来,就要把敏茹送走,你可知道这些日子……”

“妈,你的身体状况,就是她造成的。”霍司寒不咸不淡的抛出一句话来。

顿时,裴夫人不满的神情僵在了脸上,看上去颇有几分好笑。

霍司寒有些无奈,他伸手掖了掖被角,劝道:“妈,我的事情,你让我自己处理就好,我是你亲儿子,难道还能害你不成?你不喜欢沈暖暖,我以后让她不出现在你眼前就是。”

裴夫人回过神来,恢复了几分力气的她,被这个事实气的破口大骂:“枉我把她当做儿媳妇看待,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已经有了儿媳妇。”霍司寒坚决表明自己的立场。

裴夫人瞪了他一眼,想着自己像个小丑一样被人耍了,跟冯敏茹一比,想起沈暖暖都好受了许多。

“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裴夫人说完就朝着墙壁躺下了。

霍司寒也不多说,反正他要说的已经说了,裴夫人左右不了他。

霍司寒走后,一旁的李蓉才上前说道:“夫人,其实凌小姐也没什么不好,难得大帅喜欢。”

裴夫人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我知道沈暖暖不坏,可她毕竟,毕竟可能没了清白呀。”

李蓉沉默了一下,叹道:“夫人,你真的认为,若是凌小姐真的没了清白,还会像现在这样呆在大帅府吗?”

李蓉是看着沈暖暖和霍司寒长大的,两个人是什么性子,她再清楚不过。

裴夫人一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就算她不愿意相信沈暖暖,可裴青阳看人的眼光,从未出错。

这么一来,裴夫人心里可就舒坦了许PanPan多,也不提这个事情了。

三天后,冯敏茹到了望城,而副官也拿到了解药,裴夫人的身体终于回归正常。

霍司寒的麻烦是少了一件又一件,而属于冯家的麻烦,经过时间的发酵,却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第三十七章 决定

经过裴家散播出去的流言,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而霍司寒在拿到连腾手中的证据之后,更加加重了关于流言的真实性。

乱世之中,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可人们对于国家的信念和信仰,却不会因为炮火的冲击而丧失。

通敌叛国。

这四个字对于国人来说,就是最不可饶恕的罪过。

在这个时代,有太多人的鲜血流淌在炮火之中,在这个时代,有太多悲剧被人一手炮制。

痛失家园,流离失所,亲人离散。

这一切,都来自于敌寇的进攻。

而冯家,占据着太多的资源,肩负着无数人的信任,却和敌寇勾结。

流言从离卞城不远的地方传出去,等到望城的时候,再不真实的事情,都被穿的有鼻子有眼。

无数人处于愤怒之中,要冯家给一个交代。

“混蛋!”冯瑜踢翻了桌子,看着手下的一群人,眼睛里是连日来未休息好的血丝。

冯瑜如何不知道这是霍司寒的阴谋,可问题是,他的儿子,确确实实做了这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t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