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在正中央所有人对他拳打脚踢,他却咬着牙隐忍不发。

我看着他时,他也恰巧抬头与我相望。

就是这一眼万年。

此后我便心甘情愿的陪了他十年。

这时,江策薄唇轻启,无声说道:“动手吧!”

我收起思绪,点头应答。

随后骑着马冲向谢连云,拉开手中的弓箭,箭头对准谢连云那刻,我故意偏了半寸。

咻——

箭头贴着谢连云的耳廓擦过,又差半寸射中他身后的皇帝!

谢连云当即反应过来,抽出腰侧长剑:“有刺客,护驾!”

所有人都将弓箭拉满,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我。

我却在总目睽睽之下,放下了手中箭矢,一幅束手就擒的摸样。

可纵使是这样,依旧有铺天盖地的箭雨朝我袭来。

我不躲不闪,任由箭支刺入我的体内。

那些箭在我的身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血花。

好痛啊,痛得我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

被谢连云的禁军拖走时,我身上的血淅沥沥滴了一路,将黄土都染的猩红。

我不敢去看江策,却仍旧能感受到他失望的目光,如针一般绵密的落在我身上,一直到我消失……

幽暗潮湿的天牢内。

我的手脚都被缚住,铁链穿透我的琵琶骨,冰冷刺骨的寒意和痛苦渐渐麻痹我的意识。

明妤江策(明妤江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明妤江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明妤江策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明妤江策)

我甚至能感受到生命在一点一滴流逝。

这时,系统的声音忽然响起。

【玩家明妤任务失败,即将抹杀!】

我一愣,转而却又觉得解脱:“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吧……”

【明妤,系统给过你数次机会更改一切,为什么你就是冥顽不明的救江策!】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从一贯冰冷的机械音中听到一丝恨铁不成钢。

我忍着疼咽下喉间腥甜,正要说话。

吱呀——

牢门忽然被人打开,江策穿着雪白的飞鹤长袍走进来,干净整洁的仿佛不染尘埃。

可他握着长剑,刺进我的胸口,声音里满是愠怒:“为什么?”

第三次。

他拿着剑杀我。

我抿了抿唇,话还没出口,就先吐出一口鲜血。

心尖的疼痛彻心扉,我却笑了:“阿寂,我要走了。”

话落,他的剑捅的更深了些:“我知道你是不死之身,为什么骗我!”

每动一下,胸前的剑便会刺的更深。

可就是这样,我仍旧抬眸,用目光描摹他的眉眼。

血顺着他的剑尖落了一地,我看到江策的手也在抖。

是不是他对我也有一些情谊

我艰难的咳了几声:“阿寂……爱了你十年……却终究,扭转不了你的命运……”

系统的倒数计时,不断在脑中响着。

【十、九、八……】

江策罕见的有了几分不安,甚至拔剑的动作都有了些许慌乱:“别再说这些似是而非的话,你是个任务者,任务没完成,你怎么会离开!”

果然,他早就知道……

我的一切努力,都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胸前的伤口血流如注,身体里的温度在快速散去。

我却还是强撑着对江策伸出手:“握住我……你便会知道答案。”

江策迟疑着,却还是握住了我的指尖。

下一刻,冷漠且残忍的系统声顺着我的指尖,传至江策脑海炸响——

【三、二、一!】

【玩家执意改变江策命运,游戏决定彻底抹除玩家,明妤!】

第10章

明妤死了,死在了江策的眼前。

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那支箭穿透明妤心脏的同时仿佛也刺穿了他的心脏。

“明妤!”惊呼声从江策的口中吐出。

可他还来不及有其他的反应,眼前的场景忽然变得扭曲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周身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恭喜角色江策,黑化值清零。】

机械的电子音在江策的耳边响起。

江策目光寒厉:“你是谁?”

电子音沉默了半晌,最后将所有的事情告知给了江策。

江策死死的捏紧双拳:“所以,她真的死了,对吗?”

【是。】

江策没有再说话,他眼眶发红,血丝爬满了他的双眼。

他以为的不老不死的人死去的时候竟然连尸骨都不会留下。

“你骗我。”短短的三个字从他的口中挤出。

系统没有再回答他。

江策固执的问道:“她去哪了?”

系统自己也只是一串数据,它不理解人类口中所谓的情感。

【你找她做什么?你不是不爱她吗?】

向来没有情感的电子音头一回染上了疑惑的情绪。

江策哑口无言。9

是啊,他又不喜欢明妤,为什么还要找她?

为什么呢……

他真的不喜欢明妤么?

【系统将会清除掉您的部分记忆,您将回到原本的时间点。】

冷淡的电子音让江策感到慌乱。

“什么记忆?你要清楚我什么记忆?!”

【您不用担心,不过是有关系统与游戏的记忆罢了。】

江策还想继续追问时却被系统踹出了系统空间。

江策再次回到了他为了和萧棠在一起将明妤一剑封喉之后。

他的房间里放着一口棺材,棺材里放着是明妤的尸身。

“江策,你去死吧!”

萧棠不知从何处冲了出来,她对江策的忍耐早已到达了极限。

若不是江策,她早就和连云在一起了,可如今她只能和连云相隔两界。

她恨不得江策立刻死去。

江策皱眉,不知怎的,他在面对萧棠时再也不会掀起一丝情绪波澜。

甚至隐隐有些厌恶。

不用江策动手,江策身边的暗卫便钳制住了萧棠。

萧棠像疯魔了一般,她忽而低笑出声。

“江策,我知道我杀不死你,可你必将和我一样,永失所爱,不,你会比我更惨。”

江策眉头紧锁:“将她带下去。”

萧棠被暗卫拖走时还在那咒骂着江策。

江策敛去心神,踱步走向屋内。

太阳穴的隐隐作痛让他下意识喊道:“明妤。”

可死了的人又要如何回答他。

空荡荡的房间冷得让人心颤。

漆黑的棺材闯入了他的视线,一段又一段记忆涌入他的心海,他终于开始心慌。

他的明妤再也回不来了,在明妤的心脏彻底被射穿的那一刻。

……

只手遮天的首辅大人疯了。

他将自己锁在房间里,窗户也被封死。

他日日夜夜与死人作伴。

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试图去唤醒棺材里的人,毫无作用。

他一遍遍的呼喊着明妤的名字,即使没有人应声。

萧棠的话没错,他比她更惨。

他甚至没有他们互相相爱的证据。

他原以为明妤在他心中不重要,可等到彻底失去时才知晓这人早已将自己完全侵蚀。

他离不开明妤。

江策死了,死在了当初将明妤一剑封喉的那把剑下。

他将那把剑插入自己的心口。

“明妤,我好想你。”

他实在太想明妤了,他要去找她了。

第11章

我以为自己会脱离游戏世界,却没想再次睁开眼时,我又回到了最初。

游戏的最初。

我骑在马上,即将路过那条熟悉的胡同,我猛然扯住控制马的缰绳,掉头离开。

我与江策的相遇就是一个错误,为了弥补因错误犯下的罪孽,我吃了不少苦头,最后被万箭穿心而亡。

既然能够重来,我不会让错误再次上演。

我本就不欠江策,这一次,我与江策再无瓜葛。

身后是喧闹的集市,我骑着马向反方向离开。

我用自己存下来的积蓄在京城买下了一处宅院,宅院不大却很合我心意。

这一次我没有出手救下江策。

我以为我不会再和他相见,却没想这人自己找上了门。

院里飞进来几只鸟雀,天一亮便站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唤。

我站在院子里深吸了一口气,此时,院门忽而被敲响。

我有些纳闷,我在京城并没有结识相交之人,谁会大早上来寻我?

院门被轻轻敲响,敲门的人似乎不确定里面是否有人,敲门的声音停顿了一瞬,继而再次响起。

我打开门,一张熟悉的脸赫然出现在我的视线。

我的脸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