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可是还是不得不告诉他这个残忍现实:“我那个来了。”

“什么?”刘火旺的第一反应是稿费什么的。

“就......月经。”这种东西说出来还是挺难为情的。

刘火旺愣住了。这个东西他还是懂一点儿的,知道女人只要没怀孕,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第82章刘大婶的质问

也就是说,他今天晚上的大餐......没了?!煮熟的鸭子,飞了?!到手的媳妇儿不能疼,还得自己憋着。

只要一想到这儿,他就觉得自己心有不甘,委屈极了:“还有多久?”

看着他委屈的样子,白飞飞突然就没那么难受了,反而还有点儿想笑:“我今天才开始呢,还早。”

“还有几天?”刘火旺还是那句话。

没办法,吃不到,难道还不能给他一个期限,一个念想吗?

“今天是第一天,还有......五天。”

她重生过来之后来过几次,原身的身体不错,每个月都定时定量的,也没有痛经什么的,比她上辈子幸福多了!

“嗯。”他还是抱着白飞飞不肯松手,像只大狗狗一样蹭她,“媳妇儿,我难受!”

白飞飞觉得自己大概是个重欲之人,光听着他欲火焚身的声音她就有了反应,感觉像是这把火从他的身上烧到了自己身上,两个人都被烧得渣都不剩。

“我,我们来聊聊天吧。说说......”这她也没办法,只能尽量往床里面走,离刘火旺远一点儿,让他早点儿冷静下来:“说说你今天看我做饭有没有什么收获吧......”

刘火旺却一步步跟着她往里面挪动,始终紧紧地贴着她,让她感受到自己的炙热:“没什么好说的。”

白飞飞无路可逃,被他擒住唇瓣狠狠地亲密,一遍又一遍地揉捏着身体。

最后他倒是慢慢慰藉自己的冲动,白飞飞却被撩得全身发软,心头更是痒的难受。

气得她一用力,直接将刘火旺踹下了床:“自己带孩子去,晚上不准过来睡!”

刘火旺几番耍赖无果,只能一步三回头的回到了卧室,独自一个人郁闷:这都是什么日子啊?亲密不了就算了,现在连媳妇儿都抱不到了!

合同囚徒(白飞飞刘火旺免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白飞飞刘火旺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他毫无睡意,心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谋算让白飞飞再给他生个孩子,因为有了孩子就没有月经了。

妇科知识不完备的男人还不知道,有了孩子之后更是碰不得,远比一个月几天要痛苦得多。

但这都是后话了......

外面都穿成那样了,白飞飞已经做好了刘大婶来他们家兴师问罪的准备,所以第二天在看到刘大婶踏进院门的那一刻她的内心无比平静,只是迅速将翻译的原书收好,只留下她需要重新誊抄一边的稿子。

想到刘火旺正在外面洗衣服,她不用看就已经知道刘大婶现在的脸色肯定很不好看,索性也没理,留给刘火旺自己去处理。

“三木,怎么是你在洗衣服?你手上不是还有伤吗?”

果然,刘大婶看到刘火旺在洗衣服,而白飞飞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客厅里,心里肯定了村里那些八婆说的话:她家三木在家里竟然这么没有地位!

“雪芬在忙,所以就我来洗。”刘火旺给刘大婶端了一张凳子,“刘婶坐。”

可刘大婶哪有心情坐?

她现在满心愤怒和心疼,恨不得立马把白飞飞拎出来,问问她是怎么当人家媳妇的,竟然让男人干这些活儿!

“我就不坐了,你媳妇儿呢,在忙什么呢?”

刘火旺这些日子充分领教了刘大婶和白飞飞的不和,自然不想让她进客厅,不然也不会把凳子搬到外面了:

“她正忙着写东西呢。”

“写什么东西?给她家里写信吗?”

她是听说白飞飞家是沪市的,还听说她去村委会接了好几次电话,每一次都接了好久,可是一点儿也不心疼话费呢:

“她不是已经给家里打电话了吗,怎么还要写信啊,有什么话是说不完的呀?”

“这是她的工作,不是在给家里写信。”刘火旺解释道,“之前接电话也是因为工作的事。”

“工作,她在家里能有什么工作?”

“她在沪市那边的同学介绍的,写文章的。”不能跟她说是翻译,刘火旺只能说是写文章的。

刘大婶却不以为意:“她就在家里坐着能挣多少钱啊?她们这些知青是娇贵,但也不能仗着有点儿文化就整天坐在家里等着喝自家男人的血吧!”

刘火旺还没来得及解释,刘大婶就已经转移了话题,仿佛刚才的对白飞飞的争对不存在一样,转过头关心起他的身体:

“你这手上的伤这么严重,要请假这么久?要不还是再去医院看看吧!”

“我的伤其实都快好了,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在家里多陪陪孩子们和雪芬而已。”

听到他没什么事儿,刘大婶也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但是你请这么久的假,厂里会不会扣你的工钱啊?”

“这个......”刘火旺不想说,怕她迁怒于白飞飞,但他天生不会撒谎,最后还是只能承认,“扣是肯定要扣的,厂里不可能花钱养一个闲人吧!”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请这么久的假?!妞妞和小宝自然有你媳妇会照顾,你一个大男人回来带孩子洗尿布算什么?村里都在笑话你呢。”

“随他们笑吧,我不在意的。”

“你不在意?我看你是被你媳妇儿灌了迷魂汤了。”刘大婶看着一直坐在客厅里无动于衷的白飞飞,胸口的火越烧越旺,“你也不打听一下,这十里八村的哪有一个大男人像你这样又带孩子又洗尿布的?又有哪个女人像你媳妇这样什么都不干,成天指着男人过活还不知道心疼自家男人的?”

她故意加大了声音,就是为了让里面的白飞飞听到。

在她看来,她都进门儿这么久了,白飞飞还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不见打招呼也不见倒杯水,最后还是刘火旺给她端了张凳子,就算是到林全家里,男女颠倒过来,她都是没有受过这种待遇的。

虽然她也看不起那些虚头八脑的玩意儿,但是这里是刘火旺家,白飞飞的态度于她而言就是故意给她一个下马威,也坐实了她不心疼自家男人,压榨刘火旺的罪行!

第83章幸灾乐祸

“刘婶,我们跟他们不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嘴里能有几句实话。”

刘火旺从小就听惯了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他知道这些流言和刀子没有什么区别,刀刀要人性命,自然不想让这把刀割在白飞飞的身上。

“我知道我们三木出息,自然和村里那些男人不一样,但她既然已经嫁到村里来了,就该守村里的规矩,而不是整天端着一副大小姐的架子。要不是怕连累你们一家,我都想举报她了!”

刘火旺从来没有觉得刘大婶说话这么难听:“刘婶,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的。雪芬在家里也在工作,还要照顾两个孩子,根本抽不开身。而且她一个月的工资不比我低,我请假养伤也是她要求的。”

对于刘大婶而言,重男轻女、男强女弱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谁家女人的工资比自家男人高的:“怎么可能?她就整天坐在家里,工资都能比你高?”

“我不是跟您说了吗,雪芬做的是写文章的工作,按字数算的,凭的是文化,和我们这种下苦力的不一样。”眼看还有交流的可能,刘火旺连忙解释。

“哦,是这样啊......”刘大婶存了一肚子指责白飞飞做媳妇不合格的话语全部梗在了喉咙里。

她的世界观在这一刻轰然崩塌,整个人脑子里都是混乱的:“三木,你说,她真的就这么能干?工资能比你的高?!”

刘火旺一个月的工资是二十八,比她那个当县长的男人都高出许多,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村里除了在外当兵的马军,还有谁的工资能比刘火旺更高,而且还是个女人!

“对啊,我媳妇儿可厉害了,一篇文章就是十块钱呢!”刘火旺十分骄傲,恨不得告诉全天下的人,这么能干的女人,是自己的媳妇儿。

“那,那她写一篇文章应该要很久吧?”她的心里还有一丝残存的希望,白飞飞应该没有这么能干吧。

可刘火旺好不容易可以跟别人炫耀自家媳妇儿,虽然不能说出实际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得瑟:“其实也还好,平均一天至少能有一篇吧!而且这些文章都是要刊登到沪市的报纸上的。”

这也是他和白飞飞商量好的,遇到非说不可的时候就这样说。

“一天一篇?!”那不就是一天十块钱?!

刘大婶大为吃惊。现在想起白飞飞之前一买就是十个包子,没几天就去县城买东西,每次都是大包小包的带回来,看不起公分不去上工......一切似乎都变得合理起来。

如果她有这么好的一个工作,她也不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