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少年与惠照和尚坐在假山旁的石桌椅上念着经,柏心妍绕着假山石来回查看,不一会儿招来花园里的一个佣人:“麻烦您去和老爷子说一声,这块假山有问题,沾染了晦气,恐怕对风水很不好,我建议立刻把假山石搬走。”

  佣人听完连忙小跑着去找萧老爷子,弹幕里的‘听众’则在讨论这假山沾了什么晦气,会不会萧俊杰残杀动物就是晦气影响的。

  柏心妍看得好气又好笑,她掏出另一部手机给李琮逸发来的警方联络人发信息,对方已经根据画像确定了几个受害者信息,其中一个与萧恪有过交集:

  【萧恪的司机曾出现在女孩的失踪地点附近,我们请他协助过调查,但没有证据表明司机与案子有关联。】

  有了明确目标再搜集更多重合点就容易许多,柏心妍将萧家老宅的地址发过去,让对方根据直播情况随时准备好来接应。

  白木大师的「探访前首富家」直播已经在热搜上爆了一上午,午饭期间人流量处于高峰期,现下直播观看人次已破千万,粉丝数暴增至800万,是懒猫乃至所有直播平台粉丝数增长最快最猛的!

  白木直播短短几天为懒猫平台带来的新用户和KPI,足以让市场部躺平一整年。

  联络人得知她就是白木大师,打了一长串省略号,最后感叹了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等到萧老爷子被萧恪搀扶着走过来,柏心妍直言:“这假山底下埋了晦气很重的东西,我建议立刻挖开,拖久了对贵宅影响不好。”她若有所指地望了眼还在念经的少年。

  萧老爷子不管信不信立刻就说可以,柏大师还在直播,若是能证明假山下确实有不好的东西影响了孙子,那自然而然就洗白大半了!

  何况作为看着孙子长大的老人,自是对聪明懂事的孙儿有滤镜在,如今有个这么好的借口——不是父母教育问题也不是孙儿根子不好,是有邪祟影响——萧老爷子立刻就接受了。

  萧恪笑容温和地上前道:“柏大师既然说了我们肯定是要做的,不过柏大师不擅长算命风水,我正好请一位精通此道的大师来算一下动土时辰,再找工人来搬运假山石,邪祟一事不是小事,还望柏大师谅解。”

  这话看似没什么毛病,但何时请风水大师、何时动土就是另一回事了。

  “哪有这么麻烦,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麻烦各位躲远一点!”柏心妍说着也不顾萧恪陡然变色的笑脸,抬手就朝一块假山石下方打出一张符篆,「引雷符」轰隆一声炸开,吓得众人纷纷闪避。

  柏心妍打的位置是假山石靠近土壤的地方,炸开的碎石连带着一大块土地都迸溅开来,底部被炸毁一半,这块假山石摇摇欲坠地来回晃荡着,惠照和尚眼明手快地将假山石放倒在地,与此同时一股难言的臭味从土壤中传出来。

  惠照和尚举起袖子遮住口鼻,“这晦气味道好重!”

  其他人闻言下意识都以为这就是邪祟的味道,纷纷露出恐惧又好奇的神色,柏心妍道:“我可以开下直播画面吗?观众都想看看这邪祟到底是什么,这般厉害。”

  萧恪惊慌失措的“不要”被萧老爷子铿锵有力的赞同声压了下去,当柏心妍打开直播镜头,观众看到的就是第二道「引雷符」飞出去的画面,还没等观众刷屏这符篆好厉害、能不能卖之类的弹幕,有眼尖的已经看到了被炸开的大片土壤下的异样。

  「那是什么?怎么像是布料?」

  「那白白的不会是骨头吧?难道是狗狗埋的肉骨头吗?」

莫棠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莫棠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金丝雀放飞系统)

  「邪祟…等等,这不会是……」

  ……

  比观众先反应过来的是一旁的佣人,她尖叫道:“死人!有死人啊啊啊!”

  几乎是同一时刻,前院的管家匆匆跑了过来,“老爷,有警察上门说要先生去一趟警局配合调查。”他说完看到一众神色各异的男女直直盯着自己,顿时有些结巴:“怎、怎么了?可能就是小少爷那个流浪猫狗收容所的事情,要不我去找夫人?”

  柏心妍勾起唇角,“我们正好要报警,这不是巧了么?”

  在场所有人由于过度震惊还没搞明白状况,警察就以“热心群众”举报为由正大光明地进了老宅后院,他们一眼看清假山石下埋藏的尸骨,立刻就通知调查组前来验尸查看。

  萧家人员都被请去大厅接受问讯,柏心妍不顾满屏的“卧~槽~”关闭了直播,与联络人握了握手,开门见山道:“这几个嫌疑很大,我在他们身上捕捉到了恶灵沾染过的痕迹。”柏心妍伸手点了点几个萧家的工作人员,分别是萧恪的司机、两个保镖和一个园丁。

  “还有地下车库,那边我没细看但线索应该不少。”柏心妍在两位调查员的陪同下去了一趟车库,指出两辆嫌疑最大的车辆。

  “非常感谢您提供的线索!”联络人一再表达着感谢,光是那几张画像之间的联系就能让他们交叉取证出不少线索,更别提还有花园埋尸这样的铁证!

  “警局的悬赏还在,我也会为您争取更多的褒奖……”

  柏心妍摆摆手,“我只是做了该做的,顺带还了李琮逸一个人情罢了。”

  说曹操曹操到,李琮逸的电话打了过来,上来就是一声怒吼:“你踏马是白木大师??”

第三百二十八章 拜金女VS软饭王17

  萧家的案件待到一年半后尘埃落定大众才从披露出来的信息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萧恪大约是自小在缺少关爱又要求严苛的环境下成长,心理一直压抑扭曲,直到慢慢开始接触集团事务野心开始膨胀,曾经压抑的负面情绪得以释放,而释放的方法也从小打小闹,迅速扩张到寻求各种刺激。

  第一次杀人,是家里的女佣与其偷情怀孕,因遭到威胁,一时激愤下掐死了对方,那个花园假山石下的尸体就是女佣的,已有好些年了。

  自此后萧恪先是安分守己了许久,但杀人的激荡情绪令他渐渐回味起来,于是有了后面几起奸//杀年轻女孩的案件。

  他专门从国外聘请了雇佣兵当保镖,伪造不在场证明、毁尸灭迹、踩点等等他们做起来很是熟练,挑选的也都是离家北漂无依无靠的单身女孩,有的女孩失踪很久都没有人报案。

  大约是恶行一直没有被发现,萧恪前所未有地膨胀起来,他开始不满足“籍籍无名”,于是他干了一票大的,将受害者碎尸并扔在了不同的地方,果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再后来就是遇到白木大师,在全国人民面前撕下人皮,露出禽兽不如的丑态。

  而玄学的部分,则在小圈子里流传甚广。

  据说萧恪在杀死第一位受害者后就被恶灵缠得大病一场,他找了个邪道士驱除邪祟,并给了他一件法器,这法器不仅可以辟邪还可以利用恶灵厉鬼自身的晦气反击回去,周身围绕的厉鬼恶灵越多、可利用的晦气越多、反击力量越强大。

  唯一的缺点就是晦气的攻击力会影响身边的人,萧恪与妻子分床多年,最先影响到的便是各方面都尚在发育的未成年儿子。

  倒不是说萧俊杰虐杀动物是被影响的,而是那些被害的动物残魂一般是很难聚集起来的,但因受晦气长期影响,萧俊杰就像个自带引力的恶灵培养皿,且因为是间接影响查不到源头,就难以根治容易反复。

  这才有了萧俊杰被恶灵侵害行为异常,萧家找了许多大师不管用,万般无奈请来了非要直播的白木大师。

  兜兜转转,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亲眼看到儿子久病不治,萧恪是否有一丝动摇和怜悯呢?

  也许是没有的,因为网友后来扒出萧恪在外有两个情/妇和三个私生子,最大的私生子比萧俊杰还大几个月。

  萧家的后续不在柏心妍责任范围内,她此时正被李琮逸的一通怒吼吵得耳朵疼,她边和联络人挥手告辞边把手机拿远了一点揉揉耳朵。

  而电话那头的李琮逸显然仍处于震惊中,只能通过大喊大叫来宣泄不可置信的情绪:“你踏马怎么可能是白木大师?这世界要毁灭了吗?!你还把萧家打下马了,卧!槽!萧家!萧恪那软蛋居然敢杀人!”

  “文明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