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姜铭修用手肘捅了捅钟泽川,压低声音问:“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追求者?”

钟泽川脸色不好,点了点头:“是他。”

他没想到,都已经第一时间公开了自己和姜兰枝的夫妻关系,这小子还锲而不舍地追着她。

姜铭修挑了挑眉,摇摇头说:“还是你比较难,起码我没听说枝枝身边会多出一个哥哥。”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近,就听姜兰枝叹了口气,跟梁亦谦说:“我只把你当哥哥……”

第25章

姜铭修脚步一顿,脸上的那点笑意彻底僵住了。

“妹妹,你说什么呢?你有哥哥……”姜铭修连忙走上前去。

姜兰枝看见他,皱了皱眉:“你们怎么又来了?没别的事可干吗?”

钟泽川冷冷瞥了眼她身旁的梁亦谦,眼中莫名有些哀怨:“他能来,我不能?”

奔奔已经跟钟泽川和姜铭修混熟了,一见到他们过来,尾巴就高兴地摇了起来,恨不得马上扑上去。

姜兰枝语气淡淡地下达指令:“奔奔,坐好!”

梁亦谦看了看钟泽川,又对姜铭修笑了笑,说道:“正好,我也不想和姜同志做兄妹。”

姜兰枝脸上闪过一丝羞赧,她移开视线,脸上有些发起烧来。

钟泽川将她这副害羞的模样看得真切,心里像打翻了醋坛子一样酸的厉害。

他冷冷看向梁亦谦,带着警告意味认真说道:“梁同志,枝枝已经有家室了,她的丈夫是我。请你不要做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考虑枝枝的名声。”

姜兰枝脸色沉了沉,一方面恼火他不肯离婚,还整天把这段关系挂在嘴边,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一方面又正好借他们的口给梁亦谦说清楚,让他死心。

就算她此刻是单身,她也不会跟梁亦谦在一起。

他这么好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良配,没必要跟她这样的女人浪费时间。

姜兰枝钟泽川(姜兰枝钟泽川)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姜兰枝钟泽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梁亦谦站起身,朝姜兰枝微笑道:“姜同志,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困扰的。”

他顿了顿,继续说:“不过我刚刚跟你说的事,希望你认真考虑,我虽然有私心,但这件事究其根本,很值得你一试。”

姜兰枝点点头,站起身拍了拍衣裤,朝他微微一笑:“我会认真考虑的,谢谢你特意来告知我。”

说着,她瞥了一眼钟泽川,故意对梁亦谦说:“你也不用担心会对我造成困扰,有些人就是喜欢替别人操闲心。”

钟泽川僵了一瞬,眼中的光暗了几分。

梁亦谦轻笑了声,点点头,转身离开。

他刚走,钟泽川就连忙问道:“他跟你说了什么事?”

姜兰枝恢复了那疏离的模样,冷冷道:“跟你有什么关系?不是过来跟我离婚的话,就别来找我。”

话落,姜兰枝带着奔奔径直转身离开。

钟泽川皱着眉头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神情受伤。

良久,他自言自语般喃喃:“枝枝,你是不是真的要走向别人了……”

姜兰枝回去的路上,也一直在回想白天梁亦谦来跟她说的事。

梁亦谦过来,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姜同志,我打算去驻守边疆了。”

姜兰枝当时愣了瞬,连忙问:“什么意思?你要去边疆?”

梁亦谦点点头,说道:“边境线的生活很辛苦,所以那里很需要人,而且守边很有意义,不仅仅是守护界碑、国境线,更是将整个国家护在我们的身后!”

“现在各大军区都有支援边疆的报名活动,我已经报了名。”

说着,梁亦谦目光灼灼地看着姜兰枝的双眼,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第26章

姜兰枝闻言也有些心动,但她看向奔奔,又犹豫了起来:“可是奔奔……”

梁亦谦连忙说:“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替你问过了,那边正是欠缺军犬和训导员,你要是愿意报名,是可以带着你手上的犬一起援边的!”

“那边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是对于军犬来说,会自由很多,你可以把它养在身边,陪着它走完生命全程……”

姜兰枝听着这话,也是更加心动。

她最在意的就是奔奔的生活,如果自己走了,奔奔的晚年恐怕会孤独。

想到这里,姜兰枝心里已经下了决定。

只是她怕自己一时冲动做了错误的决定,所以嘴上只答:“等我考虑考虑,好吗?明天,我再回复你。”

梁亦谦说:“好,只要你下了决定,我们随时可以走。”

现在走在回去的路上,姜兰枝看着奔奔的背影,心里不禁想:如果因为自己的自作主张,让奔奔跟着她去了边疆,到时候适应不了那里的气候怎么办?

但很快,她的理智占了上风。

奔奔不是宠物狗,是一条军犬,是真正的战士。

人能做到的,奔奔也能做到。

想到这里,姜兰枝也就彻底下定了决心。

带着奔奔回到犬舍,姜兰枝轻轻揉着它的头,说道:“奔奔,跟我一起去守护边疆,好不好?”

奔奔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轻轻叫了两声,带着撒娇的意味。

仿佛在说:“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姜兰枝轻笑着又揉了揉它的头,这才离开。

刚回到宿舍,还没来得及开灯,黑暗里忽然伸出一只手,将她一把拉进怀中。

姜兰枝心头一凛,下意识想给身后的人来个过肩摔,却被他死死锁在怀里。

她厉声问:“谁?!”

“枝枝……”钟泽川低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暧昧和委屈。

姜兰枝松了口气,手肘往后推了推:“你到底想干什么?放开我!”

钟泽川却将她抱得更紧:“我不放。”

他好像变成了一个耍赖皮的小孩,执着地说:“一放开你,你就要跟别人走了。”

姜兰枝心头一凛,下意识回想自己要去边疆的事是不是被他知道了。

还没开口,姜兰枝就闻到他身上的酒气。

她皱了皱眉,扭头问道:“你喝酒了……唔……”

话音未落,滚烫的吻就覆了上来,将她剩下的话都堵在了喉头。

钟泽川和姜兰枝已经太久没有过这样的亲热了,唇舌相触的瞬间,他仅剩的那一点理智瞬间消失殆尽。

姜兰枝大脑空白了一瞬,随即就想要推开他:“滚开……唔……”

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急切凶猛的深吻,仿佛要将她拆吞入腹一般。

姜兰枝整个人被他紧紧搂着腰压在门板上亲,推拒的双手被他一只手擒住举过头顶。

身体里的氧气都要被抽空了一般,姜兰枝只感觉自己要窒息而死了。

好不容易松开,姜兰枝只知道张着嫣红的唇大口喘息,已经忘了要怎么骂他。

一只粗糙的大手顺着衣摆摸了进来,握着女人滑腻的身子又揉又捏。

第27章

湿热的吻也落到白皙的颈侧,钟泽川埋首在姜兰枝的肩窝,贪婪地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

姜兰枝狠狠一颤,扭着身子挣扎起来:“混、混蛋……你放开我!”

钟泽川充耳不闻,又压着姜兰枝不住地亲,让她这张嘴没空说那些“放开我”、“要离婚”之类的废话。

他脱了自己的衣服,又一把扯了她的裤子,抬起她的一条腿,狠狠挺腰!

“啊!”姜兰枝感觉自己几乎被贯穿、被撕裂。

她痛得嘴唇都泛起白,额上也渗出了冷汗。

眼泪更是直接涌了出来,分不清是因为身下痛还是心里痛。

钟泽川……竟然强暴她……

门外忽然响起其他训导员交谈的声音,由远及近。

这种房子隔音太差,姜兰枝害怕被听见,想捂住嘴,双手却又被紧紧压在头顶,根本挣扎不脱。

男人的力道太过骇人,每一下又深又重又快,姜兰枝死死咬着唇,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似痛似爽的轻哼。

门外的人越走越近,姜兰枝快要被羞耻淹没,她低下头小声哀求道:“求你……别在这儿……去、去床上……”

姜兰枝心里害怕,身体就表现地更明显。

钟泽川一声低吼,动作更加激烈,浑身的肌肉都绷到了极致。

听到这话,钟泽川松开她的手,将她另一条腿也绕过膝窝抬了起来。

姜兰枝根本来不及推开他,就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她只能手忙脚乱地搂紧了面前的男人,双腿紧紧缠着他的腰,生怕掉下去。

钟泽川就着这个姿势带着她朝床上走去,每一下都高高抬起,又重重落到最极致。

她从没感受过这样的刺激,只能低下头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