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刘大婶在旁比她还兴奋:“我刚还说呢,月娇怎么一个人回来,也没带她男人,原来是小两口这闹不愉快了!”

“是这样吗?月娇,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吴大姐颇为感叹,随即劝道,“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嘛,你自己怎么还跑回娘家来?”

不给杨真真接话的机会。

另一边的刘大婶又很快接过话去:“就是,不过你男人都还特意找到乡下来,可真是有心了!你这男人找得不错!”

“何止不错,我看是很不错,长得又高又俊,还开着小轿车呢!”吴大姐满眼都是夸赞,继续劝,“听大姐一句劝,你差不多就可以了,等会见了你男人,好好说话。”

杨真真被她们一左一右架着,左一句右一句劝着,脑子都开始发晕,一句话都插不上。

就在这种情况下。

她被两人直接带到了村口。

入眼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桑塔纳。

以及靠在车旁正和村长说着话的——乔江川。

不过是两个月不见。

乔江川看起来似乎变得憔悴不少。

但杨真真可不会自作多情以为是因为自己,她想,乔江川估计是在忙生意上的事吧。

不过……2

按照前两世的轨迹,这个时间里,乔江川应该已经去深市发展了才对,怎么会还在这里?

不等杨真真想明白。

身旁的吴大姐便大喊了一声:“月娇妹子过来了!”

听见声音的瞬间。

乔江川当即回过头来,对上杨真真的视线,他迫不及待跑了过来。

“月娇。”

杨真真乔江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杨真真乔江川全文在线阅读

有那么一刻,杨真真仿佛都要以为他的语气是紧张重视。

可很快,她冷静下来,看了看郑遭传来的看热闹的视线,叹了口气:“有什么先跟我回家里再说吧。”

家。

她说的是‘回家里’,看来她还是把他当自己人的。

乔江川这样想着,脸上也不觉露出笑容来。

“好,我开车!”

然而没等他打开车门,杨真真却摆了摆手:“我家里要走小路的才能到,开不了车。”

乔江川一时怔住。

村长忙道:“没事没事!卢家女婿,你把车停我们村支部的大坪上,我保准没人敢乱动!”

也就只能这样了。

乔江川点点头,很快将车停好。

随即他将车里的行李提着出来,走向杨真真,笑了笑:“走吧。”

杨真真神色有些复杂,到底没多说什么,率先往前走去。

经过水井时,杨真真还不忘挑水回去。

乔江川见了忙说:“我来吧。”

杨真真看了看他,也没多说什么。

有苦力不用白不用,她将担子给了乔江川。

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言到了家里。

进了屋,放下水桶。

乔江川看了看天色,很有眼力见就要去厨房生火。

“是不是该做晚饭了?”

他倒是适应得快。

杨真真拦住了他:“不急,我们先谈谈吧。”

她冷静得很。

乔江川一时倒莫名紧张起来。

杨真真领着他到了屋里,打开暖水瓶,倒了杯热水给他。

“先喝杯水。”

已入初冬的天气,白色的搪瓷杯上卢很快冒起热气来。

两人在屋中央的卢形木桌对面而坐。

杨真真沉默许久,先开了口。

“我给你写的离婚申请,你看到了吧?”

第15章

乔江川握紧搪瓷杯的手紧了紧。

“看到了。”他说。

听到回答,杨真真却不解了:“既然看到了,那我们现在就已经不是夫妻了。”

这话让乔江川的心骤然一沉。

他语气不觉泛冷:“谁跟你说打了离婚申请就不算是夫妻了?”

杨真真愣了下,但她很快又想明白过来:“所以你今天过来找我是要我和你一起去大队上打离婚证的吗?”

这话让乔江川的脸色更难看。

他放下搪瓷杯,闷闷不乐:“你就非要跟我离婚不可了?”

这话听在杨真真耳里不太明白。

她叹了口气:“是你自己说过的,我们两个不合适,以前是我不懂事,非要拽着你,现在我也想通了,现在思想开放了,离婚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婚姻不合适,那就分开。”

乔江川听着她说的话,对上杨真真淡然的眼神,一时陷入沉默。

他的脑海里忽地想起林序维说的那句让他别拖累她的话来。

心底莫名涌现出一些不甘心来。

乔江川目光沉沉:“如果我说我不同意离婚呢?”

这话让杨真真一愣。

她揪紧了手:“可、可你要是不同意离婚,你就不能跟李静欣领证了,国家法规上管你们这叫重婚,对你们不好的。”

乔江川彻底懵了。

他想过她会说很多其他的话,可就是没想过这一条。

“这关李静欣什么事?我又为什么要跟她领证?”乔江川不解。

杨真真拧紧了眉头,她想说前两世都是这样的。

可她又知道这种话说出来,未免有些太可笑。

于是她只能说:“总之,我都是为了你好,我成全你们。”

“成全个屁!”

乔江川也来了气,他将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放,站了起来,“我跟李静欣什么事都没有!你少给我胡戴帽子!”

话出口,见杨真真怔住,似是被他吓到了。

乔江川缓了缓,转而想到了什么,低声又解释:“还有件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误会钢笔是我送给李静欣的,但我想跟你说,不是的,我一开始就是想送给你的。”

话说开了。

杨真真愣了半天,呐呐一句:“原来是这样。”

他以为杨真真总该回心转意了。

可很快,杨真真又扯了扯嘴角苦笑摇头:“不过不重要了,就算不是现在,日后你也是要和她在一起的,我不想重蹈覆辙。”

“我跟她就没有过什么,算什么重蹈覆辙?刚学会个词语怎么就乱用?”

乔江川满头雾水,气得有些口不择言。

可很快他又反应过来,想道歉:“我不是嫌弃你……”

“不用解释,”杨真真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表示,“我没有用错词,你只是不知道而已。”

乔江川疑惑蹙起眉头来。

不等他多说。

杨真真已经起身结束了这个话题。

“算了,时间不早了,我去给你做饭。”

乔江川没有多说什么,沉默跟着她进了厨房,帮她生火。

杨真真安静利落收拾着菜。

一直到饭菜上桌,两人气氛都有种诡异的沉默。

“我家里没什么菜,你今天将就着吃。”杨真真说。

乔江川没什么意见,“你的厨艺做什么都好吃。”

杨真真一愣。

这似乎还是乔江川第一次这么直白夸她。

显然,乔江川也意识到了,他有些不自在地扒了口饭。

干巴巴吃着饭,显然有些尴尬。

杨真真随口起了话题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深市?”

乔江川动作一顿,他认真盯着杨真真,勾了抹笑。

“那得看你的想法了。”

第16章

一口饭险些噎在杨真真的喉咙口。

她瞪圆了双眼,看起来被他这句话吓得不轻:“你这话什么意思?”

乔江川目光沉沉:“我为我之前说你去深市没用的话跟你道歉,当时我不完全是针对你,更多的是想跟爸对着干才胡说的,我现在想通了,想跟你一起去深市,你愿意吗?”

杨真真怔住。

她心底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低下头一口一口往嘴里送饭,沉默不言。

乔江川看似坦然提出这个要求,但实际上心里却很是忐忑。

这次重新见到杨真真,虽然只短短隔了两个月,可他却能感jsg受到她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不是外在,而来自于她的内心。

这让他有种她马上就要离他越来越远的感觉。

见她不回答。

乔江川忍不住追问:“月娇,你怎么想?”

“你想听我的回答吗?”杨真真放下了筷子,对上他的视线。

不知怎的。

对上她清澈明亮眼神的这一刻,乔江川又有些后悔了。

而后,他听见杨真真开口说:“我不愿意。”

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乔江川心猛地往下沉,“为什么?”

“或许以前的我会很开心听到你要带我去深市,”杨真真莞尔一笑,语气平静,“以前的我没读过书,只知道你是我的丈夫,就是我的天,我的一切。”

“可现在当我读书识字,有了自己的梦想,有自己想要过的人生后,我就明白了,我跟你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