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沈俞安周身冰冷,手脚麻木。

抬眼猛地看向了姜慕宜。

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害怕,最终小跑到了姜慕宜的身边。

姜慕宜看到沈俞安又跟上来了,眼底第一时间就染上了一丝不耐烦的情绪。

之后望向他时,神情冷清,语气里没有丝毫眷恋,十分的平静掀不起一丝的波澜:“你怎么又来了。”

沈俞安只是害怕,因为刚刚脑子里闪过的那个画面,他害怕姜慕宜会出事。

因为姜慕宜不喜欢听这种不吉利的话,沈俞安就说这:“我看今天有点堵车,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家?”

姜慕宜冷哼了一声,暗暗扬起眉梢。

她突然觉得沈俞安的心为什么这么大,他都对她做了这种事情,让她失去了三年的自由,现在居然还能如此心安理得的叫他回家?

姜慕宜的眼中含着泪水,却看不出感情,“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她就打了一辆车离开了,只剩下沈俞安在那里站着,也不说话,就杵在哪里,神色满是寂落。

姜慕宜告诉司机,带她去孤儿院。

第23章

她看了看这个孤儿院周围的环境,难怪会出不起这个钱去救一个才三岁的孩子。

孤儿院里的设施都已经比较老旧了,门上也已经生出了锈。

院长看到姜慕宜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她。

对姜慕宜能够自由出入这件事情很惊讶,“院长,我来找元元。”

“元元刚刚玩累了,现在才睡着,不如岑妈妈现在孤儿院坐一会,等一下再把元元带走?”

沈俞安姜慕宜全文免费阅读(沈俞安姜慕宜)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沈俞安姜慕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笔趣阁

姜慕宜也不忍心去吵醒自己的孩子,就在孤儿院的外面椅子上坐了下来。

远处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姜慕宜,应该是对她现在的处境产生了一种好奇的情绪。

“院长,您是有什么想要问的事情吗?”

这一种被人轻易看穿的滋味还是不怎么好受,院长尴尬地笑了笑,“岑妈妈是已经出来了吗?”

姜慕宜摇了摇头,“是因为把我送进来的那四个人,最后查清楚了,那个我三年前害死的人,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呢。”

“活着?!”

院长也听懵了,之后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意思好像就是她被误关了这么多年?

“所以,这些年就是白白的浪费了?”

姜慕宜嗯了一声,并不想在说些什么。

孤儿院里面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哭声,声音越来越大,应该是有一个孩子醒了,然后又吵醒了周围的大部分孩子。

院子马上就领着姜慕宜进教室,这里面的孩子有很多,年龄最小的也就几个月,最大的看起来应该是有十七八岁了。

院长叫先是安抚着那些还小的孩子继续睡觉,或者是泡了一些奶粉给他们吃。

紧接着才带着姜慕宜到了元元睡觉的地方看了一眼。

现在的孩子,看起来和沈俞安还不是很像,这么小的孩子,看起来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姜慕宜好想他啊。

好想元元。

姜慕宜按照院长的动作叫到把元元轻手轻脚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这种感觉和上一世抱着的感觉不怎么一样。

现在的元元更软更粘人一些。

院长看着姜慕宜:“那岑妈妈是打算把元元带回家了吧?”

姜慕宜:“嗯。”

院长在姜慕宜临走前还塞了很多育儿用品,虽然他们这里的设备看起来很老旧,但是给孩子们用的都是最好的。

说她以后要是用完了还可以按照这个牌子去买。

姜慕宜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谢谢。”

她打了一辆车,回到了之前的房子。

里面很久没有人打扫过了,一开门就有很多的灰。

无奈之下姜慕宜还是换了一个地方,先是睡着了酒店里面。

元元醒了之后就只是睁大眼睛在那东张西望,一点都没有要闹的意思。

第24章

看到姜慕宜的那一眼,就在那嘿嘿的笑。

就像是这么一个小孩子,都能够一眼认出自己最亲的人一样。

姜慕宜还没有带过小孩子,在面对元元的时候,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显得比较局促。

但是她根本就不需要很费力的去哄,元元还是会很配合地对着姜慕宜笑。

只是实在是饿了的时候,因为不太会表达,所以只有哭才能够提醒道姜慕宜。

姜慕宜在刚刚院长给她的东西里面找东西的时候,突然摸到自己的摸到了什么东西。

这个包包是在三年前进监狱之前还在身上的东西,所以就一直被警察保管着。

里面的东西已经久到姜慕宜都忘记了存放着的是什么。

结果打开一看,却只有一部手机。

这部手机姜慕宜完全没有印象,一看屏保,就猜到了这是一部新的手机。

里面不仅下载好了微信,还加上了好友。

备注是……沈俞安。

沈俞安还发了好几条消息。

宁宁,我暂时转了点钱在你的卡上,不止是我一个人的,还有他们也往你的卡里打了钱,总共是四百多万的样子。

我希望你这段时间能够把一切都移回正轨,我们知道你现在一定还很生气,所以我们一直商量给你独自消化的时间,我们都在你的背后。

也希望宁宁你能够接受我们的道歉,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有错在先,以后如果宁宁需要我们帮忙的话,我们保证会随叫随到。

姜慕宜摇了摇头,沈俞安总是装作听不懂她说的话。

之前就跟她说了很多遍,根本就需要什么道歉,毕竟这三年的时光不仅仅只是一句道歉才能消除的。

不过姜慕宜也没有打算把这个钱给还回去,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元元需要钱,也需要购买一些东西。

目前更重要的,就是要一个房子。

第二天姜慕宜就带着元元一起出去了,她把元元抱在手里,和这里的店员谈了一下,说要推荐一些一年小宝宝能够使用的一些东西。

第二站姜慕宜才带着元元去看房子。

这一块地方接近郊区,空气比较清新。

他们打在姜慕宜卡上的钱,足以让她在这种郊区买下一栋算是豪华级别的别墅了。

姜慕宜也不犹豫,直接就买下了这一套。

暂时定居下来的姜慕宜,带着孩子在花园里面玩耍。

现在这个年龄的孩子就很贪玩,姜慕宜都玩累了,元元看起来还是特别的精神。

沈俞安时不时地会给她发消息,但姜慕宜直接就选择了无视。

等到元元要上幼儿园的年纪,就已经是两年后了。

这两年里,姜慕宜一个人待着孩子清静的很。

第25章

结果在这一天来接元元放学回家的时候,刚巧就碰上了一个本不应该碰上的人。

姜慕宜手牵着元元的手,正对上他逐渐浸湿的眼眶,他努力调整着呼吸,语调里沾上了许久不见的苦涩。

只是顺着姜慕宜的手看过去,见到一个这么大的孩子。

沈俞安还是紧握着垂在身侧的手,指节发白,鼓起勇气询问道:“宁宁……这是你的孩子吗?”

姜慕宜牵着元元,就在商场上面到处逛着,没有搭理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沈俞安。

这两年没见,沈俞安还是这么喜欢死缠难打。

沈俞安看着姜慕宜和孩子玩的这么开心,即便知道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还是不舍得离开。

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这一次错过的话,再一次见到姜慕宜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不是不想调查姜慕宜的行踪,只是怕这件事情被姜慕宜知道之后,会生他的气。

这样姜慕宜还没有原谅自己,就更加讨厌他就适得其反了。

元元现在三岁了,基本上有自己的判断。

看到后面的那个叔叔一直在跟着自己,他用自己肥嘟嘟的手扯了扯姜慕宜的手,然后用大大的眼睛看着姜慕宜问:“妈妈,那位叔叔是不是一直跟着我们呀。”

姜慕宜摸了摸元元的头,“可能只是刚好和我们顺路,没事,元元好好选,下次妈妈再带你来要下个月了哦。”

听到这话的元元完全就把沈俞安的事情抛在脑后了,就一直在商场里面选自己爱吃的零食和蔬菜。

姜慕宜看到沈俞安还一直在跟着,眼底的厌烦更加明显了起来。

最终元元看到的沈俞安还在跟着,就松开了姜慕宜的手回头跑到了沈俞安的前面,问:“叔叔,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和妈妈啊?”

在沈俞安看到元元正脸的时候,他愣住了。

因为元元的这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