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随着厉罗的话音,一同出现的是肉眼难以囊括的巨大水团。

猛地,那水堆直冲她涌来,冰凉湿润的水汽率先黏在皮肤。

厉罗抱手好整以暇地看着,这水团冲起来只能让他晕倒,只要他好好控制力道,伤不到这人性命的。

怎么回事?!厉罗心下一惊,眨眼间,水团后的人,消失了。

“谁说,我这个,只能吸水啊。”

悠然的声音在正上空炸响。

下瞬,肩侧一阵剧痛,厉罗快速撤回水团,围盾挡在上空。

“这啊。”

顾安安悠声,人已到他背后,拾取夹毫不犹豫往他另侧肩胛骨一插。

贯穿而过。

“啊啊啊”

厉罗痛呼,无数的水刺倒旋着往后。

顾安安朝他膝窝一踹,“啪”厉罗整个人重重往地上跪。

顾安安转步来到他面前,手往上抬。

厉罗只觉额上一凉,脑门被枪口抵着。

水链也裹上顾安安脚腕。

“撤走!”持枪的手往前一顶,示意脚上水链。

厉罗没动。

顾安安眼都不眨,拿着铲铲的左手狠狠往下拍,厉罗手指也动了。

巨大的拉力,后扯着顾安安往墙体上拍。

顾安安贺然淮(顾安安贺然淮)小说全文无广告阅读-顾安安贺然淮小说赏析

“砰”

子弹贯脑穿出,厉罗圆瞪着眼往后倒。

“噗”

肩胛骨处的拾取叉手柄被后倒的力道顶住,整跟叉子穿过厉罗身体,只余下手柄顶着身体。

顾安安眼前发黑,身上的护甲碎成粉状往下掉。

缓了缓神,从墙坑爬出。

来到厉罗身前。

地上人整个上半身几乎被血泼了个趟,脑门上一个洞,正往外渗出透明黏液。

莫名地,让她想起别嘉月脖颈泛出的黏液。

顾安安带上防滑手套,指尖往黏液上一蹭,“嘶—”

快速扯落手套,指尖微烫,手套触碰位置破了个洞。

这么强的腐蚀性……小心地将收集一管黏液放好。

手来到被贯穿位置,顾安安仔细翻看伤口,边缘处已有凝固现象…

顾安安学着厉罗刚刚的动作,抬手往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自己,遗漏了什么吗?

顾安安仔仔细细地回忆跟张彩之间发生的一举一动。

是了!

弯身,拿出微型吸取针,往厉罗颈部一扎,血液顺着流出。

顾安安取了半管,抬头,针尖悬空在眸正上方。

手指微微用力往下按,血珠顺着针尖滴入。

“啪—”

贺然淮背着林琳,翻过窗口快速往上爬,正好避开大块头的子弹。

廖智夹着白鸽跑往窗边,头正要往外勾,“想死的话,”白鸽的声音一如既往冷漠。

廖智却不敢不信,狠狠往墙踢了一脚,瞬间陷了个小坑,“真他妈见了鬼了!这一个两个!都窜得这么快!”

无人回应,带个人总觉放不开手脚,廖智一边按着白鸽指的方向赶,边商量:“要不,我也背你吧?”

回答他的是,是白鸽极度冷漠地一眼。

廖智心情更差。

妈的,为什么要带个瘸子!

偏偏,这瘸子还挺有用。

只有他的体内磁感,能感应到林琳的位置。

要是光脑能用就好了,直接让白鸽报位置就行!

廖智无法,苦哈哈地夹着人往上跑。

身上穿的又重,不会一身汗。身上沾染的黑泥蠕动着悄无声息朝手腕去。

廖智一无所觉,心内疯狂喷口身边人,冷不丁地,白鸽出声了。

“在这,放我下来。”白鸽垂眸看着光脑屏,磁感显示,林琳就在这层。

廖智求之不得,将白鸽往墙角放,自己快步追着贺然淮。

白鸽还没来得及叮嘱,就见廖智急匆匆地往上赶,只留下一个背影。

算了,这种货色,没了便没了吧。

白鸽拖着腿往里走。

贺然淮安顿好林琳便没打算继续躲下去。

这么长时间的追赶,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大块头除了热武器和一身腱子肉外,再没其他本领了。

“嘿,我在这。”贺然淮主动出声。

话音落下,砰砰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听到招惹,廖智没有犹豫,登时往上冲。

脚步声越来越近,贺然淮手往窗沿上一借力,整个人往外翻,任由自己往下。

到下层楼窗口时,人往前一冲,动静极其轻微落地。

廖智这回学聪明了,脚在踏上楼层板前便往回撤,这人还以为同样的当他会上两次吗?

“不好意思,我在你后面喲~”

廖智头还没来得及回,“砰”一声在耳边炸响。

廖智愣愣垂头,整个人失衡往侧边摔。

“砰”

贺然淮走近,低头。

从这个高度往下看,只剩个人形和一大滩刺目的红。

贺然淮没再看,转身朝林琳那跑,还差一个。

光脑还是用不了,不知道顾安安那边怎么样了?

……

温热粘稠的血液滴落入眼,异物入侵感极其明显。

顾安安忍住恶心,强迫自己睁大眼,眼前一片黏绸血色。

不会,指尖湿润。

顾安安动了动手,一张小小的水帘凭空出现。

居然,真的可以……“继承”别人的异能。

要是张彩、地上这个人的异能都是从上个人异能者身上“继承”的,那,最初的异能从何而来?

顾安安垂眸,尝试着利用新得到的异能。

这个用起来倒是挺方便的,水的形状随心而动。

刚刚,在厉罗精神球外包裹的水膜。

现在,是不是自己也有?

顾安安边往贺然淮在的大楼赶,边尝试着,将精神触角用到自己身上。

那是……

什么东西?!

她的精神光球外,为什么还有一层淡绿的包裹膜?

顾安安尝试着用触角触碰那层绿膜,急剧的灼烧感穿透她的大脑,直击灵魂。

剧烈的疼痛从脑部深处泛开,汗水瞬间惹满额,顾安安颤抖着手咬唇给自己注射了止痛针剂。

没用!

痛感一波接一波如海浪般一次强过一次,堆叠着猛烈冲击着。

身体控制不住往地上摔。

痛!

太太太太痛了!!

顾安安无法忍受,翻滚着身朝将头朝地上砸。

一下又一下……

很快,额上一片濡湿。

昏暗的房内,只有大光屏闪着亮光,波动线的波峰一波高过一波,间隔极短。

“她,发现了。”毫无起伏的电子音在空荡的房内响起。

第51章 绿膜

顾安安满头是汗,后背一片湿潮,整个人仰躺在地,大口大口往里吞气。

那绿膜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安安内心浓浓不安,那种濒临死亡的痛感,却又丝毫无法缓解。

她得再试一次。

顾安安集中注意力。

再次“看”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光球。

那层绿膜原本是虚虚包裹在精神球上,此刻往内缩了半点。

顾安安看着拉近的距离,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收缩这么一小点,她就痛的满地打滚,要是……绿膜完全挤占光球……

她会死。

这个念头清晰地浮现在脑海。

【滴】

极其轻微的一声,光脑的信号恢复了。

顾安安手撑着地爬起,这满满恶意绿膜,绝对不可能是家里人给她的!

究竟是谁!?

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却不直接绞杀她的精神海,威胁似的搞了这层东西。

“他”知不知道,她已经发现了?

他知道。

设下绿膜的人不想她死的话,应该会主动联系她。

她只需要,耐心地等着。

心内若有似无地冒出一股烦躁,这种被动的感觉。

顾安安脚步不停,这光脑恢复的真是时候,贺然淮那边……

“你那边,”出声才知道她的嗓音哑得不成样子,顾安安清清喉,接着:“怎么样了?”

“你怎么了?”贺然淮的声音有些急促,应当在跑动。

“没事,我这边已经解决了,”顾安安揉了揉眼,发干的异物感。

思索片刻,指尖微动,一小股水冒出,顾安安拿它冲了冲眸里的粘稠,确认什么都看不出来,顾安安迈步跑了起来。

贺然淮可比她想象的敏锐。

“我这边很快,还差一个,你……”贺然淮原本想让她不着急,但转念一想作罢。他知道顾安安现在还没有完全信任他,但贺然淮隐隐察觉,或许顾安安某种意义上,跟他一样,都是域外物种。

“好。”顾安安应了句,将通话切断,边跑边尝试利用这新的异能,随着她抬手,根根尖利水刺浮现,顾安安往墙面一甩。

“噗—噗—噗”

凑近,墙面千疮百孔,徒留水刺扎进的痕迹。

伸手轻触,边缘微湿。

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呢?空气湿度吗?有没有定量?时限?

能不能和她的精神控制配合?

脚下不停,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冒出,没时间也没这次这么好运。

正好有人送上门让她实验。

贺然淮动作一滞,一步步向两人相叠处靠近。

林琳被白鸽按在身下。

女性细弱的手臂,却绕着往上。

手掌死死地握在ᴊsɢ斜插在白鸽脖上的手术刀柄上。

黏红色,白色,触目。

贺然淮蹲身,正正对上林琳那双大睁着的圆眸。

林琳满脸都是血,更衬得她的面容惨白,一丝血色都无。

贺然淮将人从她身上移开。

“啪”极其轻微一声,贺然淮耳尖微动,什么东西掉了?

转头,地面除了小血洼什么都没有。

平躺的人,似乎突地回过神,快速地从地上爬起,双手环抱自己往墙角躲。

一边摇头口中念念有词:“不是我…不是我…是他先动手的!是他先动手的!”

贺然淮余光注意着林琳,蹲身正准备检查眼前这人。

蓦地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