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不是没有可能!现在自媒体这么发达,余家人要是再来个直播……那可就热闹了。”

苏尹尹整个人如同坠入冰窟。

如果,余家人出现在林家老宅,她的生母……

她死死攥着拳头,眼泪如同断线。

“傅西宴,你真是个浑蛋!畜生!”苏尹尹语声哽咽,通红的眼中带着十足的恨意,“总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那在我遭受报应之前,我也一定会……把你在意的东西全部摧毁!所以该怎么做你最好自己想清楚!”傅西宴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苏尹尹,“安欢颜的视频我会让叶长明删干净,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这里面有三百万,就当作是补偿!”

苏尹尹垂眸看了眼卡,咬紧牙关,拿过卡狠狠丢在傅西宴脸上。

傅西宴眼角被卡片划破,他抬手用拇指蹭了蹭眼角鲜血:“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苏尹尹你就准备好,秦时宴和你的关系,还有你外祖父的地址和你生母的照片被公之于众。”

说完,傅西宴冷笑一声撞开苏尹尹往外走。

保镖也跟着傅西宴一同离开。

从酒楼下来上车,傅西宴一脚踹在驾驶座上,惊得司机回头。

“看什么!开车!”傅西宴暴躁道。

他转头看向窗外,呼吸久久无法平复……

他刚才分明就是在用恢复记忆虚张声势,他能想起来的也就是告诉苏尹尹的那几个片段,还有偷亲苏尹尹的画面。

想到苏尹尹满含恨意的眼神,傅西宴紧紧捂着心口,为什么这么难受?

他清楚此时此刻的苏尹尹一定是狠毒了他。

但,不论曾经的他们有多么相爱,现在他选择了窦尹尹,他作为男人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女人。

至于其他人,他不想管。

傅西宴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咬了一根在唇角,擦下打火机点火,可擦了好几次打火机都不冒火,他暴躁砸了打火机,从唇角扯下香烟揉成一团,冲司机发火:“开快点儿!车没加油吗?”

第57章打压

苏尹尹秦时宴全文免费阅读(苏尹尹秦时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苏尹尹秦时宴小说免费)最新章节列表 笔趣阁(苏尹尹秦时宴)

守在酒楼的所有保镖都随傅西宴离开,一直立在包间门口的刘律师连忙进门去看苏尹尹的情况。

苏尹尹浑身僵硬立在那里,身侧拳头紧握,闭着眼,眼泪如同断线。

“余小姐!您……还好吧?”刘律师从自己身上拿出纸巾递给苏尹尹。

“我没事。”苏尹尹闭着眼没有睁开,“刘律师,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您先回去吧!”

可笑,真的太可笑了。

曾经,她居然还以为傅西宴只要恢复记忆,就会回到她身边。

她居然以为失忆前的傅西宴世界上最爱的人就是她,毕竟他可以连命都不要,也不允许她受半分欺负。

她视若救赎的爱,原来……在傅西宴的世界里,比不上窦尹尹分毫!

在决定放弃傅西宴之前,她把他看得比自己命还重要,可恢复记忆的他却是摧毁她生活,剥夺她亲人的刽子手!

可笑,太可笑了……

苏尹尹紧紧攥着椅背,指节发白。

她垂头,低低笑出声来,笑得肩膀都在颤抖。

她眼眶发红,眸色狠厉,看上去竟像疯了般。

立在包间外的刘律师听到包间内传来“咚”的一声,连忙推门进去,见苏尹尹已经晕倒躺在地上,吓得连忙扶起苏尹尹拨打120。

把苏尹尹送到医院,才知道苏尹尹已经怀孕了。

刘律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联系谁,苏尹尹的手机没有密码他也无法解锁。

正当刘律师准备联系云城大学要董教授联系方式时,苏尹尹手机响起。

来电显示是林先生。

“听家政阿姨说你中午没有回去吃饭?”

电话那头传来淳厚稳重的嗓音,虽然语调温和,但刘律师还是能听出上位者的威势感。

刘律师听电话里语气熟稔,看了眼病床上正输液的苏尹尹道:“林先生您好,我是余小姐的律师……”

听到“林先生”三个字,病床上面色苍白的苏尹尹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

“余小姐,你醒了!”刘律师惊喜道。

苏尹尹看了眼被刘律师握在手中的手机,艰难撑起身子靠坐在病床床头道:“麻烦电话给我。”

刘律师将手机递了过去。

苏尹尹攥着电话放在耳边,缓声开口:“喂……”

“你在哪儿?”秦时宴语气严肃。

“我和律师在东江镇,忘了告诉你。”苏尹尹揉了揉疼痛的额角,“晚上我就回去了。”

“你现在在医院?”

“有点低血糖刘律师陪我来医院输液,不小心睡着了。”苏尹尹没有把傅西宴的事情告诉秦时宴,“我们晚上的飞机就回云城了。”

苏尹尹心里清楚,如果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秦时宴,他一定会帮她。

可……

正如傅西宴所说,苏尹尹太了解余家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余家人真的闹到林氏集团大楼,甚至闹到余家……她生母的照片被公布,整个林家都会被牵扯其中。

她好不容易逃离地狱的生母,会再次被拖入绝望的回忆中,甚至刚开始的新生活也会被毁了。

“你妹妹的案子遇到什么麻烦?要我做什么?”秦时宴问。

苏尹尹能回东江镇,必定是为了安欢颜的案子,秦时宴心里清楚。

“都已经处理好了。”苏尹尹语气故作轻松,“我已经告诉了那几个孩子的父母,绝不会写谅解书。”

“你几点的航班,我让人去接你。”秦时宴的语气不是商量。

“先生,林老先生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苏助理的声音,苏尹尹没有拒绝秦时宴的好意,应声:“大概十一点半飞机落地,麻烦了。”

“到了给我发个信息。”秦时宴叮嘱。

“嗯。”

·

从东江镇回来后,苏尹尹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什么都不说把自己关进宿舍背资料。

直到苏尹尹和董教授出发前往莫斯科前一个星期,案子终于判了下来。

因为情节严重主犯付明判了十年,其他人除了那个未满14岁的不负刑事责任接受依法接受矫治教育之外,其余人判了三年。

唯独罪魁祸首,叶长明逍遥法外。

宣判后,苏尹尹没有让任何人陪,独自一人将安欢颜的骨灰安置在了晚姨身旁。

手机振动。

是昨天刚刚出国的叶长明,用国外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怎么样苏尹尹,我说了有我姐夫护着你拿我没办法!你这种小山沟出身的底层蝼蚁,被称作天才又怎么样?没有我姐夫护着,你不过是任人践踏的烂泥罢了!总有一天……你会和视频中的安欢颜一样,跟条母狗似的跪在我面前求我上你!】

手机再次振动。

【对了,我出国这几年,你最好离我姐夫远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惹了我姐夫和我姐不开心,安欢颜被男人上时不打码的视频,我保证会传得沸沸扬扬!我在国外……国内的警察可关不上我!】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