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妈真厉害啊,北岛市有几个跟国际接轨的公司,从今天开始,林氏就算一个了。”

段君言笑笑:“怕是以后,我见了你都得叫一声齐大小姐。”

纵然不喜欢段君言,可他对自家母亲的夸赞,季苏苏自然是全盘接受。

“谢谢夸奖,不过我妈远比你这句厉害更强大。”

段君言看着她眼里熠熠生辉的模样,心跳漏了一拍,他别过头,朝季苏苏伸出大拇指:“行行行,妈宝女。”

季苏苏不欲跟他争辩。

段君言却左右看了眼,倏然凑近季苏苏。

下一刻,他满目惊讶的捏住季苏苏的手腕,隐有怒气:“你想打我?”

季苏苏眼神再度冷下去:“离我远点。”

段君言气笑了:“要不是跟你说的事情有些隐秘,你当我稀罕跟你靠近呢!”

季苏苏狠狠推开他。

“那就出去说。”

段君言牙齿咬的咯咯响,他退后两步,率先往外走:“迷雾会所606,自己过来。”

那是段家自家的会所,也是段君言御用的包厢。

季苏苏自行驱车跟上。

只是段君言或许是火大,那辆赤色保时捷918转瞬就消失在眼前。

季苏苏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子,突的想起,段君言在圈子里向来是又横又不要命的那一类人。

深夜在环山公路上轰鸣着油门,炸的山脚下都能听到。

北岛市豪门圈里的其他人,都不怎么敢招惹他。

生怕一个惹对方不痛快就被狠狠下了面子。

季苏苏贺林延正版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季苏苏贺林延)全文无弹窗阅读

只是他们的婚后,段君言却再也没有做过这些事。

甚至愿意穿的人模人样跟段父去参加酒宴,那一段时间,所有人都见证了这个混不吝的二世祖原来也有经商的天赋。

红灯亮起,季苏苏踩下刹车。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想起段君言成婚那天说的话。

“季苏苏,我愿以你为界,跟从前告别。”

第19章

到会所门口时,季苏苏已经收敛情绪,跟着早就等在门口的侍应生踏进包厢。

推开门,明亮的包厢里,段君言慵懒的靠坐在柔软的沙发上。

季苏苏想到在家里发生的事情,有些不自在的走过去坐下。

“你要跟我说什么?”

段君言瞥了她一眼,眉眼有些发冷:“季苏苏,你不该对我道歉吗?这段时间,我见你一回气一回,好歹也这么多年交情,你就这么对我?就为了贺林延?”

季苏苏撩起眼皮看他。

是啊,好歹也这么多年交情,段君言,你怎么就舍得让齐家毁于一旦,让我妈无家可归?

那一刻,季苏苏眼里透出的冷意直直扎进段君言心里。

他满腔怒火就这么弱了下去。

段君言甚至在反思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对,才导致季苏苏现在这般对他。

可思前想后,段君言想不出来。

季苏苏拿起桌上的果酒喝了一口,杯子轻轻磕在透明的玻璃桌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段君言,我不想跟你聊一些无聊的事情。”

段君言狭长的双眼眯了眯,他突然开口:“哪怕这件事是关于林阿姨,你也不肯向我低头?”

季苏苏猛然看向他。

她在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想,却怎么也想不起这个时候,母亲身上会发生什么大事。

或许有,母亲却没有跟她说?

这一刻,季苏苏恨极了自己为什么不多关注一下母亲身上发生的事情。

她定定看向段君言,直直开口:“对不起,段少,你想要我怎么道歉?”

她的干脆利落,让段君言顿时一噎。

莫名的,心里一股更猛烈的火气席卷了段君言的心头。

他不知道为何,明明季苏苏听话了,可他却更气了。

若是段君言再长大一些,他就会明白,这是对所爱之人阳奉阴违的愤怒。

可他现在也不过二十一岁,哪怕豪门子弟懂得更多,也无法分辨这种情绪。

段君言深吸一口气,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没好气的开口:“得了,我就跟你开个玩笑。”

只是季苏苏眼里却闪过一丝诧异。

她印象中的段君言,明明是跪在别墅里,那个疯狂又残忍的段总。

还是说她成为灵魂的那段记忆太过深刻,导致她忘了曾经的段君言,也只是个别扭的青年?

季苏苏再度坐下,朝段君言真诚的说了句:“谢谢。”

段君言顿了两秒,才缓缓开口:“我昨天在会所里听到,有人想对林阿姨不利,你也知道,毕竟林阿姨这么多年,身边也没有能依靠的人,他们好像想从这方面下手。”

他说的含糊,可季苏苏到底是听明白了,顿时气的脸色涨红。

段君言看着她紧紧捏着酒杯的手,不由开口:“轻点捏,这是我从国外好不容易带回来的。”

季苏苏松了手,却看向他:“知道是谁吗?”

段君言咧了咧嘴,朝她招招手:“我只拍了照片,没来得及录音。”

季苏苏凑过去,从模糊的照片里,隐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侧脸。

她正要开口,却听门被推开。

贺林延漠然的嗓音响起:“你们在干什么?”

第20章

包厢里气氛陡然凝滞,走廊里隐隐传来音乐声。

季苏苏回头,对上贺林延那双似乎濒临爆发的眼。

她的呼吸顿时乱了。

贺林延也没想到,只不过是陪着陈氏谈合作的人来一趟迷雾,会撞见季苏苏独自一人进606包厢的画面。

好不容易等陈氏签下合同,他便马不停蹄的来了,却看见她和段君言靠的如此之近。

昔日那些人嘲笑自己的画面历历在目。

“贺林延,季苏苏跟段君言人家青梅竹马,你算个什么东西!”

“贺林延,论长相,段君言不输给你,论家世,人家更是甩你十万八千里,你拿什么争?”

“你别以为季苏苏现在喜欢你,不到最后,跟她在一起的是谁还不一定!”

贺林延狠狠攥紧手,抬起的眼带着些许戾气,可他却看到季苏苏眼中的惶然。

心在一瞬间软下去。

贺林延狠狠在自己心里唾弃自己的没出息,可他真的舍不得凶季苏苏一句。

最后,贺林延走到季苏苏面前,竭力憋出一句:“在看什么,给我也看看。”

季苏苏却拦在他面前:“这有关我的家事,与你无关。”

贺林延怔了好几秒。

他突然就爆发了:“与我无关,那什么时候你的家事会跟段君言有关了!季苏苏,你明明说过不会放弃我的,你说过的!”

“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该招惹我,你现在又在干什么!”

“季苏苏,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贺林延眼圈都红了一圈,身上酒气隐隐。

段君言看着他有些失控的模样,下意识站起身来,想将季苏苏拦在身后。

贺林延却将目光投向他:“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段君言下颌扬了扬:“季苏苏是我的朋友,我看你情绪不太稳定,自然要保护她。”

不知道哪个词刺中了贺林延的心脏,他眼圈更红,抬手就要朝段君言狠狠砸下。

可下一刻,他的拳头又停在半空,离季苏苏的脸仅有半寸距离。

贺林延瞳孔收缩,不可置信的看着挡在段君言身前的女人。

季苏苏冷冷看向他:“闹够了吗?”

贺林延没动。

季苏苏打落他的手,沉声道:“贺林延,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再打扰我们。”

肌肤相触的声音回荡在包厢里面。

贺林延垂眸,看着微微泛红的手背,突的发出一声极轻的低笑。

“季苏苏,你还真是没有心。”

说完,他径直转身离开。

这一声低笑,让季苏苏心脏陡然发闷。

这样的语气,她灵魂状态的时候听过好几次。

每一次,都是贺林延下狠手的时候。

所以,她还是将他推上了恨自己这条路吗?

季苏苏攥紧手,还是没有追上去。

她回头看着段君言,低声道:“把照片发给我,我对那个人有印象。”

段君言什么都没说,麻溜的把照片发了过去。

只是季苏苏要走的时候,段君言突然开口:“季苏苏,你不是很爱贺林延吗?”

季苏苏脚步一顿,只说了一句:“没有人能抵得过我妈和齐家。”

她侧了侧头,精致的侧脸上竟带着几分凌厉。

“所以,不管是谁对齐家和我妈下手,我都不会放过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