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钟泽川像是有着用不尽的精力,没有任务的时候,几乎每晚都要和她亲热。

尽管他们对外都没有声张结婚的事,可在家的时候,他们总是如胶似漆。

后来是因为小妹姜言琦溺死的事情,他们之间才会渐渐疏远。

可现在,小妹回来了……

姜兰枝鼓起勇气,走到钟泽川面前:“今晚你就别睡书房了吧。”

钟泽川换衣服的动作一顿,看向她:“怎么?”

姜兰枝竭力忽略他的冷淡态度,主动上前。

她微微踮起脚,搂住钟泽川的脖颈:“泽川……小妹的孩子都那么大了,我们也要个孩子吧?”

第3章

钟泽川却退开一步,神情淡淡地说:“国家在提倡计划生育,我们这样的身份,更应该响应号召。”

计划生育?可他们连一个孩子都没有啊!

姜兰枝只觉得从头到脚被浇了一盆凉水。

可不等她再问,钟泽川已经转身进了书房。

接着,咔哒一声。

房门反锁的声音如耳光扇在姜兰枝的脸上,仿佛在嘲笑着她的自作多情。

姜兰枝眼眶一阵发热,不明白为什么言琦都回来了,钟泽川还是对自己这样冷淡?

一夜辗转反侧。

第二天一大早。

姜兰枝就去了训练基地。

给奔奔喂了食之后,他们开始了一天的日常训练。

姜兰枝钟泽川(姜兰枝钟泽川)小说在线阅读-最新小说姜兰枝钟泽川全文阅读

“坐、卧、立……”

随着姜兰枝的指令下达,奔奔兴奋地进行着相应的动作。

之后是障碍训练,姜兰枝松开牵引绳,奔奔就如同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不过数秒,奔奔就已经完成跃过圆环和匍匐前进,准备翻跃高板墙。

偏偏这时,姜言琦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挡在了奔奔前面:“姐姐……”

姜兰枝脸色一变,大喊:“让开!”

可已经晚了,她眼眼睁睁看着威猛矫健的大黑背直直朝姜言琦扑了过去!

“啊——”

姜言琦惊叫一声,后退两步摔倒在地。

奔奔也因为这个突发状况,在地上滚了一圈,口中“呜呜”叫着。

姜兰枝焦急跑过来,担忧地看了一眼奔奔后,先去扶小妹:“言琦,你没事吧……”

钟泽川却匆匆赶了过来,先一步小心翼翼扶起姜言琦:“说了让你不要走那么快……”

亲密又自然关怀让姜兰枝心头一刺。

她强忍着情绪蹲下去查看奔奔的状况。

她看见奔奔的腿上有擦伤,“嗷嗷”低嚎着来蹭她的手,但好在没伤到骨头。

姜兰枝松了口气,刚想问妹妹怎么样了。

就听见钟泽川压低了声音的指责:“姜兰枝,你怎么训军犬的?在训练场上还能伤到人?!”

冷厉的话语像一把把刀子,直往姜兰枝心上扎。

明明是言琦突然跑过来扰乱了训练……

为什么钟泽川问也不问的就开始指责自己?

姜兰枝掩去心头涩意,看向小妹:“言琦,下次不要在训练的时候进训练场地,这样很危险……”

还没说完,就被钟泽川不耐打断:“行了,言琦刚回来,不懂这些。”

他维护别人的态度刺得姜兰枝满心酸胀,她还想说些什么。

就见姜言琦亲昵拉了拉钟泽川的衣角:“泽川哥,的确是我太冒失了,不关姐姐的事。”

可哪怕小妹澄清了。

钟泽川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缓和:“你不用替她说话,这就是她的失职!”

姜兰枝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老公。

不明白为什么他总是站在小妹那一边。

就算他想要补偿小妹,可也不能这么罔顾事实!

她忍不住委屈,攥紧手指问:“我确实没能阻止这场意外,但我不认为这是我的失职。”

结婚五年,这还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强硬的语气和钟泽川说话。

钟泽川眉头紧了紧,正要开口。

不远处,战友却带着小梅走了过来:“钟营长,你女儿哭着闹着要找你呢!”

姜兰枝的心跳停一拍。

下一刻,她就看见小梅猛地抱住钟泽川的大腿:“爸爸,我想吃糖……”

第4章

姜兰枝大脑一片空白,怔愣地看向钟泽川:“小梅为什么管你叫爸爸?”

姜言琦不好意思地站到钟泽川身边:“姐,我们就是来跟你说这事儿的,小梅上学需要上户口……”

钟泽川抱起孩子,接过话头:“是我提议让小梅的户口落在我们名下,以后你和言琦都是小梅的母亲。”

姜兰枝看着眼前的这三人,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发冷。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连做母亲的资格都被这么随意地剥夺了……

这时,别的训导员牵着军犬经过打招呼:“钟营长,我那天还以为姜训导员是你对象呢,原来你孩子都这么大了!”

钟泽川掂了掂怀里的小梅,眼中带着笑意:“嗯。”

轻轻应下的一声,竟像一把刀狠狠刺穿姜兰枝的心脏。

她看着满是羞涩笑意的姜言琦,只觉得整个人只觉得狼狈又难堪。

奔奔像是感觉到她的不开心,在她腿边蹭了蹭。

姜兰枝忍住眼里的泪,牵着奔奔匆匆转身:“我先带奔奔去上药。”

接着逃也似的离开了。

给奔奔做完检查后再回到军区家属楼时,天已经黑透了。

姜兰枝在楼下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后才上楼,就看见家门敞开,她的东西都被堆在了门口!

屋内,是钟泽川打扫的身影。

姜兰枝难以置信地叫住他:“泽川,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时,姜言琦从屋内走出来,语气歉疚:“对不起姐姐,现在部队的人都以为我是泽川哥的老婆,他们明天休假,就说要一起来家里吃个饭……”

姜兰枝如坠冰窟,浑身冷到发颤。

她和钟泽川结婚五年,关系都没公开,也从没有战友要来家里做客。

为什么小妹一回来,就成了人尽皆知的钟夫人!?

可钟泽川只是掀起眼皮,冷淡看了她一眼:“你先去大哥家住一晚,把房间腾给言琦和孩子。”

姜兰枝声音止不住地颤抖:“可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你为什么不跟他们说清楚?”

钟泽川皱起眉:“你难道没有考虑过她们母女的名声?只是住一晚而已。”

姜兰枝指尖攥得发白,眼泪第一次夺眶而出。

钟泽川看见后愣了瞬,放软了语气:“兰枝,言琦这些年在外面已经受尽了冷眼,她和孩子只想感受一下家的感觉,你就让她这一次。”

他说着是让,可话里化外都在暗示,这是她欠姜言琦的。

因为当年落水欠了姜言琦一条命。

所以现在要还她一个家……

心疼得快要裂开,可姜兰枝的自尊让她不能胡闹:“我知道了。”

她弯下腰,沉默地收拾满地狼藉,搬去对面大哥姜铭修的住处。

只是每搬走一样,姜兰枝的心就冷一分。

直到收拾东西时她都心不在焉,一直到最后才发现,结婚时钟泽川送给她的首饰不见了!

那套首饰虽然平常戴得不多,但她一直很珍视。

姜兰枝当即想回家去找找,也想趁机和钟泽川再好好谈谈。

不想刚转动钥匙开门,就听到门内传来姜言琦娇滴滴的嘤咛:“泽川哥,要我……”

第5章

姜兰枝心头猛地一跳,抖着手慌张地开了锁——

客厅里,姜言琦穿着一条性感的吊带睡裙正紧紧搂着钟泽川,脖颈间赫然戴着钟泽川送给她的项链!

姜兰枝眼前一阵阵眩晕,扶着门框才勉强站稳:“你们……”

钟泽川面色如常:“言琦喝醉了。”

姜兰枝太阳穴一阵阵发麻,忍不住问:“那你呢,你为什么不推开她?”

她不敢想如果没有开门进来,自己的小妹和丈夫究竟会发生什么!

钟泽川不悦地皱起眉,声音淡漠:“孩子睡了,我没心思陪你闹!”

他丢下这句话,动作轻柔地将姜言琦扶回房间。

房门关上的轻响,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姜兰枝脸上。

她跌坐在沙发上,一直到钟泽川出来才离开……

第二天。

姜兰枝回家,就看见钟泽川的战友们正在她的家里谈天说地,餐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她听大伙纷纷夸赞着。

“言琦妹子真是贤惠,家里家外操持得这么好,又生了个可爱的女儿,难怪钟营长喜欢!”

姜兰枝看着姜言琦娇笑站在自己丈夫旁边,舌根都在发苦。

她抿了抿干涩的唇,想说什么。

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时,小梅却忽然捏着一张照片过来,攀着钟泽川的腿说:“爸爸,你和姨妈怎么在一起拍照片?”

稚嫩的童声引来了所有人的关注。

大伙都看见照片上,姜兰枝穿着漂亮的长裙,亲密地倚靠着一身军装的钟泽川。

姜兰枝也愣了瞬。

这张照片她一直收在的卧房里,怎么会被孩子拿出来!?

姜兰枝紧张地看向钟泽川,却对上钟泽川警惕疏离的眼。

他的声音冷得像冰一样:“姜兰枝,是不是你让孩子这么做的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