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司嘉欣下意识后退,便被他一手扣住了腰。

“往哪里逃?”傅京衡目光灼灼盯着她,似盯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司嘉欣顿时呼吸一紧,双手下意识地抵住他的胸膛,不让他再靠近。

她浑身都有些软,根本不听使唤,她暗自责骂自己,为何这么不争气,可每次面对傅京衡,她就是浑身无力,腿脚也发软。

“王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司嘉欣十分后悔。

早知道她就应该早点回去休息,也不至于被他逮了个正着。

可练字的时候实在是太犯困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如今,她躺在他的床上,倒像是主动送上门的。

眼下,她要如何脱身?

他总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王爷,很晚了,奴婢要回去休息了......”司嘉欣掀开被褥,正准备下床。

傅京衡却忽然坐在了床榻上,正好挡住了她下床的动作。

紧接着,他面色如常地掀开被角,挨着她身侧就躺了下来。

“的确很晚了,本王也要睡了。”说着,他没再理会她,自顾自躺在了床上。

他睡在外侧,司嘉欣在里侧,她想要下床就得从他身上跨过去。

司嘉欣欲哭无泪。

他是故意的!绝对是的!

“王爷,麻烦您让让......”司嘉欣硬着头皮说道。

傅京衡却微阖着双眼假寐。

傅京衡司嘉欣小说全文阅读-傅京衡司嘉欣小说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王爷......”司嘉欣快要哭出来了。

可傅京衡就是不理会她。

见他故意这样捉摸她,司嘉欣咬着唇,最后下定决心,打算从他身上跨过去。

谁叫他不让的,她这是无奈之举。

思及此,她也不在乎什么了,大不了一下床就赶紧逃。

她轻轻掀开被子,双手撑在傅京衡身侧,刚将一只脚迈了过去,腰间就赫然多了一只大手。

傅京衡突然睁开眼,目光正好与她对视。

深邃如墨的眸子里,正暗潮汹涌。

司嘉欣一下子就慌了神,像只受了惊吓的小鹿,眼里满是无措。

“胆子变大了,敢从本王身上跨过去。”傅京衡薄唇微勾,像是故意等着她送上门来。

圈住司嘉欣腰身的手臂稍一用力,她整个人就压在了傅京衡身上。

软软的身子,柔弱无骨似的。

“本王哪里凶了?”

第234章

“本王哪里凶了?嗯?”

腰上的手臂赫然收紧,将她彻彻底底纳入怀里。

娇软的身躯,紧贴着他健硕挺拔的胸膛,傅京衡心里悸动到仿佛要被撑破了。

“小没良心的,本王何时凶过你了?嗯?”

司嘉欣手里抓着他的衣襟,有些轻颤道:“王爷先放开奴婢行不行......”

他抱得太紧,司嘉欣有些喘不过气。

傅京衡暗暗松了力道。

司嘉欣刚松了口气,不想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傅京衡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王爷,你想做什么......”司嘉欣才反应过来,居然又被他钻了空子了,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

傅京衡看着身下气鼓鼓的人儿,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抱一下也不行?”他这话倒像是征求意见。

“不行。”谁知道他抱着抱着又要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司嘉欣轻轻推着他的肩膀:“王爷别戏弄奴婢了......”

傅京衡忽然捏着她的下巴,戏谑道:“这么小气?你忘了前夜,在马车里,你是如何主动投怀送抱的?”

“本王竟不知,你还有如此勾人的一面......”

他真是太坏了,为什么要提这些啊......

司嘉欣简直无地自容,连忙将头埋进他衣襟里。

傅京衡偏不让她躲,抬起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

“躲什么?小没良心的,现在想翻脸不认人了?”

“奴婢......奴婢不记得了......”司嘉欣辩解道。

不记得了?

傅京衡捏了捏她的脸颊,以示惩罚。

“你当本王是阿猫阿狗,想要的时候就抱着不撒手,不想要了,就丢之弃之?”

司嘉欣的脸一点点变红了。

她本来已经很努力的想要将那晚的经历忘掉,结果他还特意在她面前提起。

真是太羞耻了......

她也想不明白,那晚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竟然无比渴望他的怀抱,更是主动投怀送抱,还去吃他的嘴......

天呐,真是太羞耻了。

司嘉欣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样就不用面对傅京衡了。

一想到那些,司嘉欣就不敢正视他,微微侧了头,脸色通红地道:“我......我也不知道那晚为何会那样。”

“大抵,大抵是中了什么邪了......”

傅京衡又笑出了声。

的确是中了邪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也认为自己是中了邪,才会无比渴望与她亲近。

他以为,再与她体验一次,那种感觉就会消失,他就不用再日日惦记。

可事实上,司嘉欣于他而言,是一种可以上瘾的蛊。

一旦沾上,就无法戒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蛊只会渐渐渗透到他的骨血里,要想戒掉,除非刮骨剔肉......

最终,傅京衡将头埋进她的颈窝里,她真的好香,好软,让他一碰上,就舍不得放开了。

司嘉欣感受着他落在自己耳畔的呼吸,听着他胸膛传来有力的心跳,心里那股悸动,一点点膨胀。

原来,被一个人全心全意抱着,是这样令人心动的感觉。

不过很快,这种心动就化为了胆颤。

“王爷......”司嘉欣及时按住了他不安分的大手。

“您说好只是抱抱的。”

她简直欲哭无泪。

第235章

她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老实的。

耳边,傅京衡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

“八月十六,是个良辰吉日,宜嫁娶。”傅京衡忽然在她耳边说道。

司嘉欣愣住了,甚至忘了阻止那只肆意妄为的大手。

八月十六,岂不是下个月?

“我既要了你,就会对你负责。”那只大手愈发大胆了起来。

“可现在......现在也不行。”她回过神来,身子在他怀里又开始挣扎。

察觉到她的抗拒,傅京衡到底还是收回了手。

定然是上次闹得太厉害,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他也懊恼,可每每到了情难自控时,他总是收不住。

傅京衡温声哄道:“絮怡放轻松,本王不会那样,只是亲一亲,好不好?”

司嘉欣摇了摇头,那双干净清澈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仿佛在无声控诉他。

她才不信。

“亲一亲也不行?”傅京衡哑然失笑。

司嘉欣道:“方才,王爷明明说好只是抱一抱的。”

自从接触了傅京衡,司嘉欣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她再也不相信他说的任何一句话了。

“絮怡。”腰间的手臂又不知不觉收紧了,她听见傅京衡说:“我明日要去南阳一趟,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回来。”

“王爷去做什么?要去半个月吗?”司嘉欣抓着他胸前的衣襟,一双动人的眸子,就这样望着他。

傅京衡轻轻“嗯”了一声。

他解释道:“南阳有叛军作乱,我得去镇压。”

“明日就要去吗?”司嘉欣揪着他衣襟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傅京衡点了点头,在她额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