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而肇事司机手机里关于颜可莘的电话号码是因为要赎金时联系的。

可那天颜可莘没出车祸,出车祸的反而是林晚晚。到现在林晚晚也不知道当年如此周密的计划,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林晚晚被带走的那天,哭得泣不成声。

然而薛楠祁没有出门,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颜可莘的房间里,独自流泪。

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薛楠祁喜欢上了酒,喜欢上了喝得晕头转向、神志不清的感觉。

那感觉,真好。

至少比清醒着思念、悔恨好。

这几年,薛楠祁喜欢醉酒已经成了云市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道步履蹒跚的身影,轻轻从杨槐树下醉得神志不清的薛楠祁手里夺过酒瓶子。

瓶子已经空去大半,薛志林闻了闻,立刻皱起了眉。这可是最醉人也最优美的一款白兰地。

可薛楠祁却拿它当水一样干喝。

好在这片扬槐花,没有负美酒!洒洒落下,尤为美妙。

薛志林抬手示意,身边的秘书立即将手里的外套递到了薛志林手里,薛志林温柔的给孙子披在肩上。

他没有吵醒他,只是坐在薛楠祁的身边,守着他。

当年,薛楠祁还是少年时,也喜欢玩秋千,也喜欢种树种花。

可后来……他的父母都走了,一切就都变了。他的很多喜好藏了起来,变得冰冷无情,杀伐果断。

可薛志林知道啊,他心里,苦着呢。

第26章万万没想到

后来,薛志林给孙子觅得良妻。

颜可莘落落大方,性格活泼,人机灵鬼点子也多,一点也不像林晚晚心机深沉、满肚子坏水。

颜可莘薛楠祁小说全文,颜可莘薛楠祁无弹窗免费阅读

薛志林也是有私心的,他想让她带薛楠祁走出童年那段阴霾,但他也是真心喜欢可莘这孩子,所以加了马力促成这段姻缘。

薛志林也害怕乱点鸳鸯,误了两位年轻人。颜可莘喜欢薛楠祁是毋庸置疑的,可薛楠祁呢?

其实,薛楠祁表面对颜可莘冰冷厌恶,内心却也是喜欢的。薛志林虽然年纪大了,但眼睛还是好使。在他第一次将颜可莘领回家吃饭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薛楠祁看颜可莘的眼神与看他人不同。

他的眼里有光,有略微躲闪的腼腆和羞涩,像生活的主宰,而不再像被恨意裹挟的傀儡。

然而,薛志林这些年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明明喜欢,却非要把人折磨成这样?

难道这是,新时代的爱情观?年轻人都这么玩的吗?

薛志林老了,自然不懂,也就没再插手多管。婚姻是两个人的事,需要自己去磨合。只要他们不离婚,总有一天会明白,彼此都深爱着对方。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闹,竟闹出了人命。

秘书道:“老爷,地下凉,您还是到ᴶˢᴳ屋里去休息吧。”

薛志林叹息一声,苦道:“地上凉好啊,地上凉总比心里凉要好。我再陪陪孩子,这些年,他把一切痛苦都咽进肚子里,从不与我说,我这个做爷爷的,心疼啊。”

自薛楠祁父母死后,薛志林也没严厉要求自己这个孙子,只希望他每天都能快快乐乐的。

可薛楠祁自己却放不过自己,对自己百般严历,千般苛责。就算踩在刀刃上也要逼迫自己往金字塔顶端爬。

薛志林知道,他这是在懊恨自己当年没有能力保护爸妈、保护他的家。

一阵风过,杨槐树的花再次漫天飞舞起来,薛楠祁终于醒了。

“爷爷。”薛楠祁看到薛志林坐在地上,立马将爷爷扶了起来。

对秘书厉声道:“你怎么照看老爷的,怎么让老爷坐在了地上。”

“不怪他,是我自己愿意的。”薛志林颤颤巍巍在薛楠祁的搀扶下进了别墅大厅。

屋里的沙发又柔软又舒适。

薛志林看着墙上颜可莘的照片,泫然欲泣道:“是我害了可莘,我是罪人啊。”

“爷爷,不怪您,是我的错。”是他相信了眼睛,没有相信心。

他明明爱的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可在看到颜可莘的时候却暗生了情愫,他恨自己对当年小女孩的不忠,却又管不住自己的心。

婚姻三年来,他又何尝不是煎熬在无尽的自责、悔恨、纠结、痛苦里呢。

所以,他只有对颜可莘无止尽的折磨,才能让他稍微能够清醒一点,好受一点。

终归,是他,害了她!

爷爷看着薛楠祁痛苦的神色,将手里的酒瓶递给他,道:“想喝就喝吧,只是,喝了这瓶酒,我希望你能重新振作起来。”

良久,爷爷若有所思道,“若是可莘还活着,她也不会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的。”

若是可莘还活着?

薛楠祁心里重复着爷爷这句话,突然凄然一笑,道:“她死了,我亲眼看到她倒在血泊里。这么多年,我只要一闭上眼睛……”

“她不会原谅我的……连一句对不起我也没机会对她说。”薛楠祁说完仰头将酒瓶里剩下的白兰地灌下。

他痛不欲生的模样,令爷爷十分心疼,试探问道:“若她还活着呢?你会怎么办?”

“什么意思?”薛楠祁虽然又有了些醉意,但听到爷爷这样说,立即清醒过来,拽着爷爷的手问个清楚,“爷爷,你是说她活着对不对?对不对?”

第27章她要结婚了

薛志林沉默的叹着气,他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个消息告诉给薛楠祁。

爷爷的闪躲落进薛楠祁眼中,他立即掏出手机给李特助打电话,爷爷制止了他,长叹道:“别查了。可莘她……在法国。”

今天早上,薛志林在法国的老朋友给他打来电话说,他收到了陆之初的结婚请柬,而精美请柬上新娘的照片正是颜可莘。

薛志林以为是对方老眼昏花看错了眼,亲自叫对方拍下了请柬照片。可当他看到照片上那张熟悉的面孔时。

才终于相信,颜可莘还活着。

薛楠祁立即放下酒瓶起身要走,被爷爷拦下,“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她。”薛楠祁抑制不住的兴奋。

“别去。”爷爷喝道。

薛楠祁不解,问道:“为什么?”

爷爷无力的说道:“她要结婚了。”

“结婚?”薛楠祁怔住。

爷爷继续道:“既然她要结婚了,你又何必去打扰。你已经负了她了,就放过自己,也放过她吧。”

爷爷的眼里悄然藏了眼泪。当年是他的自私害得可莘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如果能重来,他只要颜可莘活着,活着就好。

现在看到她死而复生,重新过自己新的生活,对她,对薛楠祁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遗憾说得清,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画地为牢了。

爷爷悲戚道:“就当爷爷求你。放过她吧。”

“不,她是我薛楠祁的妻子,我不允许她嫁给任何人。”薛楠祁说完,拔腿离开。

薛志林望着薛楠祁匆匆离开的背影,摇头叹息,“到底是恩赐,也到底是劫啊!”

——

法国,巴黎。

这是一座集浪漫与温情于一身的神奇国度。

鲜花、香水、烛光、拥吻……

薛楠祁只是坐在飞机上想一想,颜可莘现在和陆之初在这样的地方,就浑身别扭不舒服,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拥有一台时光机。

终于,在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薛楠祁到了法国。李特助立即指出iPad上的地图显示对薛楠祁道:“查到了,陆之初的订婚仪式在这举行……”

——

夏季的普罗旺斯,永远拥有着让人羡煞不已的明媚天空。阳光随意泼洒在无垠的薰衣草田间,金黄的阳光瞬时间被蒙上了蓝紫的炫色。

薰衣草田间不远处是陆之初为颜可莘亲手筑建的城堡,白墙黄顶温馨至极。

陆之初是一名出色的建造设计师,很多人都劝他把这座精美绝伦的城堡拿去参与建筑设计比赛。一定会获奖无数。

可都被陆之初拒绝了。

他道:“这座城堡,我只为一人所建,也只想被她一人所见。”

对于陆之初而言,这座城堡就算再好,他也不想被全世界看到。有颜可莘认可,足以!

很多人说他傻,但他不在乎。

今天,他就要和他心爱的姑娘订婚了。二十几年,他的梦想终于实现。

薰衣草间,有一条青石板路,是陆之初年初亲手为颜可莘铺的,一共99块。每一块石板周围都盛开着小小的白色花蕊,也都是他亲手种的。

他愿亲手为她做一切,只愿她平安喜乐。

当颜可莘穿着洁白的纱裙,头上虽只随意装扮着几支乡间野花,一路走来,却足以惊艳在场所有人。

宛若画中仙子,误入凡间。

陆之初站在99步之外的亭台上,激动地看着颜可莘一步一步迈向自己……

被金黄镶嵌的蓝紫,闪耀着仙境般的光辉,散播开来。映射在颜可莘的脸上、身上。像花仙子一般徐徐走来。

他们全程注视着彼此,虽相顾无言,但所有的浓情蜜意都揉进了眼神里,羡煞旁人。

1步,2步……98步。咔,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横亘在两人之间。

“薛楠祁。”陆之初诧异。

第28章真疼

当薛楠祁亲眼看到颜可莘还活着的时候,简直开心得快要晕过去了,不过很快,喜悦便被酸楚、悲痛、愤怒取代。

薛楠祁没有理陆之初,而是直接去牵颜可莘的手,激动道:“可莘,跟我走,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允许你嫁给别人,绝不。”

男人长得帅气逼人,语气也是霸道逼人。

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颜可莘明显被眼前的男人给吓住,挣扎着抽开手,却怎么也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