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黄奕玥卜尧墨 的主人公是黄奕玥卜尧墨,是作者黄奕玥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景情并茂,深深地能打动人心,黄奕玥卜尧墨的简介是:我曾经的幻想中过很多次,我和卜尧墨的恋爱该是以什么好不公开。但怎莫都是我不该是现在这一种。我盯着手机屏幕上,两年前和卜尧墨同进同出酒店的照片,瞬间浑身发软。使得黄景翊只是碰了我一下,我就一拔退后了好几步。差点没摔倒了时,身后伸来一双手将我顺势扶住——是卜家的管家:“二小姐,卜先生请您过去一趟。

《黄奕玥卜尧墨》十分精彩章节你好,秦先生

我那一次美好幻想过很多次,我和卜尧墨的恋爱该是以有什么公开。

但怎么都是我不该是现在这一种。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两年前和卜尧墨牵手逛街酒店的照片,瞬间双腿发软。

甚至连黄景翊只是碰了我一下,我就连带向后退了好几步。

险些摔倒了时,身后伸来一双手将我稳稳扶住——

是卜家的管家:“二小姐,卜先生请您过去一趟。”

卜尧墨也知道这件事了吗?

根本来不及理会,我囫囵应了声,脚步零乱地往卜家大院走。

走出宅门,卜尧墨静静站立坐在那,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两年前我和他的照片。

进出酒店的、接吻时的、牵手的,甚至还另外一张车的照片——

虽然什么都没拍到了,但想也很清楚当时我们车里干什么。

我脚步一滞,随即僵在原地。

是谁拍的?对方是跟踪我还是潜进来卜尧墨而拍下的那些照片?

为啥两年前对方不把这些照片发出,而是现在才发?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我脑海里冒出无数问题。

可才刚来不及突然开口问,沉默中忽地传来卜尧墨冰冷的嗓音。

“不是你吗?”

我沉浸在回忆中在自己的思绪里,第一时间并没听清:“什么?”

但卜尧墨没再重复,只用黑沉的眼死死地盯着我。

几秒后,我再次思维到他说了什么,心一下就没了底。

“你觉着是我做的?”

我无法置信的又看了看他,在可以确定他是真的怀疑我然后,我的手决不可压制的开始发颤:“我为什么要这么大做?我能得到有什么好处?”

卜尧墨地靠沙发背,双手交抱放在身前。

而他冰寒一样地神情半分变为:“你想为了公开,又并不想回冰岛,一箭双雕。”

好一个一箭双雕。

我况且不出一句辩驳的话。

因为卜尧墨认为这件事是我做的,哪怕我找不到幕后黑手带到他面前,他也只会觉得我在做戏。

茶几上那些照片里的我有有多爱卜尧墨,现在的我就有多想赶回他。

“好,是我做的……”我点头,忍住火烫的泪意颤声问,“那你现在还想怎摸做?”

卜尧墨讥讽之意不明地看了我一眼,而后大模大样的站回身:“你回去吧!。”

说完他就走回了卧房。

只剩我站在原地,盯着这些照片,舍不得得像被直接撕裂。

许久,我弯下身,选了一张我和卜尧墨贴得最近的照片收走——

恋爱三年,我和他连一张合照都是没有。

看着远处照片上的男人,我禁不住伸出手捏了捏。

同时,我的泪一滴滴砸落。

走向宅门时,管家喝住了我:“二小姐,今晚您我还是待在卜家吧。”

我叹了口气,幕后黑手还到底是谁,我这个关头还带到卜家,难保绝对不会被再次大作文章。

但离开卜家,我也不想回自己家。

想也该很清楚那个家里会怎莫真诚对待我。

我还能去哪儿?

我站在大院外、巷子里,望着头顶四方的天,忽然间都有点怀念在冰岛的日子。

再说哪我也是陷入绝境,在那里我还能自在些。

听到这儿,我再打开手机犹豫了很久,我还是订了赶回的机票。

或许我远远离开北京……是所有人都想的。

眼眶又一次轻微发热,我忙仰首忍回来,然后拦了辆计程车前往机场。

北京不能不能直达车冰岛,要先到莫斯科再转机。

最近一班去莫斯科的航班在五个小时后,我坐在那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内,心道还不知道下一次再回北京会是什么好时候了。

也肯定我依旧不回去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的响过来。

出乎意料之外我预料的,打来的人居然是我妈。

我想她一定是要骂我。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接起,才刚便开口,就听那边我妈恶狠的声音:“黄奕玥,家里到底是有什么真对不起你的?你非要这么大带累家里?!”

我听得一头雾水:“我又没事吧?”

“你另外脸问我?”我妈语气非常怒火,“你勾引谁不好去勾引卜尧墨?最后你被他甩,现在他要收购1所有的黄氏,你感激不尽了?!”

第8章

卜尧墨要大量收购黄氏?为啥?

就只不过他我以为这些照片是我找人拍了然后再发过去的?

心一下像坠入冰窖,我再听不见耳边我妈嘟嘟囔囔的咒骂声,满脑子只剩下几个小时前卜尧墨看我时那意味不知情的一眼。

那个这是他打算做的……

不是对外界解释,也不是什么压下舆论。

只是用大量收购黄氏的手段,让大部分想妄议他的人都可不敢开口!

可黄家是祖父绝大部分的心血,祖父最初是卜老太爷的学生,卜尧墨咋能这么无情?

我来得及再和我妈说一句话,急急忙忙结束通话后忙不迭打给了卜尧墨。

一声、两声……被结束通话。

我咬住牙,手止不住地抖了起来,再一次拨下来。

家里虽然没人对我好,可我不能不能眼睁睁看着远处家族企业毕竟我而落没。

这次机械嘟声响了八下,卜尧墨终于接起。

“小叔!都是我的错……我听你的话,我回冰岛,我也在机场了,求你饶过黄氏……有什么好错我都这个可以一个人承担,求你……”

我急不可耐,语速极快,听完后来巳经还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而卜尧墨始终沉默不语。

在我说着后好几秒,才听他淡凉嗓音:“收购合同我巳经回到黄家,你也用不着再走了。”7

这句话那绝对是是给黄家判了死刑。

我靠坐长椅上混身森冷:“为么?那些个照片也不是我拍的……小叔,你完全相信我好不好?真有并非我,我……”

话没说完,卜尧墨制止了我。

而他这一次说起的话,让我再次脑袋空白。

他说:“我很清楚又不是你,照片是月歌让人发出去的。”

我眼前一阵眼前一黑:“……你不知道什么?”

卜尧墨的语气却就没半点起伏:“她羡慕你住到卜家,所以才才那样的话做。我早把她交给家里,也能够原谅了她。”

“再说你,以后没什么大事就不要再次出现在卜家了。”

我有些喘不动气了。

我掐紧手心,努力消化着卜尧墨说的每一个字。

但我还是想不明白了:“既然你明白了事情是她做的,为什么不的要对黄家放过?”

卜尧墨淡声继续问:“我什么东西时候不是说过低价卖黄氏,是毕竟这件事?”

“商业场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黄氏来到今天这一步是执掌大权人的无能导致的,黄奕玥,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一说完,他很不客气地挂掉了。

只剩冰冷的嘟声像重锤一次次往我心上砸。

这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好像在远远离开我,鲜艳的色彩也在转瞬间转成黑白。

我你是不是被全世界遗弃了?

意识失神时,再一次传来的手机铃声将我一下拉了回来现实。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