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就连季落冬也没理他,同样在侧耳倾听。

李晟不信谢与能考上京大,在他看来,谢与就是笃定他要出省读书没办法亲自去确认,所以故意那么说的。

王峡也是为了息事宁人。

小白脸一个。

正好这时,有同学出声,“不太好吧,李晟,这家酒店的餐厅可不便宜,人均都要三四百了,我们这一桌估计都得将近五千……不能让你破费太多啊。”

李晟愣了下。

这么贵?

他来之前没查过价格,还以为就是人均一两百呢。

不过话都放出去了,李晟脸色微僵,“没事,都是小钱。”

“一桌上万我也不是没吃过,不像某些人,听说一个月生活费才五百块,不知道要多少个月才能攒下这一桌的钱。”

他直勾勾盯着谢与那边。

谁不知道他在说谢与。

平常在学校里,李晟就表现的不喜欢谢与,没想到,毕业后,更是格外轻蔑鄙夷的姿态。

就有人悄悄动了心思,看看朴素得没有一点儿装饰、连衣服都格外简约的谢与,又看看一身名牌的李晟。

“是啊,还是我们晟哥厉害,家里开公司的。”

“晟哥出手阔绰啊!等你毕业了,是不是就要继承家里的公司,当大老板了?”

“某些人确实几辈子都比不上。”

李晟被捧高兴了,扬起下巴,“那是肯定的,等你们毕业了,欢迎来我们公司投递简历啊。”

不过拍马屁的人还是少数。

大部分都是刚从校园出来的年轻学生,看不惯李晟这副做派,暗地里撇嘴鄙夷。

郁惊画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郁惊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大结局

季落冬就翻了个白眼,嗤声骂道,“傻逼。”

正说着,包厢门被推开,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笑,“你们好,我是酒店经理,请问这边是要结账是吗?”

李晟都炫耀半天了。

结果谢与和喻婳没一个抬头看他的,两人还凑在一起说着什么,互相笑起来。

他有些意兴阑珊,觉得自已又被忽视了。

听到经理的话,李晟忍着肉疼,将自已的卡拿了出来。

佯装镇定,“对,刷卡吧。”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经理温温和和笑着,拒绝了。

“这位先生,不用刷卡。”

“今天这一餐,不需要付钱。”

众人震惊又不解。

李晟脱口而出,“有人付过了?”

谁要抢了他的风头?

经理看了他一眼,笑意微深,“没有人付钱。”

迎着众人困惑的视线,经理微微侧身,向另一边的餐桌示意。

“我们老板在这儿聚餐,怎么好意思收钱呢?”

“???”

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那名经理的手势而动。

就在这时。

谢与漫不经心地站起身,“吃完了,走吧。”

喻婳点点头。

不等她伸手,挂在椅背上的链条包就被谢与拿了过去,挂在自已肩膀上。

空出的手,被青年牢牢握住,还是最亲密的十指相扣。

季落冬也跟着起身,和喻婳一起对众人打了声招呼,“先走了,拜拜。”

他们三人穿过无数视线,走过经理身边。

酒店经理恭敬低头,“九爷慢走。”

直到三人走出了包厢好一会儿。

才有人小心翼翼问道,“谢与……是你们老板吗?”

酒店经理和善浅笑,“是的。”

哐当一声。

李晟颓然地往后坐时,不小心带倒了椅子,整个人跌落在厚实地毯上。

怎么会。

谢与他怎么会是这家连锁酒店的老板!

这明明是世家的——世家!他姓谢!

他是主支!

李晟想起了谢与刚来附中的第一天,三班那个世家旁支就喊他一声九哥。

但后来,谢与一直表现得格外低调,吃食堂体育课跑圈,没有一点儿世家子弟的骄矜姿态。

于是,他们就觉得。

谢与应该也就是极受冷落的旁支。

若非如此,他怎么会安安静静待在附中,怎么会一直没有大学读,怎么会——

谢与怎么会是世家主支呢!

要是早知道,他才不会这样做……

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

看着李晟茫茫然坐在地上、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样子,周围人悄无声息离他远了一些。

王峡摇摇头,起身离开了。

-

包厢里的事,已经离开的人就不清楚了。

季落冬虽然心里不太情愿,还是知道不打扰喻婳谈恋爱,先走一步。

酒店距离喻家不远。

两人在街边慢慢走着,权当饭后消食。

“所以,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进京大读书啊?”喻婳好奇询问。

八月中旬,下午的天气还有些炎热,尤其是今天这种阳光格外明媚的时候。

谢与背着小巧的链条包,一手牵着人,一手撑开遮阳伞。

闻言,他侧头看了眼身旁的小姑娘,眉眼舒展含笑。

“不想我去?”

喻婳连忙否认,“没有,只是觉得,会不会浪费你的时间。”

“陪着你,为什么是浪费时间?”谢与轻笑,语调有些低缓。

“还记得我说,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应该是我老婆吗?”

“婳婳,说不定在别的时空,你真的是我老婆。”

喻婳抿着唇笑,撒娇般拖长了尾音,“知道了知道了,你还要说多少遍?”

谢与喉间滚出一声低哑轻笑。

“我只是想说——看到你,我总觉得还太迟了些。”

想永远陪着她。

陪着她慢慢长大。

所以,连一点儿时间都不舍得错过。

喻婳停住脚步。

遮阳伞投下阴影,将明媚日光阻隔在伞外。

她踮起脚,软唇嫣红娇艳。

轻轻在青年脸颊上碰了碰。

浅色眼眸直视着他,格外认真。

“不迟。”

“谢与,只要我们在一起,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迟。”

爱你这件事。

从没有迟到。

第194章 「养崽崽」我儿子?

“好,老师再见。”

看着电脑屏幕上,辜涟那边断开了网络连接,喻婳也关了电脑,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看了眼,笑道,“婳婳,回家了?”

喻婳点头,“周五了,先走啦。”

她背着包脚步轻快,下了宿舍楼,往校门口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了停在同一个位置上的黑色商务车。

喻婳扬起笑,靠近时,看到半开的车窗,没急着拉开,而是俯身看了进去,“谢与……”

话音未落。

她和一个白白软软的小团子对上了视线。

那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孩子,眼睛乌溜溜又大又圆,笑起来时,脸颊侧边还有一个浅浅的梨涡。

他坐在谢与怀中,不知道为什么,眼尾有些泛红,像是刚哭了一场。

难道是谢家亲戚的孩子,让谢与帮着带一天吗?

不过,是不是找错人了。

谢与那是能带孩子的样子吗?

喻婳还在想着,就见那原本安安静静坐在谢与腿上的小团子猛地蹦跶起来,扭着身体,啪叽趴到了车门上。

嗓门嘹亮又清脆,“妈妈!”

“……?”

十分钟后。

喻婳看着拿住饼干乖乖咬着、眼睛忽闪忽闪的小团子。

陷入了一阵沉默。

“真的是……我们的孩子?”

谢与揉了揉眉心,长睫垂敛,无奈道,“应该没错。他昨天突然出现在我的卧室,查监控也看不到任何异常,就是凭空出现的。”

“他还知道很多事,虽然很多细节有误差,但……”

小团子哼哼唧唧抬头,瞪着眼睛认真道,“我没说错,爸爸就是这么和我说的!”

谢与没理他,只是看着喻婳,低声道,“说来奇怪,我看着他,确实感觉有一些亲近。”

喻婳点了点头。

她凝眸看着白团子,试探性的伸手。

细白手指还停滞在半空中,小孩儿就万分熟练地靠近了,用自已软嘟嘟的脸颊蹭了蹭她的手指。

伸手要抱。

“妈妈,你不抱团团了吗?”

喻婳也有和谢与一样的感觉,看到他,就觉得莫名的亲近。

“你叫团团?”

小孩儿身体很软,也很沉,带着股很淡的暖香。他体温高,依偎进怀中时,像是抱了一块自发热的暖宝宝。

手指上还有一点儿饼干碎屑。

谢与怕他抹到喻婳身上,只能抽了张湿巾,任命地抓住他的小手,仔仔细细擦干净了。

白团子明显习以为常,大喇喇伸着手让谢与擦。

听到喻婳的问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