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那景煜江可是带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不仅丢了他自己的脸,还丢了景家的脸。

景母一脸气愤:“她竟敢玩弄煜江的感情。”

许含烟见她深信不疑,心底不由得意。

就算景煜江和许琴轩结婚是真的,在长辈这里没有一个好印象,迟早要崩。

另一边。

许琴轩坐到自己位置上,不久,景煜江也到了。

景煜江在她身旁落座:“抱歉,久等了。”

许琴轩:“没事的。”

很快,拍卖会开始,一开始拍卖的是一件清朝的如意。

许琴轩对这些拍品不感兴趣,不由将目光投向了景煜江身上。

他不管在哪里,气质都是那么的沉稳。

忽然他转头,两人四目相对,薄唇轻启:“有什么感兴趣的吗?”

许琴轩刚要摇头,就见台上拍卖的物品换成了一个簪子。

这个簪子通体碧玉,是难得的暖玉。

“五十万!”

许琴轩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双炙热的手握住,举起了牌子。

转头对上景煜江深邃的视线:“想拍就拍。”

下一刻,一个声音响起:“一百万。”

许琴轩看过去,是一个气质很好的夫人。

随后,她收回视线,在景煜江的鼓励下,开口:“壹佰伍拾万。”

许琴轩温修铭精彩小说赏析全文 许琴轩温修铭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对方也毫不犹豫叫价。

价格不断往上涨,只是叫了几个回合后,许琴轩便阻止了还要叫价景煜江。

“别了,这玉簪和那位夫人更合适。”

景煜江望着她披散开来,如同丝绸的发丝,眼神一暗。

心中思索一瞬,还是没再喊价。

玉簪的最终得主是那位夫人。

忽然,景煜江侧头,颇有些神秘:“你知道刚才和你竞拍的是谁吗?”

在许琴轩疑惑的视线中,景煜江说:“是你婆婆。”

第二十九章

许琴轩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婆婆是什么意思。

等到反应过来,一股热气蔓延上脖子。

景煜江转眸,就见到她血红的耳根,明知故问:“怎么了?”

许琴轩转头,故作冷静看着他:“你刚才认出来了,怎么还……”

故意抬价?

毕竟刚才景煜江一直在竞拍。

景煜江忽然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

另一边,许含烟见到两人竞拍的场面,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景母肯定是听了她的话,不喜欢许琴轩这个儿媳妇,才会故意和她竞拍。

她得意的拨通记者的电话:“我这里有个料,你肯定感兴趣。”

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拍卖会结束。

大家散场。

许琴轩和景煜江也离开了。

要走时,许琴轩的裙摆卡在了座椅上,正要弯腰,却见景煜江已经先一步弯下腰。

“谢谢。”

许琴轩看着他,露出了一抹真心的笑容。

两人并排离开。

走到门口时,许含烟又阴魂不散的跑上来:“姐姐,景哥哥。”

许琴轩见到她喊景煜江的时候,撩着头发,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

可惜,景煜江并没应,看起来有些滑稽。

许含烟也发现了,有些尴尬,敛了敛神,又阴阳怪气说:“景哥哥,你也真是的,刚才为什么让姐姐和景伯母竞拍?这样姐姐岂不是还没见婆婆,就将自己的婆婆得罪了彻底。”

许琴轩这才知道许含烟是来幸灾乐祸的。

她看向景煜江,眉头紧蹙。

对呀,为什么景煜江明知道是他母亲,还任由她竞价?

对面,许含烟见状,心中得意。

就在这时,拍卖会的经理突然跑了上来:“景总!”

三人疑惑的看过去。

经理气喘吁吁的停在景煜江面前,手上还端着一个盒子。

许含烟打量着他:“经理,你怎么来了?”

经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喘匀了气,将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碧玉的簪子。

许琴轩疑惑:“这是?”

经理开口,顺势递出了盒子:“这是景夫人转送给你。”

许琴轩愣愣的接过盒子,看着这个簪子。

她转身看向景煜江:“这是不是太贵重了。”

景煜江却勾了勾唇,语气不由柔和:“既然是给你的,就收下吧。”

“不可能!”

正当许琴轩犹豫之际,许含烟尖锐刺耳的声音传进了她耳朵里。

震得她耳膜微痛。

转头看向许含烟,满脸的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景伯母怎么可能会向你示好?!”

许琴轩蹙眉,不由猜想,是不是许含烟背着她动了什么手脚。

只是她还没说话,就听头顶响起景煜江冰冷的声音:“我的妻子,我母亲自然欢迎。”

一股威压从他周身蔓延开来。

许含烟瞪大了眼看着景煜江,不愿意相信,景煜江是真的在维护许琴轩。

许琴轩连修铭哥都得不到,怎么可能得到了景煜江的喜欢。

“走吧。”

景煜江揽着许琴轩的肩膀,转身离去。

许含烟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娇小的女人被高大的男人身躯包裹,看起来十分般配。

她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的扭曲。

“许琴轩,就算景煜江喜欢你,可没有哪个男人不会介意自己是备胎的。”

而刚好,许琴轩在婚礼当天换了新郎。

当天晚上,一条热搜上了云城热搜:“云城女主播许琴轩婚礼当天新郎逃婚,嫁入豪门梦碎!”

第三十章

彼时,景煜江和许琴轩回到了车上。

许琴轩正想着刚才的时候,忽然,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循声望过去,是景煜江的手机。

景煜江接起。

原本许琴轩没想关注,可那内容却飘进了她的耳朵里:“景总,许小姐被逃婚的事情上热搜了,我已经将帖子发了一份给您。”

许琴轩脸色一变。

景煜江转头,对上她疑惑的视线,启唇对电话里的人说:“先将热搜降下去。”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点开帖子,顺手将手机递到了许琴轩面前。

许琴轩也自然的接过,“云城女主播许琴轩婚礼当天新郎逃婚,嫁入豪门梦碎!”的帖子就映入眼帘。

帖子配图是婚礼上的照片,许琴轩穿着婚纱在台上,却没有新郎,看起来黯然伤神。

而新郎温修铭的照片也被贴了出来。

帖子里说,温修铭是温氏集团的总裁,年少有为,并且和许含烟是青梅竹马,还有婚约在身,

之所以逃婚,是没有被心机女迷惑,最终奔赴真爱。

吃瓜群众纷纷议论。

“年少有为不是重点,重点是温氏集团的总裁好帅呀。”

“最重要的是深情耶,和许含烟最般配了,青梅竹马,听说许含烟是白富美,他们真般配。”

“没想到许琴轩这么心机,毁人姻缘,十恶不赦。”

“我听说云城电视台是出了名的严格,怎么会有这种主持人,强烈要求开除!”

“……”

网上评论众说纷纭。

许琴轩还翻到了有人还翻出了许含烟在温修铭逃婚那天的朋友圈,证明了温修铭就是和她在一起。

她冷笑,一个八卦记者怎么可能拿到许含烟的朋友圈截图,这张照片明显就是许含烟给的。

她的智商明显下降了。

过了一晚,热搜很快就被压了下去,可还是又如同春笋般,冒了出来。

许琴轩一回到房间,忽然就接到了温修铭的电话。

他一贯许柔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语气担忧:“琴轩,你没事吧?”

不等许琴轩说话,又听到温修铭自顾自地说:“你不用担心,网上那些不实的言论,只要我出面澄清,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许琴轩听了他的话,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气愤,冷冷地刺激:“难道你逃婚不是事实吗?”

温修铭被堵得说不出一句话,半晌,声音涩哑:“琴轩,你真的没可能原谅我了吗?”

“嘟嘟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温修铭满脸失落的将手机放下。

虽然如此,挂断电话后,却还是拿出了手机,拟文想要澄清。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修铭哥。”

温修铭推开门,竟然是许含烟,他脸色顿时沉下来:“你来做什么?”

许含烟笑着上前,手里还提着刚买的东西:“我刚在拍卖行买了个礼物,特意来送给你。”

她停在温修铭面前,把东西递给他,就撇见了他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我只把许含烟当成妹妹……”

许含烟心中一沉,这是要给许琴轩澄清吗?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