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后脚程铮便过来了。

洛安颜看了眼住了许久的病房,床头柜上一抹白。

那是她留给程川隽的最后一句话。

“从此无心爱凉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程川隽,你我各自安好。

洛安颜走出病房,关上门。

楼外阳光刺眼,洛安颜沉默的跟在程铮身后。

停车场,程铮打开车门,示意洛安颜快些上车。

可是洛安颜却是没有动作。

她只是站在离程铮五步远的地方,疑惑的看着他。

“依依,怎么了……”

“我……认识你?”

一句话,程铮愣住。

两人四目相对,一个震愕,一个疑惑。

“你……不记得我了?!”

程铮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连嗓子都在哽塞。

他知道脑萎缩到了最后会一点点忘记曾经的一切,却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洛安颜竟然忘记了他!

关上车门,程铮走上前揉了揉额角,放缓了声线。

“我叫程铮,是你……很好的朋友。我今天是来接你离开的。”

程川隽洛安颜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程川隽洛安颜》_程川隽洛安颜全文阅读

“程铮……”

洛安颜轻念着他的名字,歪了歪头笑道:“我叫洛安颜。”

一瞬间,程铮好像被拉回两人的第一面。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介绍自己。

只是如今……

程铮看着洛安颜,眼中闪过抹悲痛。

“你还记得程川隽么?”

听到这个名字,洛安颜愣了下,脸上的笑霎时褪尽。

“你认识他?”

一句反问,程铮就明白了。

果然,洛安颜怎么都不会忘记程川隽。

那个男人在她心中,从来都是重要的!

程铮想着,自嘲的笑了笑。

“我……”

“洛安颜!”

程川隽的声音猛然在停车场响起,打断了程铮的话。

他看着打不走过来,面色沉怒的男人,上前一步挡在了洛安颜和他之间。

“程川隽,你想做什么?!”

程川隽没有理他,目光上上下下将洛安颜打量了个遍,见她什么事都没有才松了口气。

他脚下不稳的晃了晃,忍耐住心口的阵痛。

天知道他刚刚在病房没见到洛安颜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还好看到了洛安颜留下的话,他才知道她是想要离开。

深吸一口气,程川隽哑声道:“依依,回来。”

第三十九章 你不许忘了我

洛安颜没有动作,只是看着程川隽。

她不记得程铮,但是要离开医院,离开程川隽的念头却是半分没有减少。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我离开?”

“依依,别闹了,你的病情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留院治疗。”

“可是我不想。”

“你知道脑萎缩患者治疗到后期会怎么样么?我接受不了那样的我自己,我宁可去死,也不想变成那个样子。程川隽,你让我走吧,行么!?”

洛安颜字字恳切,也戳的程川隽喉管生疼。

“我知道,我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放我走呢?程川隽,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可你做的这一切只是在折磨我,你其实根本不爱我,只是在报复我吧?!”

洛安颜看着程川隽,声声质问像是把刀来来回回的插进他的心口。

折磨……

程川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明明是爱她的啊!

“过来,依依。”

程川隽不再劝什么,只是让洛安颜回到他身边。

洛安颜没有动作。

程铮站在两人之间,听着两人的对话。

“依依不想留在医院,你为什么就不能顺着她呢?”

“你知道什么?!程铮,这次依依没事我不和你计较,你如果再敢背着我想要带走她,我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程家!”

程川隽冷冷的横了程铮一眼,便拉过洛安颜的手朝着医院大楼走去。

程铮看着这一幕,心中喟叹。

风月入我相思局,怎堪相思未相许。

他这一场爱情,从开始到结束从来都是一厢情愿。

洛安颜和程川隽,除却生死,程铮想不到有什么能将两人相隔。

执拗如此,怎么就不懂,但凡辛苦,便是强求呢?!

……

洛安颜从来就知道她拗不过程川隽,所以才想着背着他离开。

如今被他抓到,她也逃不了。

两人沉默的回到病房,一切还是洛安颜离开时的样子,只要摆在床头柜上的那张纸不见了。

“……你先待着,我去叫医生过来。”

程川隽关上病房门的那一刻,像是抽离了全身的力气。

靠着墙站了好久,他才堪堪回过神来。

洛安颜还在,他没有弄丢她!

程铮过来时,看到的就是程川隽劫后余生般的神情。

本来徘徊在嘴边的责难突然没了说出的机会。

他拧了拧眉,走上前道:“你怎么样?”

“你还来干什么?”

“依依把我忘了。”

闻言,程川隽半阖的眼猛然睁开,不敢置信的看着程铮。

而程铮也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的心中烦躁。

他也没想到,洛安颜第一个忘记的人会是他自己!

“怎么……这么快?”

程川隽低声呢喃着,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程铮。

甚至他都不知道是怎么去的医生办公室,怎么让医生给洛安颜做的检查。

“患者病情确实在恶化,家属还是要多注意一些。除了一些药物之外,家属还是要多和患者聊一些以前的事情,刺激患者的大脑。”

医生的话响在耳旁,程川隽听得清楚。

“医生,她大概还能清醒多久?”

“……这个我们也不能确定,还是要看患者自己的意识。”

回病房的路上,程川隽脑中都是程铮告诉他洛安颜忘记他时的神情。

站在门口,透过玻璃看着那个躺在床上不知在想着什么的女人。

程川隽一时间竟然不敢推开门进去。

他真的怕,洛安颜等待他的那一句是“你是谁?”!

如果真的那样,程川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吱呀——!”

程川隽站在门口,和望过来的洛安颜四目相对。

两厢静默,洛安颜见程川隽没有说话的意思便收回了目光。

走上前,他坐在病床旁,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只化为一句肯定。

“依依,你不许依譁忘了我!”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我!

第四十章 就到这儿吧

程川隽无视洛安颜的躲避,将人抱进怀中。

他口中不断呢喃着那句话,听得人心口一滞。

安甜甜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关于程川隽的治疗方案,最后选择离开。

程川隽对洛安颜的爱情看清的晚,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炽烈。

洛安颜活着一天,他就不会选择手术。

他宁可自己死,也要陪在洛安颜身边啊!

自从这次逃走失败后,洛安颜就再也没动过离开的心思。

她每天像是个机器人一般,吃饭,吃药,睡觉……

无事可干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窝在床上,放空自己。

程川隽站在一旁看着洛安颜的状态,只觉得心中钝痛。

那天洛安颜的话还在耳边响着。

可如今程川隽却觉得,这不是对洛安颜的折磨,而是对他的折磨。

对于洛安颜的病情恶化,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还要日日提心吊胆怕有哪一天洛安颜将他忘了!

无力感和恐慌感包裹着程川隽,让他无处可逃。

深吸一口气,程川隽压下繁乱的思绪走进病房。

“依依,今天怎么样?”

他抬手抚上洛安颜的头,手指穿插过她的发丝,慢慢滑过。

可是就在手指离开发丝的那一刻,程川隽扬起的嘴角僵硬了起来。

甚至连指尖都发颤。

洛安颜的头发不知何时竟然白了大半!

僵硬的收回手,程川隽紧紧盯着那一抹白,眼前一片黑。

“程川隽,我爸妈来了。”

洛安颜推开了他走向门口。

程川隽闻言先是一愣,而后顺着她走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了一片空。

门口根本……没有人!

程川隽抓住洛安颜的手腕,声音低哑发颤。

“依依,你看清楚,那儿没有人,你爸妈没有来!”

程川隽紧抓着洛安颜的肩膀,轻晃着,想要她清醒过来。

洛安颜弋㦊愣愣的看着他,疑惑的看向门口。

好像……真的没有人啊!

洛安颜顿了顿,笑的比哭还要难看。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