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这对于姐夫来说,就是个举手之劳的事而已,你这都不能让他答应?”

乔乐嫣带了几分幸灾乐祸地道,“那你在他心中也太没地位了。

姜清言白了乔乐嫣一眼,“你行你上啊,求我干什么?”

乔乐嫣:“……”

“最近袁宏志没缠着你了吧?”姜清言问。

乔乐嫣哼了一声,“你不是有他微信,自己去问呗!”

姜清言警示道,“想让我帮忙就态度好一点,我不欠你的。”

乔乐嫣忍了忍,告知说,袁宏志还是会每天关心她给她发信息,但这几天没出现在她面前过。

看来是在接触项目一事,所以没分出身。

“对了,你刚说舅舅和舅妈最近什么事心情好?”姜清言想起来问。

乔乐嫣告知是谁给介绍了一个香料大单,做完这单,M·Q今年的营业额会翻一番。

姜清言听言心头却是一震,蓦地想起了程婉欣提过的大单。

之前外公敲打了舅舅,她这几天又一直陪着外公在湖省,一时便忘了这茬。

该不会就是程家的那个单吧!

姜清言急得从座位中站了起来,对乔乐嫣道:“你的事晚点再说,我去找下舅舅。”

说完,姜清言找到了舅舅乔国盛。

他这会儿正和霍家的亲戚在侃侃而谈,神情里带着几分春风得意。

姜清言跟亲戚说了声抱歉,把舅舅拉到了一旁。

“时念,你这是干什么呢,拉拉扯扯,没有规矩。”乔国盛不悦。

姜清言问道,“最近是不是程家牵线,要帮你介绍一笔大生意?”

萧时宴姜清言小说主角叫什么 萧时宴姜清言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乔国盛一听便喜笑颜开,“怎么,你都听说啦!”

“老程还是够意思,还记得咱们家以前对他们不薄,这次他有朋友需要订单就正好给我牵了线。”

“是在洽谈中,还是合同已经签了?”姜清言急问。

“所有的条款都确定好了,约了明天签约。”

姜清言暗松了口气,“舅舅,这才几天时间,又是这么大一个单子,对方居然签得这么爽快,你就不怕这中间有猫腻吗?”

乔国盛有些不满地看着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能有什么猫腻?对方带着诚意来的,又和老程是朋友,合作自然谈得快。”

姜清言耐着性子道,“舅舅,我没有质疑你的意思。不过我前段时间看到新闻上有个人的情况跟你类似,后来交付货的时候,出了很大的变故,导致公司都倒闭了。”

乔国盛将信将疑,“还有这种事?”

“有。”姜清言笃定点头。

“舅舅,你等下让秘书将合同发一份给我,晚点我看看,分析一下?”

姜清言循循善诱,“M·Q我有股份,我肯定希望它好。合同给我看一眼又没损失,万一有问题能给你提出来,你要觉得我说得不对,完全可以不予理会啊。”

又劝说了一番,乔国盛终于同意了她的提议。

姜清言暂时性地放了心。

晚宴开始,虽说只有一些亲朋好友,可也满满当当坐了七八桌,草坪四处张灯结彩,桌上的菜肴美味丰盛。

霍元泽代表霍老夫人给众人致了谢,又让老夫人上台切了下蛋糕。

简单的仪式后,姜清言陪着霍奶奶坐在了餐桌边。

桌上同坐的除了霍父、萧时宴,还有霍家的几个长辈,霍奶奶还做主把舅舅一家人叫过来一起坐。

听霍父说,白依依有紧急工作处理,先行离开。

姜清言觉得有些奇怪,白依依特意跑来,不是在霍奶奶面前刷存在感的么,怎么饭都没吃就走了?

席间,有不少人过来给霍奶奶敬酒致词,萧时宴都替奶奶喝了下去。

“哟,砚辞,你可得少喝点酒呀!”

在萧时宴又喝了一杯后,覃淑红带着几分嗔怪地出了声。

“你和念念结婚都有一年多时间了,玩也应该玩够了,要开始把生孩子的事提上日程了吧!”

“所以提前把这酒戒一戒,好好备孕。亲家公,你说呢?”

覃淑红还问起了霍元泽。

霍元泽瞟了眼姜清言,冷肃道:“我怎么听说,他们要离婚?”

这话一出,在坐的几人顿时鸦雀无声。

第117章偷亲

姜清言感觉有点尴尬。

离婚一事,她并不怕被外人知道。

不过今天是奶奶生日的高兴日子,她不想破坏大家的心情。

而且舅舅和舅妈一直是反对的,她也不想多生枝节。

加上几小时前,她还一脸无所谓地怼了霍父。

说自己马上就会和萧时宴离婚,结果转头自己的舅妈就开始了催生。

落在霍父眼里,她算是虚伪了吧。

“爸,我不是告诉了您,那是姜清言念闹脾气随口说的?”

姜清言还没开口,萧时宴波澜不惊地出了声。

“人家小两口闹矛盾你做长辈的不劝和,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霍老夫人也责备了一句。

“奶奶,我……”

“念念,别理会他,他就是这讨人嫌的性子。”

霍奶奶阻止了姜清言想说的话。

到底是自己的亲妈怼的,霍元泽也没再出声,只是脸色变得没那么好看。

“舅妈,我们还年轻,生孩子的事还没计划。”萧时宴又对覃淑红道。

经历了刚刚的小风波,场面仍旧有点尴尬,但覃淑红从来就不怕尴尬。

“以前没有计划,现在可以计划上啊!砚辞,你也有二十七了吧,不算年轻啦。”

萧时宴的视线在姜清言的小脸上停留了一下,波澜不惊地说:“这种事交由念念做决定。”

覃淑红:“我们念念这么爱你,只要你有意愿,她自然是会想生的……”

“舅妈,今天是奶奶生日,主角是她老人家,您可以不提这些喧宾夺主么?”姜清言忍不住提醒道。

“什么喧宾夺主,”覃淑红自以为是地道,“舅妈这也是替霍老夫人着想,老夫人肯定想抱曾孙啊。”

闻言,霍老夫人笑着回道:“念念嫁给砚辞也不是来传宗接代的,我不着急,这种事随缘就好。”

对此,覃淑红也不好再说下去。

而姜清言的心里暖乎乎了,奶奶真是太好了。

宴席后,众人陆续散去。

覃淑红在离开前,特意把姜清言拖到了一边问,“你公公怎么无缘无故地说你们要离婚,他在哪儿听的?”

姜清言说:“我告诉的他。”

“你!”舅妈气得一噎,“你是嫌上次还没气够我们,又想拿这事折腾?”

舅妈要较起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了,会再找奶奶也不一定,姜清言只得耐着性子哄慰道:“好了好了,就当是我闹脾气,你们赶紧回去吧!”

许是她爱萧时宴的形象太深入人心,舅妈倒没多怀疑,警告了她两句,正好乔乐嫣走了过来,她才离开。

乔乐嫣则对姜清言扬了下手机,示意等她消息。

把人送走后,姜清言发现萧时宴在前边等着她。

“舅妈没为难你吧?”萧时宴问。

姜清言道,“只要有外公在,无论什么事她都为难不了我。”

“对了,上次你说有个朋友在巴黎,对学院这些也熟,乔乐嫣让你把对方推给她。”

萧时宴倒是没有多问,直接找出联系人给对方打起了电话。

正好奶奶在那边叫她,姜清言便走去了霍奶奶身边。

“今晚你和砚辞就别回去了,在这儿住下。”霍老夫人拉着姜清言的手道,“念念,你昨天答应了要陪奶奶的,今天可不能再食言了吧?”

“怎么会呢,只要奶奶不嫌烦,我以后也会经常来看奶奶的。”

反正就一晚上,姜清言无所谓住哪儿,以后来看奶奶也是真心话。

但奶奶不爱听,还带着几分了然地问道:“下午砚辞爸是不是又为难你了?奶奶知道你不是不懂礼数的人,逼急了才拿话堵他。”

怎么办,霍奶奶这么懂她信她,她都舍不得奶奶了。

姜清言道:“也算不上为难,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霍奶奶没再多问,让姜清言陪她到了卧室。

章妈从保险柜里取出个盒子,递给霍奶奶后,离开了卧室。

霍奶奶将盒子打开,拿出了一条项链,项链是白金质地,而吊坠是看上去水头很好,做工精致精美的祖母绿玉石。

“念念,这个我本来想要你和砚辞的婚礼上,亲自为你戴上。可惜……”

霍奶奶没有往下说了,将项链递给姜清言,“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