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她干净的好似一尘不染,那只手缓缓朝他伸来:“阿川,我来接你回家。”

“好。”

他松了眉眼,任由鲜血从嘴里溢出,困难万分的吐出两个字。

“回家。”

这次,我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第16章

热,好热。

整个人好像被扔进火堆里翻烤,热的裴初岁满头大汗,心口也憋闷异常。

费力掀开千斤重的眼皮,裴初岁的视线再次能够清晰视物的时候,她脑子还处在宕机的状态。

看着从窗外泄进来的日头光,她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困惑。

【阴曹地府也有太阳?】

“养好你的身体,珍珍没你这么容易生病。”

不等她得出个所以然来,就听一道熟悉的男声自头顶落下,带着一股难言的愠怒。

裴初岁怔在原地,呆呆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齐司?!

她不是死了,怎么还会看到齐司?

“你那是什么表情?”

齐司微微蹙眉,像是极其不悦她看到自己的神情。

“别忘了我们半年前签的替身合同,你想在娱乐圈大火捞钱,就给我好好学习珍珍的一举一动。”

“你现在是她的替身,而她永远不会用这种眼神看我,明白了吗?”

甜爆款小说裴初岁齐司-裴初岁齐司免费在线阅读

“什……什么?”

裴初岁强逼着自己清醒,昏昏沉沉的脑袋像是发烧遗留的后遗症……

等等!

发烧?替身合同?还有齐司刚刚说的那番话——

她这是回到当年被系统逼着攻略齐司的时候了?

所以,她没死?她是重开了?

裴初岁脑子急速翻滚,想起系统,她抓住希望,无声在心里咆哮——

【狗统这是怎么回事儿?】

【不是,你玩我呢?你开始可没告诉我攻略失败还得重开!】

【你别装死!起来说话?】

【狗统!狗统!狗统!你不讲武德!你缺了大德了!】

……

裴初岁暴躁的在心里呼喊着系统。

她甚至用上了毕生所学的怼人话术,可是那平常话最多的系统这次却像是消失了一样,杳无音讯。

在第二十次呼唤系统无果后,裴初岁被迫接受了两个事实——

一是她的的确确重开了,且好死不死的重开到她和齐司签订契约之后。

二则是一直跟着她的狗系统没了,换而言之,她现在自由了!

“裴初岁,你耳聋不成?我跟你说话,你听不见?”

齐司一连被人无视,一张脸都要落到泥里了。

裴初岁被他喊的烦闷,抬头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没了之情的婉转含情和小心谨慎,这一眼涵盖着上辈子的恩怨,和那几乎要堆积成山的恨。

“我是答应你做林珍珍的替身,但是替身的方式有很多种,脸替、身替、性格替还有全身替,你那合同上又没说要哪种。”

“陆总你是商人,《琵琶行》里那句‘商人重利轻别离’学过没?你给的价钱就够付个脸替的,要多的,那没有。”

上辈子要不是为了保命,她至于在他身边委曲求全,为了那以攻略为名的所谓‘爱’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小伏低,给自己的亲姐姐当替身?

就算之后她确实没管住自己的心越了雷池,肖想了不该肖想的东西,可就凭这男人对她做的那些事儿,她就不可能再当舔狗。

俗话说的好,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这一世没了系统的干扰,她才不要重蹈覆辙。

齐司这样的渣男,就活该和林珍珍一生锁死,白头到老,省得祸害社会上优秀的女孩子。

第17章

“你在说什么疯话?”

齐司眉头拧的更深,看另类一样看着她。

认识裴初岁至今,她在他面前从来都是得体谨慎,尽可能的在讨他欢心,她这态度,是不想被捧红,不想在娱乐圈捞钱了?

她一个拜金女,会舍得?

“看我干什么?我说错了?”

裴初岁心间冷笑,被子下的五指不动声色的拧成一团。

没有人生来就是大冤种。

上辈子攻略这男人不成反倒对他心动,落得那么个凄惨的下场,她已经觉得很丢脸,现在合同既然已经签了,她违约就得赔钱,那她只能摆烂。

最好摆到齐司忍无可忍,反正违约是不可能违约的。

他要是受不了他就提,到时候他不仅得赔她违约金,她还能得到自由,这不比小心翼翼爱一个男人,爱到最后连命都没有来的强?

“裴初岁!”

齐司怒了,一张矜贵的俊脸黑的能滴出墨来。

从来高高在上的陆公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下过面子,还是一个需要依附他而赚钱的拜金女。

他看她就是不知好歹,恃宠而骄!

不给她尝尝苦头,她是不会长记性的。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有本事你别后悔。”

“门在那边,陆总好走不送。”

裴初岁别开脸,还好心给他指了个方向。

‘啪!’

门被无情甩上。

裴初岁嫌晦气,愣没多看齐司一眼。

可是,那颗心还是猛然瑟缩了一下。

出乎意料的反应,大概是上辈子遗留的本能反应,疼的裴初岁眉头都拧成了一团。

她红着眼眶,仰起头无声低嘲:“裴初岁,出息。”

……

一连七天,裴初岁再没去找过齐司。

陆氏集团总裁办——

助理第三次战战兢兢的捧着一份合同进来,屋里的冷气比零下的冬天还渗人。

这样的氛围,已经持续了七天。

这七天,陆氏集团的人可谓是活在水深火热里,痛不欲生,唯恐一个不注意就惹恼了老板。

“这做的是什么东西!”

才递上去的合同,下一秒就砸到了助理脚边。

“要他们用猪脑子好好想想,这东西能交给客户?”

“这是第几份了?他们拿着那份高薪就得做该做的事儿,做不了就给我滚!”

“总裁您别生气。”

助理吓得满头冷汗,躬身捡起文件正要说话,就见一个男人推着玻璃门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全然没被这屋里的低气压影响到。

“这是怎么回事儿?”

来人是齐司从小玩到大的好友富廉。

一身花花绿绿的衬衣,打扮的跟只花孔雀似得。

看到屋内脸色各异的两人,他无声将视线挪到齐司办公桌的左上角。

那里一连空了七天,他忍不住叹气。

“不是吧,你怎么惹那小替身了?她今天又没给你送饭啊?”

自打半年前裴初岁和齐司签订契约后,只要齐司上班,这桌上到了点必然会多出一个保温盒,可是齐司从来不吃。

有一次被富廉撞见,他尝了一口便再难忘记那个美味的味道,有事没事就来齐司这儿来蹭口饭。

只是,距离他上次吃到裴初岁的饭,已经是七天前的事情了。

自从裴初岁断了这每天的爱心便当后,齐司办公室的低气压也没再消下去过。

不知道这两人在闹些什么。

齐司皱眉扫了那空荡荡的桌角一眼,不屑讥讽:“她早该对自己的厨艺有点自知之明,让她当珍珍替身都是抬举她。”

第18章

富廉耸着肩没吱声,视线再度从齐司那张阴云密布的脸上扫过,什么都没说,抿唇讪讪出了办公室。

他走后,助理也被赶了出来。

门口,助理抱着手机哭丧着脸,记下了刚刚富廉在里头说的话,得到启发,果断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响铃三声那边电话被接通时。

传过来的人声还是慵懒沙哑着的,听声音,像是还没睡醒——

“喂?哪位?”

助理平复了下心情,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开口:“林小姐您好,我是陆总的助理,我们陆总今天应酬喝的有点多中午什么东西都没吃,能不能请您送一份午餐过来?”

这句话扔出口,就跟石沉大海了一样,电话那头足足安静了数秒有余。

助理皱着眉,正要再开口,就听电话那边,裴初岁平静的反问:“他那么有钱,要吃什么没有?还是说我从前做的他都有吃?”

“他那种大老板我可伺候不了,你告诉他,我和他签订的是替身契约不是卖身契,想要人做饭,不知道请保姆?”

‘啪嗒’。

电话被挂断。

助理捧着手机,眉宇都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还是之前那个裴初岁吗?

她会和总裁说这样的话?

“她说什么?”

身后,齐司冷冰冰的声音如同鬼魅的呓语。

助理身子一颤,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总,总裁……”

“她让我去找保姆?”

齐司冰凉的尾音轻轻上挑。

不知道是助理的通话声音开的太大还是齐司耳朵太好,他拉开办公室的门出来时,正好把裴初岁最后那句话听进耳朵里。

甚至连她语气里的不耐烦都听得一清二楚。

“很好!”

他没在管一旁的助理,咬牙切齿着,扯出了一抹残忍的笑。

“裴初岁!真是好极了!”

……

电话那头,裴初岁放了电话后,也没了睡意。

想起电话里助理的语气和字句,她就觉得可笑。

真把她当舔狗了不成?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叹了口气,她扔下手机正想再睡个回笼觉,手机又有电话进来。

来电提醒是她公司的经纪人兼闺蜜——赵澜。

“别睡了,起来,接到活了。”

电话那头,赵澜的声音正气十足。

裴初岁打开免提慢慢听着。

说是一个网剧的导演之前刷到了她在舞台上唱歌的一个视频,觉得她的形象很符合他们剧中的女配,问她有没有兴趣去试戏,赵澜给她接了,安排她下午过去。

裴初岁这会儿还才进娱乐圈,在齐司的力捧下,才过半年就跻身三线明星的圈子。

上辈子,她总是不肯出远门拍戏。

那时候为了保命攻略齐司,她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恨不得掰成二十六个小时用,吻戏亲密戏也从来不接,就怕齐司不开心。

因此还不止一次上过热搜,说吻戏都请替身,被骂的体无完肤。

那时候齐司做了什么?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