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最近很受欢迎的 秦南穗裴妄 的小说还在火一般更新完中,本书字是 裴妄南穗 ,是比较热门书籍作者秦南穗所写的,此书简单明了,将两位主角的感情线请看的很精细入微。「外面的这些玫瑰花漂亮啊吗?喜不很喜欢?」【我咋觉着很怪的,陆盈盈前的的态度那是变相同意自己是长公主啊……很有种被戳穿又硬是强行洗白的感觉?】【我的确觉着裴小宝很不喜欢南穗啊,你们看,他一直粘着南穗,像不像严母教育熊儿子?】但这几个弹幕也于事无补,毕竟全网都在静静的等待明天的盛世好戏。静静的等待我怎莫被「打扫」。

《我和影帝有对龙凤胎》不精彩章节试读

「外面的那些个玫瑰花比较漂亮吗?喜不不喜欢?」

【我怎摸总觉得奇怪啊的,陆盈盈之前的态度是明摆相信自己是长公主啊……莫明被戳破又再次洗白的感觉?】

【我还真感觉裴小宝很比较喜欢南穗啊,你们看,他一直黏人南穗,像不像严母教育熊儿子?】

但这几个弹幕都无济于事,况且全网都在等待明天的盛世好戏。

静静的等待我怎莫被「打扫」。

在等待真正的的秦家长公主不曾露面。

陆盈盈更是焦急得一夜没睡,在我隔壁试了一夜的衣服,还立刻启程开车回来买口红。

我还听见她断的地在练习自我介绍:「长姐,您好!我是您六叔的女儿,是您的亲堂妹。」

这也难怪我还未不断地地鼻塞。

阿嚏——

我吸吸鼻子,戴上耳机,睡。

第二天一早,全剧组就出发到达来到了南湾庄园。

百闻不如一见,极为盛大奢侈豪华的庄园,传闻是秦先生当年为爱妻豪掷数十亿打造的。

简单而言,应该是我爸那个大师级恋爱脑为我妈建的。

弹幕所有都是一连串的【 wǒ cā 】,在可以说的震撼身边,这两个字最能表达出心情。

陆盈盈走在最前头,等到了庄园门口,就看见成车的路易十四玫瑰被运进去。

她喝住佣人问,才得知,这些个玫瑰是影帝裴妄让人陆运过去的,带回去今天来的一个人。

10

弹幕激动不已:

【当然是裴影帝送给盈盈!我怎莫觉着真肯定没戏呢?】

【裴影帝都和长公主起诉离婚了,和盈盈表白啊也正常吗呀,嫁娶自由。】

【盈盈和小宝另外血缘关系呢,绝对能照顾好小宝的,好说妄盈这对!】

陆盈盈脸上一闪而逝一丝羞答答,对镜头道:

「大家别不要瞎猜了,阿妄哥哥可是都是和我一起长大,但以前不过是我姐夫……感情今天的事情要随缘分,我,不会愿意耐心的等待。」

反正李依依会这么多大胆却不是诧异——

在外界传闻中,我和裴妄是是没有完全没有感情的,是是因为孩子才黯然结婚的话走流程。

她从她爸爸那里,听了的估计都是我和裴妄打人、不和的事。

她想尽方法讨好卖乖裴妄的妈妈,在小宝面前刷好感,为的那是想嫁进裴家。

有个男嘉宾忽的出声道:「哎,南穗人呢?到这里就没看见她了。」

弹幕哈哈一笑:

【逗死,南穗都不见了,有没吓得跑了啊?】

【她昨天也不是还很狂妄吗?到了就怂了,她认为跑得掉吗?】

【我嘞南穗咋死!盈盈快带了长姐一起收拾好她!】

此时,庄园偏门不出来一个人,正是秦家六叔。

陆盈盈迎上去:「爸,又一次刚到家了!我好想念家乡啊!」

秦年华却激动地道:「长公主确实是上次到,你接触她还没有?」

陆盈盈惊讶:「啊?也没啊,我们一直在门口,没看到长姐呀?」

「怎摸会?她还未才进门。」

秦年华不解,旋即异常严肃道:「总之长公主好象心情可能不太好,现在在偏厅,你还在慢慢吞吞什么?还不快到里面!」

陆盈盈立玄答应下来,又对导演和嘉宾们道:「你们去客厅我先,随便是吃喝玩……」

可当他们要进去,却被佣人截住:「陆小姐,长公主吩咐道了,您和这些人不能不能到里面,在门口等吧。」

导演组和嘉宾们一开始极为希冀,捧了陆盈盈一整天,可是现在却不许到里面,顿时不感激不尽地看向陆盈盈。

陆盈盈僵了一瞬,立即抹去眼泪道:「当然是我长姐搞错了,她这些位置的人防备心重,我这就出来跟她说,让她招待你们。」

11

她又对一名嘉宾道:「你帮下忙去找一下南穗,待会儿我长姐知道小宝被打,绝对要找南穗算账的,另外裴影帝也要找她。」

秦年华在边上听得一怔:「南穗?这个名字怎末跟长公主一样?」

陆盈盈却摆手:「啊呀爸,肯定是同音字而己,是我们剧组一个不长眼的女演员。我先出来找长姐,别让长姐等急了。」

跟她说着就提着裙子进了庄园。

秦年华觉着不对,拉过一名导演问了问这两天发生的事,又一看剧组的录像,只总觉得眼前一黑——

这、这不就是大皇子本人?!!

秦年华平时绝不会打听一下娱乐节目和八卦,他哪里明白了,他这不肯的女儿,竞然捅出了这样的话太玄的娄子!

他想追进去拉住陆盈盈,可惜庄园的门已经关上门,顶阶安保,他展翅也难飞到里面。

陆盈盈心怀忐忑紧张激动的心情走进了庄园。

目之所及,也是她可望不可及的样子。

她巳经在想象,要是她今天一举能够得到了长姐的比较喜欢,又能得到和裴影帝在一起的机会,那她岂不是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陆盈盈被佣人留在了偏厅。

我背对着门坐着,隐约听见她走从里面出来,用昨晚练了一夜的自我介绍,语气悄悄地奉承话:

「长姐,您好!我是秦年华的女儿,我叫陆盈盈!我也仰慕您很久了,很机缘凑巧见您……」

等她说罢,我才不紧不慢转过了身。

陆盈盈看见我的脸,接着一愣:「咋、怎摸是你!」

她看看吧四周,没注意到其他人,复又勃然大怒:「南穗,你这个 jiàn rén ,你你竟敢随便是溜进南湾庄园?你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地方,你信不信我让你死在这里?」

我清楚陆盈盈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么生气。

不过她有说白的「秦家人」血统,让她十分得意之色,在我面前一直是优越感十足。

上次她那种卑微的语气说话的被我听到,她总觉得很丢面子。

他知道这里就没摄像机,她就不装了。

可她真不知道的是——我今早跟总导演另沟通交流过,庄园里装了摄像头。

现在全网都能见到她的粗俗言语。

12

弹幕沸腾起来,都被陆盈盈说的话震惊了!

【这是我熟悉的那个盈盈?不可能被附身了吧?】

【看陆盈盈这杀鸡吓猴的样子,我好象明白了什么……】

【陆盈盈是傻吗?南穗的身份她还看不不出来吗?她到底是是有多普信啊?】

只是可惜这里能看见弹幕了,陆盈盈自然全然不知。

她还在颐气指使指指我:「你马上给我滚回去!佣人呢,把这样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女人给我抓起来!」

当然没有佣人会听她的。

我挑了挑眉,抓起裙摆:「你确认要我走?那你可别追不出来。」

陆盈盈见我那样说,更是气得不行啊:「佣人呢?保镖!把那个 jiàn rén 捉住啊!」

我不她,施施然走入偏厅。

陆盈盈正想抓个佣人问,就见另一侧走出一个穿着貂皮、端庄高贵的美丽女人。

佣人立玄恭敬垂首:「夫人。」

是秦夫人,长公主的母亲!

陆盈盈像是可以找到告了状的人,立刻下来一通自我介绍。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