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秒怂了她有些躲闪不太敢看他,“什,什么?”

看她胆子小跟什么一样,却在男人说话之前,吻上了他的唇。

陆景南都被她弄的愣了一下,随后揽紧了她的腰。

公司楼下,张京正一边玩手机一边等陆景南。

听到关车门的声音,张京很有职业素养的放下手机,回头喊了一声,“陆......陆少。”

张京着实是有些震惊了,不是陆少的这嘴唇,一看就有些过分红艳了,比这更显眼的是陆少脖颈上的一枚吻痕。

陆景南刚坐好一抬头,对上张京的视线,带着警告,“看什么?”

“没,没没。”

张京去开车了。

陆景南才想起什么,他侧身在车内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脖子,随后跟张京说,“停车。”

张京刚上路呢,闻言赶紧靠边停下来,听见陆景南说了一句,“等下。”

柳小念觉得回家也没事,就在送走陆景南之后打开电脑,她暂时没有收到好的剧本,她们毕竟是小公司,知名的编剧早就有固定的合作公司了,想做精品短时间内还真难选到好的本子。

柳小念就打算在各大小说网站看看畅销榜,这样找的概率还大一点。

她刚点开一本,听见身后有动静,她的视线还在小说页面上,还没抬眼去看来人是谁。

手腕一被拽住,不用去看了,他都知道是谁了。

“干,干嘛。”

柳小念就直接被陆景南从公司拽进了车里。

陆景南才不跟她说那么多,跟张京吩咐,“开车。”

柳小念捧着手机,皱眉看着突然发疯的男人,“你,不是,有事吗?”

陆景南点了点他的脖子。

陆景南柳小念(陆景南柳小念txt)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景南柳小念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景南柳小念txt)

柳小念还以为怎么了,凑过去,闹了个大脸红。

的确是没控制住,可是他控制不住的时候不是更多吗?

怎么了,他就一颗,她有时候好多颗呢,她今天上班还偷偷用遮瑕遮了呢。

随后还算是淡定,“怎,么。”

“避免媒体乱写。”

“啊?”

柳小念不明白,那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然后她就听陆景南说,“让他们把你写进去。”

柳小念瞬间就怂了,赶紧摆手,“不,不.......”

她还是个透明小编剧呢,她可不想曝光在媒体之下。

赶紧跟张京说,“我,下车。”

张京从内后视镜看了柳小念一眼,给了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陆少不发话,他吃了几个胆子,他敢停车。

第218章 你晚上睡沙发吧

柳小念就扭头去看一旁的男人,杏眸瞪着他,“我不。”

她不去,就算要公开也不是这样去吧,那要被媒体写成什么样子了。

那也太尴尬了。

陆景南没理,他靠在车座上,一副闲散的样子。

甚至还搂着柳小念的腰,把她揽进怀里,深沉的眸盯着她,“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柳小念瞪他,“我......”

陆景南的眼神突然有些凶,“你什么你?”

柳小念还真被他噎了一下,但是她现在胆子可没有那么小了,少吓她,于是回怼他,“我脸,要,你不要。”

陆景南伸手就掐柳小念的脸颊,娇弱的女人,他都没有怎么用力,她就疼的皱了眉。

陆景南看着觉得好玩,心里就更想欺负她了,“我是在跟你商量?”

柳小念:“.......”

不是,是通知。

柳小念盯着陆景南一会,脑瓜里想了又想,收拾他来了一句,“分,床睡。”

“好怕。”

他就这样搂着她,又哪有丁点害怕的样子了。

果然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这个独断专行的男人。

柳小念在心里气的叉腰了,实在是太可恶了。

车停在酒店门前,柳小念下车的时候把衣领提起来挡住了大半张脸,她已经做好了决定,她是一句媒体记者的问题也不会回答的。

至于脸,反正她也不是娱乐圈里的人,一个透明的小编剧罢了,她又不是什么貌美女明星,就一双眼睛,随便媒体们写去吧。

柳小念还特地一手搂着陆景南的腰,反正她跟紧在他身边,那些记者也不会太为难她。

然后等她下车,却哪有什么记者,她一路顺畅的跟陆景南进了包厢。

柳小念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陆景南逗了。

只是她还来不及捶他两拳,就看到包厢里已经坐着的柳心生和慕晚晚了。

慕晚晚看到她就是不屑的一笑。

有人过来邀请,请陆景南坐主位,看向陆景南身旁的柳小念,问了一句,“这位是?”

陆景南介绍的那么自然,“我太太。”

那人先是惊了一下,陆景南身旁一直都没见出现过哪个女人,只听说在他车祸出事后有一位冲喜的前妻,后来康复后就已经离了。

如今却称柳小念为妻子,再看陆景南脖颈的吻痕,这可是清冷禁欲的陆少,如今却带着吻痕出门了,都带出来秀恩爱了,可见是心尖上的人儿了。

在场的那位不是人精,都站起来跟柳小念打招呼,那夸奖的话是一句又一句。

听说柳小念是编剧,现在自己开个小公司以后,更是不少给出了合作意向。

陆景南没管,他有坏心思,他等着柳小念求他呢。

不然晚上还要跟他分房睡,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女人。

可是没有想到,柳小念竟然微笑着拒绝了合作,她自然而然的挽上陆景南的胳膊,“我的小,公司,有他,就行了。谢谢,各位。”

言下之意,什么合作不必跟她谈,真有意向,先过了陆景南这关。

不过有陆景南,的确是也不需要谁来抛橄榄枝,陆少本身就是最长的那根橄榄枝了,

陆景南见柳小念都这样说了,才发话,“诸位也不要太热情了,我第一回带她出来玩,吓坏了怎么办?”

也就只有陆少有这个魄力,这么大一个项目,涉及一座城市未来商业中心规划的事情,他说一个玩字。

这种跟政商合作的项目,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也一向是争的头破血流,不过陆景南看上的项目,无人可争也是事实。

毕竟今晚是来谈项目的,慕晚晚还算是安静,她几乎不怎么说话。

包厢门又被推开,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柳小念听称呼,才知道来的是秦朗逸的弟弟,秦家现在的掌权人秦迷,而跟他一起来的那位中年男人,是官方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而慕晚晚和柳心生,可以说也是秦迷的人。

看他们友好洽谈的样子,在场的都是人精,这风向一下子看着就变了。

谁都看出来了,看来今天要打破一个局面了,那就是陆少看上的项目,也有人可争了。

这几年,秦迷还真是解决了秦家内部的争端,拿稳了长秦集团,取代了他哥的位置。

柳小念看陆景南全程淡定的喝酒,她频频侧目。

趁着众人都在敬酒,柳小念侧头在陆景南耳边轻声说,“你还,有吗?”

她问陆景南还有后手吗?总不能自己的项目就让别人抢走了,这样的失败对陆景南来说是不应该存在的。

陆景南看了柳心生一眼,他又看着柳小念,“会喝酒吗?”

他把杯中的酒朝她递了递。

柳小念摇了摇头,让她喝两杯鸡尾酒还行,这个度数的,算了。

陆景南没说他还有没有后手,他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