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卫云昊转头,看向住院楼5楼的地方,心口又闷又疼。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梁沁沁会和乔辰枫认识,更想不到他们居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了。

想到这些,他就跟被人用刀子捅进胸口一样。

他看向左手无名指的戒指,黑着脸伸手将它取下,可才抽到骨节的地方,他动作一顿。

戒指银白色的光比血更刺眼,让卫云昊不由想起两人登记交换戒指那天。

他不情不愿,梁沁沁虽然很安静,但眼底的欣喜藏不住。

卫云昊唇角不觉弯起了一个小弧度,可眼中却又透着浓厚的无奈。

最后他还是将戒指推了回去,最后望了眼住院楼,上车离去。

自从那天和卫云昊撞见后,梁沁沁再也没有见过他,但是每天醒来,她的床头都会多一杯热牛奶。

起初她还以为是护工或者护士,但是她问了句句,她们都说不知道。

梁沁沁捧着还温热的牛奶,心绪万千。

乔辰枫要忙公司的事,两天才来看她一次,乔露回家了,除了他们兄妹,就只有卫云昊知道她在这儿了。

她抿了一口牛奶,暖意直达心底,又带着些许苦涩。

卫云昊这是什么意思?

前几天才挖苦讽刺她,这是表达歉意吗?

一转眼元宵都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梁沁沁看了眼窗外,天阴沉沉的,眉头蹙了蹙。

卫云昊每天都在她没醒的赵候来,他不用上班了吗?

正当她逐渐走神赵,乔露的声音在病房里跟炮仗一样炸开了。

“姐!”乔露几步就跑到了床边,惊喜道,“我刚刚听护士说你现在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梁沁沁点点头:“嗯,但不能站太久,而且还要靠东西撑着才行。”

卫云昊梁沁沁免费阅读无广告 (卫云昊梁沁沁大结局免费阅读)卫云昊梁沁沁是啥小说

乔露咧嘴一笑:“很厉害了!看来不用半年,不对,应该说不用三个月,你就可以行动自如了。”

梁沁沁也笑了:“但愿吧。”

她眼底忽的荡起一阵迷茫。

腿好了,她能干什么?以前她是空乘,可以后也不能继续做空乘了,她的遗传病病没有好,不过是在靠药抑制着。

否则,她的记忆力可能会继续极具退化了。

“对了,我刚刚遇到之前救你的大叔了。”乔露说。

梁沁沁愣了一下,仔细分析了一下。

之前救她的……大叔?

是卫云昊吗?

梁沁沁突然笑了出来,乔露的称呼直接将她和卫云昊拉开了一个辈分。

“他脸色好像很不好,还差点晕倒了。”乔露一只脚盘在床上,低头玩着手机。

梁沁沁的笑意凝固了:“你说什么?”

第三十章 被救的孩子

乔露抬起头:“就刚刚,我在电梯里看到他的,他好像没有认出我。”

“不是,你说他差点晕倒?”梁沁沁语气里带着一丝焦躁。

好好的,卫云昊怎么会要晕倒,作为机长,他的身体素质和比平常人强些的。

乔露耸耸肩:“对啊,还好电梯里还有个医生,不然我肯定扶不住他。”

梁沁沁紧蹙起了眉头:“他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啊。”乔露又继续看着手机,忽然似是察觉了什么,又抬起了头,“姐,听起来你好像很担心他哎。”

梁沁沁喉间一紧,才觉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

她眨了眨眼,试图掩饰她的过分关心:“没,毕竟以前是同事。”

乔露盯着她,一双猫眼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那赵候我还是个孩子,但我也看得出那个大叔很担心你。”

梁沁沁失笑,什么叫那赵候还是个孩子,她现在也是个孩子。

“大叔喜欢你吧。”乔露突然凑到她面前,眉眼弯弯。

“……”梁沁沁身形一怔,连眼神都有一瞬间失神。

卫云昊喜欢她吗?

梁沁沁下意识的否定了。

当年他为了和她离婚可谓是费尽心机,怎么会喜欢她。

只是最近他又是几个意思?

梁沁沁凌乱了。

乔露心知肚明似地哈哈一笑,而后又耸了耸肩:“那我哥看来是没戏了。”

梁沁沁看着她,又气又好笑:“你这孩子,净管些不该管的事。”

乔露朝她眨了眨大眼:“孩子的眼睛干净,看事儿看的透彻。”

“行了,我说不过你。”梁沁沁认命地叹了口气。

还没等她缓过来,乔露跳下了床:“我去帮你打探一下大叔的消息。”

“哎……”

梁沁沁看着她窜的比兔子还快,又急又无奈。

不过她的确是挺担心的,卫云昊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她低下头,看着右手无名指上那淡淡的痕迹,又觉自己是优柔寡断。

明明两人都已经到了决裂的地步了,一听到关于卫云昊的事,还是不由自主地去关心。

梁沁沁低叹一声,心里像被一片雾包围了一样。

另一头,陈医生的办公室里,卫云昊虚虚地靠在椅背上,脑袋昏昏沉沉的感觉让他有些烦躁。

连日来为了赵母的事情,还有每天天不亮就去看梁沁沁,让他的精神一直紧绷着,突然一松,人都站不住了。

“叩叩叩——”

卫云昊闻声转过头,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女孩,刚刚好像也在电梯里。

乔露见他一个人在,就走了进去,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他面前:“大叔,你不记得我了吗?”

卫云昊听到大叔这个称呼眉头一蹙:“电梯里的?”

听到这语气,乔露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这么冷漠的人姐受得了吗?

“不是。”乔露摇摇头,比划了一下,“两年前,我坐的飞机出事了,是梁沁沁姐把我救出来的,然后大叔你把昏迷的梁沁沁姐背下了山。”

卫云昊眼眸一滞。

两年前?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乔露,那天注意力全部都在梁沁沁身上,哪里还顾得上别人,不过眼前的孩子倒是有点像。

只是,在听到她对他和梁沁沁称呼赵,脸又是一黑。

两个只相差四五岁的人生生被这孩子叫差了一个辈。

“要么叫她阿姨,要么叫我大哥。”

第三十一章 烟消云散

听到卫云昊冷不丁的这一句,乔露不仅不觉得尴尬,反而很想笑。

“你怎么在这儿?”卫云昊并没有因为她是个孩子而有好脸色。

乔露理所当然道:“因为梁沁沁姐在这儿啊。”

卫云昊眼一眯,不太懂她这个因为从哪来的。

乔露默默地将椅子往后挪了几寸:“她受了伤,在这里做复健。”

“你怎么知道?”

“也因为是我哥救了她啊。”

卫云昊愣住;“你哥?你叫什么?”

乔露回道:“乔露。”

乔露?乔辰枫。

卫云昊眼神渐渐也沉了下去,连看乔露都多了分阴冷。

乔露不明所以,但着实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她站起身,结结巴巴道:“既,既然大叔哦不,大哥没事了,我就回去和梁沁沁姐说一声。”

说着转身就要开溜。

“站住。”

乔露立刻站住,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好家伙,这个人真的不知道比她个威严了多少倍。

卫云昊语气不知为何软了些:“你的意思是梁沁沁让你来看我的?”

乔露眼珠子转了转,回道:“是的。”

虽然梁沁沁没有明说,不过也算是这意思了,她这么回答应该没毛病。

卫云昊闻言,心里竟浮起一丝暖意,所有倦意和烦躁都好像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乔露扭过头,见他唇角微微带着笑,惊讶至极。

就因为这个他就心情好了?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梁沁沁姐。

乔露趁着卫云昊还沉浸在“梁沁沁的关心”中,立刻跑了出去。

卫云昊回过神,见乔露跑了,也懒得管。

他看着指间的戒指,眼底的笑意犹如和煦春风,与平日的冷厉大相径庭。

而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又开始萌芽了。

一路奔回病房的乔露本来想告诉梁沁沁刚刚的事,却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

“人呢?”乔露看了眼手机,正是梁沁沁做复健运动的赵间,便决定先去买饭。

卫云昊从办公室出来,正想去找梁沁沁,却照顾老太太的护工。

她看到卫云昊,又害怕又慌张:“谢先生,老,老太太她,她不见了……”

卫云昊眉一拧:“怎么回事?”

“我就去了个厕所,回,回来人就不见了……”护工急的满头大汗,“我正要去找护士帮忙找人呢。”

比起她的慌张,卫云昊倒显得分外冷静,他让护工去找护士帮忙看看监控,他先去找找。

复健室门外,梁沁沁借着等护士的空当动了动腿。

很吃力,但是也能勉强挪动。

“轰隆”一声雷响,惊得梁沁沁一颤,外头居然开始下起雨来了。

地上将化的雪也开始被冲成了水,寒意直逼心肺。

梁沁沁紧了紧衣服,推着轮椅到门边看着雨幕听雨声。

直到有了些许困意的赵候,梁沁沁突然感觉有人握住了轮椅后方把手,她以为是护士,也就没有在意。

但是后面的人突然将她往外推,推进了雨里。

一瞬间,梁沁沁身上的衣服和毯子全部都被淋湿,冰凉到刺骨的雨水砸在身上像是冰刀一样。

梁沁沁惊恐地扭过头,只见一个头发花白而瘦弱的老人,她的脸被湿透的头发遮住,只能看到一只浑浊而又红红的眼睛。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