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陪那些大腹便便长得又丑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奇怪癖好的男人,何不搭上眼前这个?

小清咬了咬唇。

她尝试伸出手,搭住眼前男人的肩膀,因羞耻,她垂下眼睑,弱弱道,“你弄疼我了。”

她和黎倾长得有几分像,这样垂着脸,逆来顺受的模样几乎和黎倾一模一样。

傅绍璟花了眼,死死抱着小清,掐住她的下巴,发泄内心的郁火,“说,我是谁!”

小清被这样疯狂的傅绍璟吓到,眼底泪光闪烁,“你……你是沈少爷。”

‘沈少爷’?

傅绍璟意识到不对。

黎倾从来不喊他沈少爷。

都是‘阿勋、阿勋’的叫他。

他摇了摇头,“不对。”

“你不是她,她都是叫我‘阿勋’的,你不是她。”

他说着,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将小清推开。

小清心底一慌,如果错过眼前这个男人,她遇到的下一个男人,又会是什么模样?

眼前这男人明显被女人所伤,被感情伤,证明他是个重情且痴情的人、

相比那些大腹便便又好色的男人,她不想错过傅绍璟。

在傅绍璟起身时,她猛地将他抱住,“阿勋!别走!”

她泪眼婆娑。

傅绍璟顿了顿,垂头看着小清。

她叫他阿勋。

傅绍璟黎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傅绍璟黎倾精选小说大结局阅读

小清自知机会难得,匆忙中,她闭上眼,踮起脚直接吻住他的唇。

她有些青涩。

贴着他的唇亲了一会,傅绍璟依然没有动作。

她缓缓停下来,睁开眼,望进男人那双毫无波动的黑眸里。

她莫名难堪,垂头想走。

男人忽然揽住她的腰,将她压在墙上,抬起她的下巴狠狠吻上她的唇。

第66章荒谬

黎倾第二天醒来,只见外面天光大亮。

她的高烧已经退了。

坐在床上懵了一瞬,她猛地拿起手机,发现已经十点半了。

她今天要上早班的,手机里有几个未接电话,其中两个是江小盼的,江小盼见她没接,给她发了短信。

问她是不是又发烧了,她已经帮她跟主任请了假,让她今天好好休息一下。

看到短信,黎倾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坐在床上,她忽然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想到傅绍璟,她看向房门,那张被她用来挡住门的椅子还在那儿。

她不知道傅绍璟昨晚是离开了还是还留在这儿。

她下床,搬开椅子,将门打开。

外面很安静。

她四周看了一圈,确定傅绍璟不在。

她昨晚整个人烧得很迷糊,根本不知道傅绍璟什么时候离开的。

她默了默,转身去洗手间。

洗漱完她下楼,给自己做了个早餐。

吃早餐时,她总想起昨晚傅绍璟离开时的模样,他似乎是生气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黎倾给苏城打了个电话。

但那边没有接。

忆起沈落雨崴伤的脚,她有些懊恼。

她昨晚不该那样。

但当时她已经烧得不轻,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

沈落雨不喜欢她,她也不指望沈落雨对她改观,但她好歹是傅绍璟的妹妹,她不想闹得太僵。

也不知道她的脚伤怎么样了。

黎倾不知道。

傅绍璟也几乎忘记了沈落雨脚崴伤的事情。

傅绍璟离开后,沈落雨委屈得哭了一场,哭过后自己打电话把家庭医生叫过来。

确实如黎倾所说,她的脚想好得快,是要吃一番苦头。

她把这番苦头迁到黎倾头上,心里对黎倾的厌恶和恨意又多了几分。

她第二天醒来给傅绍璟打电话,那端迟迟没有接通,她以为傅绍璟还在照顾黎倾,气得将手机砸在地上。

小清是被傅绍璟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男人,脸色恍然。

傅绍璟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与小清四目相对,小清满脸羞涩,迅速低下头。

傅绍璟瞳孔骤缩,猛地将怀中的女人推开,他冷冷盯着小清,目光又冷又戾,“你是谁?”

小清似是没想到傅绍璟会这般绝情,瞬间红了眼眶,“沈少这是想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吗?”

小清说着将被子掀开,露出床单中一块鲜红刺目的血渍。

傅绍璟死死盯着那块血渍,脸上闪过荒谬和难以置信。

小清一直垂着头,所以傅绍璟并没有注意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

昨晚傅绍璟醉得几乎人事不省,小清离开的时候,他确实揽住小清的腰重新吻住她,但俩人之间也仅限于那个激烈的吻。

床单上那块血渍,是小清为了让傅绍璟负责,自己割出的血。

傅绍璟努力回想,最后的记忆定格在他吻住小清的画面上。

他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和小清发生关系,但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他居高临下看着小清,“你要什么?”

小清只是哭。

傅绍璟不耐,“说话!再哭,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小清被吓了一跳,最后哆哆嗦嗦,“一、一百万……”

傅绍璟面无表情,写了张支票甩给小清,转身去了浴室,进浴室前,他给小清下了通牒,“滚出去!”

浴室里。

淋浴的水从头顶洒下来,傅绍璟闭着眼,想到昨晚他和小清接吻的画面,他狠狠拧起眉。

许久,他关掉淋浴,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浴室,给苏城拨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他。

-

望江别墅。

黎倾等了一天,傅绍璟都没有回来。

沈落雨的脚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他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

她在望江别墅枯坐了一天,第二天起来,黎倾做了早餐送去沈氏集团。

依然是苏城下来拿的。

黎倾说到做到,也给苏城带了一份早餐。

黎倾东西送到就走了,苏城想推拒只剩感激。

赶到医院,黎倾前脚刚进办公室,后脚江小盼就过来了,“怎么样阮医生?病好些了吗?”

黎倾笑,“好多了,还有,昨天谢谢你帮我请假。”

江小盼,“都是小意思,阮医生要是真想感谢我,就请我去吃饭吧!就附近新开的那家网红火锅。”

黎倾点头,“好,时间你挑。”

俩人边说着笑,忽然另一个护士匆忙跑过来,“阮医生,有紧急手术!”

黎倾脸上一变,立即穿上白大褂,和护士一起离开。

这场紧急手术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打球的时候不小心伤到脚,骨折了。

手术不算严重,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

家属都在外面守着,黎倾一出来就被围住。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黎倾微笑,“家属放心,病人没有大碍,这段时间先住院观察,等伤口稍微稳定下来,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

家属纷纷松了口气。

黎倾很忙,并没有注意到家属身后几个年轻小伙子。

几人看到黎倾,都在挤眉弄眼。

黎倾朝家属点了下头,便继续去忙其他工作。

一个下午下来,黎倾忙得晕头转向,快下班的时候才有时间回办公室喝口水。

下班时间一到,她和江小盼打了声招呼便离开。

回到望江别墅。

黎倾做了一桌子菜等傅绍璟回来,但男人依旧没回来。

黎倾想联系傅绍璟,但想到他两次强行想对她做的事情。

她就打不出这个电话。

她不知道傅绍璟怎么了。

也有点害怕面对那样的他。

犹豫再三,她还是没有拨出这个电话。

第二天将早餐送到沈氏集团,她回到医院上班。

拿着记录本,黎倾一个病房一个病房查房。

查到昨天那个骨折手术的男生病房,她在记录本上的‘徐遒’二字后面打了个勾。

病房里人不少。

除了家属,还有好几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

见到黎倾,几人不约而同露出激动的表情,然后戳了戳徐遒。

黎倾虽疑惑,但与病情无关的事情,她没有多问。

她走到徐遒面前,弯腰检查他的伤。

她待病人一向温和,“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黎倾眼睁睁看着徐遒的脸像蒸汽机一样,一点一点熟透,整张脸红得像颗番茄,“没没没……”

话没说完,他猛地抓起被子,一把将自己的脑袋薅住。

黎倾:……

第67章滚远点,别脏了我的地方,听懂了么?

那几个年轻小伙子看着躲进被子里的徐遒,倏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听到声音,徐遒从被子里钻出来,气急败坏,“不许笑!”

黎倾看着他通红的脸,‘噗嗤’一声笑起来。

徐遒似是没想到黎倾突然笑了,他朝黎倾看过来,结果刚和黎倾碰上视线,又立马用被子将脑袋薅住。

毕业多年,黎倾已经很久没遇见过这样纯情可爱的大男孩了。

她弯着眉眼,“没关系的,不用害羞,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都可以告诉我。”

被子里传来男生瓮瓮的声音,“没有不舒服。”

黎倾的手搭上被子,轻轻用力,将被子拿下来,“别闷着了,小心闷坏了。”

徐遒乖乖松开手,他的脸依旧很红。

黎倾很温柔,但她越温柔,他的脸就越红,目光也越闪躲。

黎倾只当他害羞,一番仔细盘问,确定他的伤势稳定,才结束查房。

黎倾背对着众人离开,所以并没有发现,从她转身那刻起,徐遒的视线就胶着在她身上。

门关上,隔绝了黎倾的声音。

一男生凑近徐遒,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房门的方向,“渍渍渍,这还没怎么呢,就像块望妻石似的望眼欲穿了!”

男生是徐遒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叫林泰。

徐遒瞪了林泰一眼,一言不发收回视线。

-

黎倾下班前,接到周律行的电话。

周律行:“下班了吗?今晚一起吃个饭。”

他突然约她,必是有事,黎倾没有拒绝,“好。”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