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黎念妤身子晃了晃,脸色瞬间惨白。

“去叫上府内医官,立刻跟我去摄政王府!”

雪夜长街,黎念妤策马奔驰,不消片刻便到了摄政王府。

她慌张下马,却踉跄着险些跪倒在地。

黎念妤咬牙站定,抬步便往王府里冲,只是刚到门口,她便骤然顿住身形。

王府院内,萧景渊跪倒在地,向来矜贵傲然的人此刻却眼眶红透,看着像要滴出血来!

白雪落满他的全身,可却盖不住躺在他怀中女人,身下溢满的那抹刺眼鲜红……

第3章

周雪落竟重伤至此!?

黎念妤一怔。

萧景渊怒然起身,拔出侍卫腰间配剑,直指她的心口!

‘噗嗤’一声。

剑尖没入黎念妤的胸膛,鲜血顺着剑刃滴落在地!

萧景渊眼里杀意翻腾jsg:“黎念妤,若不是有陛下护你,今日,我定要将军府满门陪葬!”

胸上伤口明明不深,可黎念妤却觉得心被捅了个对穿,痛意蚀骨。

以前,她习武磕破一点皮,萧景渊都会急的去太医署拿药,满眼心疼的替她敷上。

如今却能对她当胸一剑,眼也不眨。

萧景渊对上她几乎破碎的眸光,脑袋突然涌起一股针扎般的疼痛。

他抽剑转身,寒声吩咐。

(萧景渊黎念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景渊黎念妤)章节列表_笔趣阁

“从今日起,将军府的人不得踏足摄政王府半步!”

黎念妤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王府大门缓缓关上。

这一瞬,仿佛她与萧景渊的那十年,也随着这道关的闭门,轰然崩塌。

血,一滴滴落在地上,仿若点点红梅。

身后医官慌忙上前:“二姑娘,我先替你止血。”

黎念妤惨白着脸,涩声开口:“不必,这一剑,是我们欠他的。”

说完,她看向身后黎长铮的亲卫吴明:“我二哥被关在何处?”

“回二姑娘,在天牢。”

黎念妤心一震,天牢,是皇族关押死刑犯的地方。

她咬牙上马,全然不顾心口的伤,策马朝天牢赶去。

只是刚到天牢门口,便有看守将拦下。

“摄政王有令,将军府的人不得踏入天牢。”

黎念妤正要开口,却见天牢侧门中走出来两个狱吏。

“不愧是黎老将军的儿子,遭了这般酷刑也不认罪,命真硬啊!”

黎念妤整个人一抖,下意识就要往天牢里冲。

可面前倏然闪过寒光,看守瞬间拔刀以对。

其中一人好心提醒:“黎姑娘,摄政王下了令,擅闯天牢者,株连九族!”

这句话如当头棒喝,将黎念妤钉在了那里。

她盯着黑漆漆的天牢,眼圈立时泛红。

身后马蹄声起:“二姑娘!”

黎念妤转头,只见府邸管家慌张奔来,他趔趄着从马上滚下。

“二姑娘不好了,周姑娘她……死了!”

黎念妤脚下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周雪落死了,以萧景渊做事的狠辣程度,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胸口刺痛蔓延,黎念妤捂住胸口,声音急厉:“快,带我去摄政王府!”

“来不及了二姑娘!摄政王要将死去的周姑娘封作王妃,奉为亡妻,现已带着人浩浩荡荡朝丞相府去了!”

闻言,黎念妤眼前一阵阵发黑。

哪怕周雪落死了,萧景渊也要娶她进门,情深至此,那她二哥焉能有活路!

思及此处,黎念妤的脸色,简直比地上的雪还要白上三分。

身上的痛与心底的苦交织在一起,黎念妤只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

蓦的,她脑中闪过什么:“扶我上马,回府!”

黎家世代簪缨,圣上钦赐免死金牌,她要用那个保住二哥的命!

黎念妤好不容易才从父亲的书房中翻出那块免死金牌。

温润的边角深深嵌入掌心,黎念妤眸光颤动。

若是用了这法子,她和萧景渊,只能彻底走向决裂。

她闭了闭眼,架马从小路朝丞相府赶去。

小路昏暗逼仄,寒风吹来,如刀刮骨。

颠簸之中,黎念妤胸前的伤势越裂越深,血越流越多。

可二哥危在旦夕,她顾不上这些,只能咬着牙攥紧缰绳,策马往前。

路的尽头,隐约传来一阵乐声,黎念妤猛然抬头,咬牙冲了过去。

果不其然,是正从丞相府回程的萧景渊。

他穿着喜服策马缓行,正带着他认定的妻子归家。

黎念妤眼中悲恫,曾几何时,她以为终有一天,萧景渊也会这般来迎娶她。

可如今,他就站在她面前,却是和旁人生同衾死同穴,恩爱不疑。

黎念妤将眼中热泪逼退,策马拦在了萧景渊面前。

她强撑着翻身下马:“王爷,周姑娘一事臣女愿一力承担,恳求王爷对我二哥从轻发落!”

萧景渊眼里的冷意几欲化为实质。

“用你的命承担?你也配?”

“若不是本王大婚不宜见血,你二哥,今日必死无疑!”

黎念妤指甲掐进掌心,腰间金牌有如千斤重,她仰眸:“王爷与我二哥相交多年,该清楚我二哥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萧景渊垂眸看她:“我只知,黎长铮视妹如命。”

话毕,他一勒马绳,就准备绕开黎念妤。

马蹄抬起的那一瞬,黎念妤终于下定决心。

她抽出金牌,直直跪在萧景渊马前,神色决然。

“臣女斗胆,以免死金牌之名,求王爷放过我二哥!”

长街之上,瞬间落针可闻。

半晌,萧景渊冷冷笑开。

“好好好,不愧是将军府的人,果然深受圣上眷顾!”

黎念妤看着他眼底的讥嘲,呼吸都开始颤抖。

“免死金牌能赦一次,但还有无数个来日,只要本王找到机会,将军府,必亡!”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景渊,似乎不敢相信眼前人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马蹄高扬,带着风声重重从黎念妤耳边落下。

长街之上暗色无边。

她一袭白衣,胸膛染血,身后,是红妆十里,唢呐声声。

第4章

寒风凌冽,白雪如絮。

萧景渊迎亲的队伍已慢慢远去。

黎念妤不知何时,已经被泪水覆了满脸。

吴明上前将她搀扶:“二姑娘,咱们回府吧。”

黎念妤意识趋于模糊,却仍是将令牌塞进他手里。

“用这个去接我二哥出来,一定要快!”

话刚落音,她便直直朝后倒去。

“二姑娘!”

等她再醒来,就见黎长铮神情憔悴的坐在床边,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见她醒了,他赶紧俯身:“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黎念妤正要开口,目光却顿住。

她那爱整洁的二哥锁骨的里衣处,竟是鲜红一片。

她下意识朝那处伸手,黎长却倏然后退躲避。

见状,黎念妤顾不上胸口撕裂的伤,忍着疼附身上前拉开黎长铮的衣领。

血腥味萦绕鼻尖,只黎长铮露出的那一块肌肤上,就没有一处好肉!

黎念妤捏着他衣服的手都在颤:“哥……”

黎长铮握住她的手:“我在战场上什么伤没受过?这都是小伤,不疼的。”

他看着黎念妤通红的眼,又道:“你呢?你的伤口疼不疼?”

黎念妤瞬间泪如雨下,她哽声开口:“怎会……不疼。”

黎长铮一怔,随即沉沉叹息一声,他将人虚虚环住,轻轻拍着她的背。

一如当年,父兄死后,他独自带着妹妹长大的时候。

“我们姝宁长大了,也能救哥哥了,这是高兴的事,不该哭的。”

黎念妤抽动肩膀,再也忍不住恸哭出声。

如果不是为了替她向萧景渊讨个公道,二哥怎么会受这么严重伤?

要是留下病症,她怎么对得起故去的爹娘。

知道她是自责,黎长铮安抚的扶起黎念妤,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故意转移话头。

“姝宁,我听说那周雪落,死了?”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