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傅宴舟都懒得回答他这个问题。

  “二叔,一会儿有个你认识的客人要来。”

  傅景添说这话的时候刻意的看了一眼江知许。

  傅宴舟并没有把他这话当回事。

  直到人进来的那一刻,他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会是她?

  阴魂不散。

  江知许也怔住了,怎么都没想到傅景添口中所说的这位客人是姜堰。

  到底是傅宴舟没跟她说明白,还是她死缠烂打?

  她先跟家里的长辈问好,那规矩的模样,是很讨长辈们欢心的类型,为人处世很圆滑。

  开始顾素素确实是挺喜欢她的,可在知道她是傅宴舟的前女友后,对她的好印象瞬间消失。

  餐桌上,她温柔的冲姜堰道:“姜堰,还是要学会往前看,过去终究回不到现在,人这辈子没有回头路可走,你还年轻,别再做后悔之事。”

  顾素素的话意思明显,希望她别再纠缠傅宴舟。

  “阿姨,不争取一下,又怎么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可走。”

  姜堰的这番话让顾素素温柔的脸色沉了沉,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来。

  “争取也要看时机,不合适的时机只会让人身败名裂,不会讨得任何好处,阿姨很喜欢你,可不要糊涂。”

  顾素素的意思是,不要再败坏她在她心中仅存的一丝好印象。

  “阿姨……”

  “吃菜,这个鱼炖的不错,尝尝。”

  顾素素打断了姜堰的话,伸手给旁边的江知许夹菜:“儿媳妇,这个排骨也煮的不错,这大闸蟹让宴舟给你掰。”

江知许傅宴舟(江知许傅宴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江知许傅宴舟)无弹窗-笔趣阁

  这声儿媳妇让姜堰脸色难看了几分。

  顾素素就是故意当着她的面那么说的,江知许无意间看到姜堰的黑脸,她心情愉悦。

  傅宴舟也对她爱搭不理的,只有顾素素跟她说几句话,还全是怼她的。

  餐后,姜堰说要找傅宴舟单独聊聊。

  “傅景添,送你的客人离开。”

  傅宴舟没搭理姜堰的,直接让傅景添送她离开。

  姜堰顿时面子有些搁不住,但还是不死心的道:“就几句话而已。”

  江知许在旁边没说话,头一次见到她死缠烂打的样子,还以为她这样性格的人,能拿的起放的下。

  “走吧,姜小姐。”

  傅景添道。

  姜堰看着傅宴舟,眼里有着不舍。

  而傅宴舟却连正眼都没瞧她,眼里只有江知许。

  “宴舟……”

  “行了别厚脸皮了,我二叔已经结婚了,当着我二婶的面勾引我二叔,你脸皮是有多厚?别不把自己当人看。”

  旁边的傅景添忍不住开口道。

  这话震惊了姜堰,同时也震惊了江知许。

第96章 我才是你的白月光?

  没想到傅景添会对姜堰说这种话,原以为他们关系不错,所以才会带她来傅家,没想到对她这么不友好。

  “景添,你帮我劝劝你二叔,我真的有几句话对他说。”

  姜堰并没有在乎傅景添对她的出言不逊,眸光祈求的看着他,希望他能帮自己一把。

  “有什么话是当着我二婶的面不能说的?”

  “不是,我跟你二叔有几句私事要说。”

  “别厚脸皮,注意分寸。”

  看得出来傅景添的脸色已经很烦她了,可姜堰还是不看他的脸色,依旧坚持。

  傅景添不耐烦了,直接让人把她轰了出去,丝毫面子不给。

  旁边的傅宴舟没管傅景添的所作所为,眼里只有江知许。

  这个态度让江知许还是非常满意的,能当着她的面让他的白月光难堪,证明也是真的放下了。

  不然他怎么舍得。

  “我有几句话跟她说。”

  江知许对傅宴舟道。

  她口中所指的她,是姜堰。

  看得出来她不死心,她身为傅宴舟的妻子,希望她能好自为之,敢当着她的面要跟傅宴舟说悄悄话,那就是没把她放在眼里。

  “去吧。”

  傅宴舟并未阻止她。

  江知许离开前傅宴舟还交代她保护好自己,自卫很重要。

  这句话就表明,在必要的情况下,她可以动手防卫。

  江知许感受到了被在乎,脸上露出笑意,“不至于会动手。”

  她并不想用动手来解决事情,姜堰那样温和优雅的性子,应该也不至于会动手打人。

  江知许走出门,见到姜堰还在门口不愿意离开,那模样像是快哭了。

  见到江知许,她立马收回了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神变得怨恨起来。

  她觉得就是因为江知许,傅宴舟才会对她这么无情,如果没有她,傅二太太的位置就是自己的。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姜堰冷着脸问。

  “我不管你们以前有多恩爱,感情有多好,现在他是我的丈夫,你们之间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请遵守道德底线,别让你所受的家教成了笑话。”

  江知许说话还算客气,毕竟是傅宴舟的白月光,他们之间有过最美好的一段,她不想把她说的太难堪。

  “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跟傅宴舟的感情……”

  “我不管你们之前的感情如何,我只知道,傅宴舟是我的丈夫,别试图挽回,做好你姜家大小姐的身份,维持好大家闺秀该有的品行素质,第三者的标签不适合你,被贴上也不好听,丢自己的脸,更是给姜家抹黑,不是么?”

  江知许的出身虽然是没有她好,但她不卑不亢,如果表现出一点不自信,那只会让她更加猖狂的想要夺回傅宴舟。

  “第三者是你!是我先跟傅宴舟在一起的!”

  姜堰捏紧拳头咬牙切齿,也懒得装温柔贤淑了。

  “我是第三者?”

  江知许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但是也不生气,淡然自若的道。

  “我是傅宴舟明媒正娶的妻子,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傅家的二太太,你有何颜面称我是第三者?”

  “宴舟心里还有我,你敢不敢赌?”

  姜堰眸光坚定,没有丝毫心虚。

  江知许在这一刻还真是不太敢……

  她跟傅宴舟认识的时间不长,她怎么跟他这个白月光相比。

  “不敢了?”

  姜堰看到江知许犹豫的表情冷笑一声。

  “赌什么?我听听看。”

  傅宴舟的声音忽然响起,江知许扭头看去,人已经走到她旁边停下。

  “你心里有我,对不对?”

  姜堰的眼神又变得委屈可怜,转变的迅速。

  傅宴舟笑的无奈,都懒得回答她这个问题。

  “你心里是爱我的对吗?江知许身上有我的影子,你找她就是因为我对吗?我现在回来了,我以后也不走了,我们复合,好不好?”

  姜堰目光祈求,希望傅宴舟能回头。

  “你就没有想过,是你身上有她的影子?你才是那个替身。”

  傅宴舟的话震惊了两个人。

  江知许错愕的朝傅宴舟看去,依他的话来说,她才是傅宴舟心底里的白月光?

  而替身是姜堰?

  “你,你说什么?”

  姜堰不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话,她才是替身,她怎么可能会是替身呢。

  “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对吧?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才是替身。”

  “话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傅宴舟抓起江知许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没管姜堰在身后怎么求他。

  江知许还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问:“所以这么说来,我才是你的白月光?”

  “不然我为什么那么坚定的选择你?”

  “那你怎么没告诉我,从来没听你说过,再说,我们之前什么时候见过?我怎么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江知许十分疑惑,她真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她什么时候跟傅宴舟见过,她怎么就成了傅宴舟的白月光?

  是不是傅宴舟为了气姜堰故意这么说的?

  “你是不是为了气姜堰故意这么说的?”

  “把我给忘了,你还好意思说,嗯?”

  傅宴舟惩罚性的抓紧了她的手,江知许疼的一个劲儿的抽回手。

  “我真不记得了。”

第97章 是他蓄谋已久

  见傅宴舟没有继续说的意思,江知许追问,“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

  即便是见过,那他们应该也没有很多交集,否则她怎么可能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从小到大,她也没有失忆过,因此不可能有过深的交集。

  既然没有浑身的交集,那是不是可以代表,傅宴舟对他是一见钟情?

  她长这么大可从来不信什么一见钟情。

  “你快说。”

  江知许催促着他,这男人关键时候卖什么关子?

  傅宴舟在沙发上坐下,江知许跟着坐在他旁边,“我跟你说话,你到底听见没有?”

  旁边的傅景添对这事也很意外,他也没想到二叔心里的白月光是江知许。

  原以为江知许只是跟姜堰长得像,所以他才会……

  如果二叔的白月光真的是江知许的话,那他肯定很想弄死他吧。

  傅景添想到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十分后怕。

  幸亏他是侄子,否则这时候怎么可能还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儿。

  傅宴舟抓住江知许的手,“既然不记得了,我即便是提醒你,你也不见得会想起来。”

  他是觉得没有必要再提这事,反正他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

  “说不定你提醒了我记得呢。”

  “你要是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