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发后便给赵靖承发了条消息:“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一直到她洗漱好,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赵靖承都没有回复。

之后两天,他也没有回来。

第三天,蓝西棠看着仍没有回复的消息框,看向正在吃早饭的赵婂:“婂婂,你爸两天没回来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公司。”

赵婂平淡回答后,便起身出门去上学了。

而蓝西棠得到答案,让家里阿姨熬了补汤,提着去了谢氏集团。

谢氏集团坐落在京都商圈中心,独占了一栋66层的写字楼。

而赵靖承的办公室就在最顶层。

蓝西棠畅通无阻的上了电梯,来到办公室。

门敞开着。

她走上前,就见办公桌前,赵靖承低头看着文件。

而段汐月站在他身侧,半俯下身,垂落的发丝都要碰到男人的侧脸。

工作没必要离这么近吧?!

蓝西棠微眯起眼,心底来火。

许是她目光太锋利,段汐月抬眸看来。

瞧见蓝西棠,她直起身子,手似无意地放在赵靖承肩膀上:“淮舟,夫人来了。”

而后她便撤回手往外走,在路过蓝西棠时轻轻颔首,十足的轻蔑。

擦肩而过那刻,蓝西棠攥紧了手。

“你来干什么?”赵靖承的声音兀的响起。

赵靖承蓝西棠推荐免费新书,赵靖承蓝西棠小说试读

蓝西棠想起自己的目的,收起情绪走上前:“我来给你送汤。”

她拧开保温盒的盖子,声音温柔:“我给你发消息,你怎么没回?”

赵靖承淡淡收回视线:“我工作不看手机。”

蓝西棠抿了抿唇,忍着心头的涩意,故作撒娇的问:“修禅重要,工作重要,那我算什么?”

赵靖承头也不抬的漠然开口:“一个麻烦。”

第3章

“什么?”蓝西棠一顿,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赵靖承后靠在椅背上,冷淡看她:“你一事无成,毫无长处,嫁给我就是为了继续做莬丝花,荣华富贵的过完这一生。”

“我成全了你,也请你别打扰我。”

蓝西棠瞬间全身冰冷,仿佛血液冻凝。

不是她的错觉,赵靖承就是讨厌她。

在他眼里,她毫无优点,他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更何况是喜欢她?

“成全我?”她攥紧手站直身体,声音发哑,“那你又能得到什么?”

在蓝西棠怀着最后一丝希冀的目光中,赵靖承淡漠出声:“蓝西棠,我们是联姻。”

“八年前娶你的那天,我得到了虞氏集团。”

蓝西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赵靖承的婚姻竟然是这样的。

她有十年来的记忆,但不完全,有很多空失的地方。

就比如她和赵靖承是怎么结的婚。

现在得到答案,蓝西棠觉得自己真是可笑极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压住涌上心头的失落:“所以我这些年来学着做一个贤妻良母,在你看来都是没必要的,是jsg吗?”

赵靖承不置可否:“家里阿姨会收拾,婂婂也有老师教导,你的确什么都不用做。”

蓝西棠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在你眼里,我是不是还不如一个花瓶?”

赵靖承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但蓝西棠却清楚的得到了答案——是不如。

再问下去就是自取其辱了。

蓝西棠看着那代表着自己一片心意的补汤,心里说不出的酸涩。

她抬手将保温盒直接丢进垃圾桶,转身就走。

溅起的汤汁落在了赵靖承的裤脚上,他皱眉抬眼,却只看见她的背影。

回到别墅。

蓝西棠失神地抱着自己坐在卧室床上,想起和赵靖承的初次见面。

那天她独自在山路上骑机车,半路下起雨,车轮打滑,她摔到山坡下无人发现。

唯有赵靖承,他撑着把黑色大伞,像从天而降一样救了她。

被雨水模糊的视线里,男人镌刻般的容貌和他身上混杂雨水的檀木香,成了那天之后蓝西棠无法忘怀的执念。

她期待能和他再次相遇,却不想再见面会是这样。

蓝西棠将头深深埋进臂弯,被心底潮水般的失落吞没。

接着几天,赵靖承还是没回来。

而蓝西棠也没有再主动联系过他。

直到周末,接到他的电话。

男人声音依旧淡漠:“收拾一下,晚上带婂婂回老宅吃饭。”

蓝西棠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赵靖承,但也知道这种家庭聚会不能拒绝。

晚上六点,赵靖承的车停在家门口。

蓝西棠和赵婂上车时,赵靖承正坐在后座低头看文件。

男人眼眸深邃,容颜俊逸平静,仿若一副赏心悦目的画作。

她坐在他身边看着,突然就没那么生气了。

她想,虽然自己和赵靖承不是因为爱才结婚,但日久生情,赵靖承不会永远不爱她。

也许他们之间只是需要更多的相处。

出神间,车到了谢家老宅。

在蓝西棠的记忆里,谢母一直很喜欢自己。

而她年幼丧母,对母爱更渴望。

于是她进门就上前亲昵的挽住谢母的手:“妈,您和爸近来身体怎么样?”

谢母微微一怔,而后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笑着回答:“很好,不用担心我们。”

所有人都将蓝西棠出格的动作看在眼里,但什么都没说。

这时,赵婂抬头看向赵靖承:“父亲,我想去祖父的书房找几本书,您陪我吧。”

赵靖承点头,两人一起去了二楼。

蓝西棠就留在客厅和谢父谢母聊天。

没一会儿,晚饭准备好。

蓝西棠起身让二老先去餐厅,自己去找赵靖承父女俩。

她走到二楼书房门口,刚想抬手敲门。

却听里面传来赵婂稚嫩却冷静的问询:“父亲,刚刚母亲的举动您怎么看?”

蓝西棠动作微顿,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门里传来赵靖承的反问:“你想说什么?”

下一秒,赵婂平静说出了心意:“父亲,我觉得段阿姨更适合做您的妻子、我的母亲。”

第4章

蓝西棠的心脏骤停一瞬。

她攥紧手,在赵靖承开口之前一把推开门。

空气刹那间凝固。

赵婂的眼睫狠狠震颤,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母亲……”

赵靖承却依旧神色清凛。

蓝西棠平静地看着父女两人,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下楼走出老宅大门。

关上门,她立刻从通讯录找出好友林璟柏的号码拨打过去。

对面很快接通,林璟柏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扯开嗓子:“蓝西棠?我不是做梦吧,你竟然联系我?”

因为赵靖承不喜欢,结婚后蓝西棠再没出去泡吧赛车过,跟朋友们也渐行渐远。

她忽略他的调侃,望着路灯淡然出声:“林璟柏,我要飙车。”

林璟柏沉默了几秒:“你来真的?”

蓝西棠没说话,林璟柏生怕她后悔似的,连忙答应:“没问题,我来安排,半小时后老地方见。”

刚挂断电话,身后传来管家的声音:“少夫人,少爷请您回去。”

蓝西棠循声回头,一抬眼看见二楼阳台上居高临下睥睨着自己的赵靖承。

她迎视着他的目光,提高声音:“告诉他,我不回去。”

管家怔了怔,也看向赵靖承。

而蓝西棠已经转回身,叫了辆车在原地等。

紧接管家手机响起,赵靖承淡声吩咐:“把电话给她。”

管家依言照做。

蓝西棠不明所以的接过,就听男人冷冽的语气:“今天是家宴,你擅自离开,很没规矩。”

“家宴?”她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赵靖承,你们真的有把我当过家人吗?”

赵靖承沉默片刻:“蓝西棠,婂婂还小,你是她母亲,至于和她计较吗?”

他的话让蓝西棠心头一涩。

所以这一切到底还是她的错?

这时正好车到。

赵靖承眸光微沉:“你要去哪儿?”

“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蓝西棠闷着气说完,把手机往管家怀里一丢,就转身打开车门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