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纪妙妙纪远泽的主人公是 陆朝朝陆远泽 ,是作者陆朝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观念应明确,无可挑剔,纪妙妙纪远泽通常讲了了:昭阳公主进宫告了状了。皇帝连夜出发赐下一柄戒尺,送给靖西王府。夜里,小霸王被打的屁股开花了,靖西王亲自跑抽了他二十戒尺。谢玉舟长这么说大,第一次挨打。靖西王妃受不住地强烈的刺激,硬生生气晕过来。“朝朝,幸好有你。他一来便抢我的佩剑。”“我外祖父是武将,再后来他战死沙场了。这是他前世送我的周岁礼物。

穿书炮灰?我靠心声拯救全家 》精彩点章节王妃眼神不太好王爷要抱抱

昭阳公主进宫黑状了。

皇帝立刻启程赐下一柄戒尺,还给靖西王府。

夜里,小霸王被打的屁股结籽,靖西王亲自来抽了他二十戒尺。

谢玉舟长这么多大,第一次天天挨打。

靖西王妃受禁不住挤压,硬生生地气晕过来。

“朝朝,幸好有你。他一来便抢我的佩剑。”

“我外祖父是武将,听说后来他战死沙场了。这是他死后送我的周岁礼物。舍不得我送人……”六皇子眼睛晶亮的望着她。

“昨儿,他用砚台伤我,母妃哭啊那么久。怪自己身份低,不能给我当靠山。”

“靖西王曾为父皇挡过一刀,父皇偏爱他。我还我以为要吃个闷亏呢。”可是,昨日父皇赏了宝物阻一阻他,可他心里很不开心。

谁很清楚,他踢昭阳公主这块铁板了。

“你真笨,他欺你,你就重重地打出去。”

“你是皇子,他又能杀了你吗?至少关几日禁闭……”

“大家大都第一次做个好人,你们凭什么耍脾气?”

“碰到熊孩子,你就要比他更熊更疯。”陆朝朝铁不成钢。

六皇子软绵绵的道:“我清楚啦,啊,谢谢朝朝。”

陆朝朝出宫后,还顺道取道去靖西王府听哭声。

谢玉舟哭的有多大声,她便笑的有多觉得开心。

第二日。

天看不到亮,便听得门外打打架,吵闹不休惊骇不已。

“咋回事?”陆朝朝刚想上学,站在门口听得拐角传来哭闹声,很是诧异。

小厮面色惊疑只怕。

“过去看看吧。”陆朝朝正坐在马车上。

穿过长街,四处也是哭声。

陆朝朝隔着老远便见着姜云锦了。

姜云锦一张脸煞白,丫鬟几乎扶不住地她。

周围小摊贩连生意都不做了,认真看热闹八卦。

“忠勇侯府……啊呸,已经夺爵了,什么好侯府!!陆大人长子,陆景淮,被媳妇儿捉奸在床了!”小摊贩面上满是震惊。

我的天,捉的那就他和三个大汉,不得不说的故事。

“小孩子家家,最好不要听八卦。”玉书捂着陆朝朝耳朵。

而自己呢,耳朵高高地支着。

“这是怎么回事,观察说来!”玉书压根儿没注意,自己捂着了陆朝朝后脑勺,只忙于吃瓜。

摊贩乐不可支:“这几日不是会试么?”

“谁会想到,陆景淮竟未曾可以参加会试!”

“他那妻子姜夫人,无意中看见了他的身影,怀疑他养外室。便让人监视跟踪他!”

“跟着人去抓奸,竟捉到他与三个大汉!”

“啧,你们没看见了现场,眼睛都要瞎了!求一双没看完的眼睛!!”

满京大哗啊,早上他连铺子都不开,赶上来凑个热闹。

“这会满京城都闹遍了,陆大人面上无光,那道人赶回来,甩了他两巴掌……直喊家门不幸呢!”

“陆景淮怕是完了。”

药堂小伙计磕着瓜子跑出来证人证明:“陆景淮此刻就是个浪荡子。是个男女通吃,混不吝的!拿了好几次伤药,大都伤在臀部呢……”

“上回他还拿了蒙汗药,有那等……喝得尽兴的药物。”虽然他面带面具,可药堂小伙计一眼就看出了他。

玉书眼睛瞪如铜铃:“天哪,玩的真花!”

姜云锦眼前一阵黑一阵白,她能够感觉到陆景淮要动手杀人做贼一样目光,叫苦连天。

她压根没想闹大啊。

可谁一想到,大门轻轻推开的那一刻。

外边喷涌而出无数小乞丐,大声叫“抓奸了抓奸了,将她架在火上烤。压根是没有回过头来的余地。”

此刻姜云锦死咬着唇:“我要和离!”

“陆景淮骗得我好苦啊!”姜云锦早就没有回过头路,她若出去,陆景淮会砍死她的。

姜云锦当下带了人回娘家。

这场闹剧,闹得满城风雨。

“真够有其父必有其子,陆大人养外室十八年,遭反噬了吧?”

“这是报应啊。他养外室十八年,生个儿子养壮汉!”

陆朝朝瞥了眼混在人群中的小乞丐,朝着远处他们眯了眯眼睛。

“彪哥,彪哥……”刀疤趴在车窗前,对落向朝朝道。

“您让咱们望着他,还真盯出问题了。”

“这次可不是什么咱们兄弟不还给他活路。实在这小子妇人心。”

“这小子,真敢想啊。”

“他跟着蒙汗药,原是想将砚书公子骗过来,他想搭进去砚书公子!兄弟们哪敢让他偷袭得手,就将他打晕送出去了。”

“他那包蒙汗药,另外助兴的东西,都给再吃!”

陆朝朝眉头一皱。

“他可真敢想!”

“干得漂亮。”

陆朝朝从兜里拿出两块金元宝:“请兄弟们喝个茶。

纪妙妙纪远泽章节小说精彩点阅读,看已完结的好文,就上本网站。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