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宋父叹了口气:“其实一开始,我也不乐意你跟正峰继续再在一块了,可这几个月他对你的关心照顾我是看在眼里的。”

顿了顿,他摇了摇头:“人年轻,总是会犯一些错,只不过就要看之后有没有缘分,看情况,你俩还是有的。”

沈颜姝陷入沉默。

其实她知道自己是彻底割舍不下对陆亦宸的感情的,这些日子他对自己的爱,她也感觉得到。

可就是总觉得自己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坦然又全心全意的接受他。

这时,许少聪来了:“宋叔叔,晚秋。”

沈颜姝见他两手空空,不由开了个玩笑:“你每回来看我都不带点东西,太不够意思了。”

许少聪嘿嘿咧着嘴:“咱俩谁跟谁啊?而且我得省着钱娶媳妇。”

闻言,宋父笑了:“少聪有对象了?谁啊?”

沈颜姝接过话:“就是女兵二连的谭燕,上回拿打靶比赛第一名那个。”

宋父想起那个叫谭燕的女兵,眼底透着几分赞许:“原来是她。”

“对了,我记得你过不久就要回燕北军区了,你走了,那不是要跟谭燕分隔两地了?”

沈颜姝不免替他们担忧起来,两人才建立起的感情,转眼就要一南一北,实在有些困难。

许少聪却说:“没事儿,等结婚的时候我就打报告,都是军人,也各有各的职责,我们都想的挺开的,心在一块就好。”

这话让沈颜姝百感交集。

心在一块就好……

她和陆亦宸的心,现在真的在一块了吗?

第41章

邻近新年,大街上时常弥漫鞭炮的气息。

沈颜姝陆亦宸(沈颜姝陆亦宸)抖音新上免费热文_沈颜姝陆亦宸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沈颜姝刚醒过来,就闻见一股小米粥的香味,转头看去,陆亦宸正往碗里倒粥。

粥热气腾腾的,看着心里就暖和。

“你醒了,再等等,这粥太烫了。”

陆亦宸将她扶着坐起,细心整理她的乱发:“头发长了。”

几个月前她回来时还是头齐耳短发,现在已经快长到肩膀了。

沈颜姝拨弄了两下,低估了句:“等出院的时候去剪了。”

“不用,这样挺好看的。”

听到陆亦宸这话,她转头看向他,故意质问:“难道我短发不好看吗?”

陆亦宸一愣,表情有瞬间的僵硬,显然是从没应付过女人这样‘刁钻’问问题。

憋了半天,才有些生硬又真诚回答:“……都挺好看的。”

沈颜姝忍不住笑了,却又咳了起来。

陆亦宸忙轻轻拍她的后背,眉眼多了分担忧:“没事吧?”

沈颜姝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些日子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远不如当兵的时候,到底是被姜小苒折磨的那几天伤重了。

等缓过神,沈颜姝才重新开口:“这几个月,你部队医院两头跑,还要照顾我……麻烦你了。”

闻言,陆亦宸皱起眉:“我不喜欢你说这么见外的话,以前我就是没能好好照顾你,现在我做的都是应该的。”

话音刚落,半掩的门被推开,宋父走了进来。

“爸。”沈颜姝眼神一亮,

陆亦宸站了起来,让宋父坐下。

“晚秋,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挺好的。”

看见女儿红润了些的脸,宋父也松了口气:“你几个月都没回家,过两天你出院,跟正峰一块回家,咱们一家人好好过个年。”

一家人三个字让沈颜姝心头一暖,下意识望向陆亦宸,却见他正在看着自己,眼中是深不见底的温和。

她张了张嘴,很想答应父亲,可想起这几个月自己时不时发作的毒瘾,情绪又低了下去。

大过年的,万一自己在大院里‘疯’起来,父亲脸面上也过不去……

“爸……”沈颜姝抬起头,目露愧疚,“对不起,我……我还是在外头吧。”

宋父像是知道她在顾虑,耐心解释:“你放心,大院里其他人知道你的事儿都很担心你,他们也盼着你康复回家。”

说着,转头看了眼陆亦宸,示意他劝几句。

陆亦宸立刻上前接话:“你已经可以自己控制了,不会有事的,而且难得过年,回去陪陪军长也好。”

见他们俩一唱一和,沈颜姝本就想回家,犹豫了半天终于点点头:“好。”

两天后。

沈颜姝跟着陆亦宸回了大院,刚进家门没坐一会儿,不少军属都送了东西过来,关心的话听得她心里暖洋洋的。

好一会儿,大家才散去,沈颜姝有些困倦地躺在椅子上,难得轻松感叹了句:“还是家舒服……”

刚说完,一双手突然将她打横抱起。

她惊呼了声,下意识抱住陆亦宸脖子,错愕看着他:“干什么啊?赶紧把我放下,万一被爸看见多不好。”

“困了就回房去睡吧。”陆亦宸抱着怀里的人,稳稳当当地上了楼,“看见了又怎么样,夫妻恩爱不是很正常吗?”

听了这话,沈颜姝面色微微一凝,不觉捏住他的衣角:“陆亦宸,你真的要跟我这个以后都不知道能干什么的人在一起吗?”

第42章

“难道这几个月,我做的还不够明显吗?”

陆亦宸声音很轻,又缓缓把人放到床上,脱掉她的外套后,又给她盖上被子。

面对他的细心,沈颜姝无话可说,但她已然丧失了很多安全感。

几个月前,她还是野战队中的佼佼者,谁承想最后会这样。

不能当兵,仿佛回到了上辈子那样,感觉自己又成了当初那个娇纵任性的大小姐,这三年也像是从没经历过……

沈颜姝看着陆亦宸,表情严肃:“其实我知道,我被姜小苒灌了很多镇定药,加上那针可卡因,我身体不仅不如从前,甚至会留下后遗症,说不定以后就成了个病秧子,连孩子都……”

话还没说完,陆亦宸突然凑过来,一下吻住了她。

沈颜姝瞳孔微缩,诧异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的吻很轻柔,慢慢辗转,就像片羽毛擦着。

良久,陆亦宸才微喘着气松开,深沉的眸子凝视着面前呆住的女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你。”

沈颜姝心微微一震:“你……”

“你可以当你以前的大小姐,不当兵也不工作都不要紧,我一个旅长还是养得起老婆的,孩子生不生随你,你不想生我不勉强,你想生我就带,除了喂奶,其他的事我绝不让你劳心劳神,你只要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就好。”

狭窄的房间里,陆亦宸的声音很清晰,每个字都像千万斤的锤子落在沈颜姝的心尖上,让她久久没能回神。

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所以这个从前无比讨厌自己的男人才会这么深情的说出这些话。

陆亦宸也没有催着她回答,而是静静等待着。

好一会儿,沈颜姝才有些窘迫地低下头:“爸去开了一上午会,怎么还没回来?”

见她生硬的话题转移,陆亦宸暗自叹了口气:“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先睡会儿。”

虽说她没有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anl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