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她喜欢魏宴诚能喜欢上自己,可这对一个无情无欲的人来说是否太难了?

或许三年前她就应该和魏宴诚彻底断了。

付流藜无声吐出口气,起身将爆米花桶丢进垃圾桶,转身走出电影院。

电影院离学校不远,她计算了一下距离,走回去正好可以散散心。

便没注意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车。

付流藜边走边拿出手机看了看和魏宴诚的聊天框,最后一条消息还是她发的那条,魏宴诚直到现在也没给她回复。

越想越气,她突然停下,不轻不重地踢了一下路边的树。

“混蛋,来找我带着个女的算是怎么回事?你的佛没教过你男女授受不亲吗?”

她用中文骂的,身边几个路过的英国人也只是投来好奇的一眼。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雷声。

付流藜一怔,暗道不好:她又没带伞!

都怪赛琳娜,她回去一定要把赛琳娜塞进洗衣机。

她看了一眼上空的云层,猜测着自己是否能在雨点掉下来之前回到宿舍。

下一秒,雨点就猝不及防的落了下来。

付流藜暗骂一声,双手挡着头顶正准备起跑。

突然,上方的雨消失了。

付流藜皱起眉抬头看见,只见魏宴诚撑着一把黑伞站在她的身后。

他漆黑的眼紧盯着她:“付流藜,我……很想你。”

第36章

付流藜魏宴诚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主角名字是:付流藜魏宴诚的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

魏宴诚低沉的嗓音让付流藜心脏毫无防备的停了一拍。

但紧接着,天空中又是一道雷声。

付流藜怔了怔,立刻指他:“你说假话!你看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才有点旖旎的气氛瞬间消失。

魏宴诚沉默一瞬,似乎轻轻叹了口气:“先上车吧,雨要下大了。”

付流藜有些犹豫,但比起魏宴诚,她更讨厌这湿漉漉的空气。

上了车,发现段汐月并不在车上,她的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

但还是故意和魏宴诚坐的很远,以此来宣示自己的不满。

然而魏宴诚显然不明白她在闹什么脾气,还淡淡分析起她的心理:“你没和那个丹尼去吃饭,你也根本不想和他看电影。”

付流藜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弱了气势:“那是因为我没胃口,我以后还会和他去吃饭的。”

魏宴诚直接作出结论:“你不会和他再单独出去了。”

付流藜被他这种游刃有余的态度搞得有点来火:“你怎么这么确定,你又不是我,我有他的号码,我可以现在就打给他。”

她说着拿出手机,刚解锁屏幕,魏宴诚握住她的手腕。

“你有什么不开心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逼着自己做不想做的事。”

付流藜还没来得及开口,紧接着屏幕亮起,刚才没关掉的聊天框出现在两人视线中。

空气一下变得凝固,但也只是付流藜一个人这样觉得。

该死,她忘记切换页面了。

魏宴诚看着她的屏幕,眼中了然:“是因为这个?”

“不是!”付流藜收回手,一下将屏幕按灭,“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回不回,一点都不。”

俗话说的好,此地无银三百两。

付流藜越是强调,就越是心虚。

魏宴诚却没拆穿她,而是轻声解释:“抱歉,我这几天真的很忙,只有在飞机上有时间,但没信号回不了你,一下飞机我就来找你了。”

他现在……是在和她解释?

付流藜定了定心神,仍保持冷淡:“我看是因为有那个段汐月在身边,你就想不起来我了吧?不过也是,那么漂亮一个美女放在身边,我要是男人我也忍不住。”

“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魏宴诚微微皱起眉:“付流藜,别乱说。”

付流藜哼了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向来洁身自好,突然弄了个女秘书在身边,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

魏宴诚沉默一瞬:“她父亲和我父亲是好友,她是我父亲安排在身边的……”

“那我猜你父亲一定有让你娶她的意思。”付流藜打断他,直直的看向他的眼睛,“回答我,是不是?”

魏宴诚第一次避开了她的视线。

他薄唇轻抿:“那不是我的想法,我和你的婚约始终作数,除非你不想嫁给我。”

付流藜的手微微收紧。

这其实并不意外,对比她过去的顽劣事迹,段汐月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

对于谢家这样的人家来说,如果不是那个意外,他们也不会同意魏宴诚娶她。

“那如果……我不想嫁给jsg你。”付流藜的声音有些发哑,“你会娶她或者别人吗?”

魏宴诚抬起眼看她。

“不会。”

第37章

凌晨三点半,赛琳娜终于忍无可忍,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打开灯。

“虞,你从回来到现在已经偷偷笑了三个小时了,我发誓如果你再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去投诉你。”

付流藜无奈的坐起来:“我发誓真的什么都没有。”

可她的嘴角怎么都压不下去。

赛琳娜从床上下来,三两下跳到她的床上,箍着她的脖颈让她压在床上:“我学过格斗,想试试吗?”

付流藜很诚实:“不想。我保证我不出声了,可以睡觉吗?”

“不可以。”赛琳娜用了些力气,“告诉我你和丹尼怎么了,你们在一起了吗?”

“这和丹尼有什么关系?”付流藜咂了下舌,“看完电影我就和他摊开说了,他也接受了,估计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赛琳娜惊叹:“上帝,你竟然拒绝了那么好的男人。”

付流藜无所谓地耸耸肩:“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他的号码给你。”

“就这么说定了。”赛琳娜立刻松手,“但你还是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付流藜只好把和魏宴诚见面的事给她说了一遍。

听完后,赛琳娜惊讶的捂住手:“所以他要离婚和你在一起了?”

付流藜无语扶额:“再次声明,他是单身,而且他今年才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不小了。”赛琳娜换了个姿势躺在她的床上,“如果在我们这里,一个男人二十八岁还不结婚,还没女朋友,那么没有哪个女孩会跟他约会——”

她倏地压低声音:“我们会怀疑他的的某些方面是否有问题。”

付流藜摊开手:“事实上,他信佛的。”

赛琳娜长大了嘴巴:“他是个和尚?”

“嗯……”付流藜忍不住笑,“大概吧。”

紧接着赛琳娜就用她对中国文化匮乏的了解对付流藜进行了一整个大劝规。

到后来付流藜都睡着了,赛琳娜还在喋喋不休。

第二天上午付流藜没课,却被手机铃声给吵醒。

她本以为会是魏宴诚打来的,不想接起,却是段汐月的声音传过来:“虞小姐,一起喝个咖啡怎么样?”

付流藜猛地睁开眼睛。

见她脸色严肃的答应,赛琳娜也撑着困意起来:“怎么了?”

付流藜一把拉开衣柜:“情敌来宣战了。”

赛琳娜立马像打了鸡血似的比她更兴奋:“让我来,我给你化个艳压群芳的妆!”

付流藜想了想她平时的妆容,委婉开口:“她的级别还没有到需要你上场的地步。”

赛琳娜又躺了回去:“那她太菜了,祝你凯旋归来。”

段汐月和付流藜约在下午。

想来肯定是那个时间魏宴诚在忙,而付流藜都能想象到段汐月要和自己说什么。

无非就是“你配不上淮舟”,“你还是离开他吧。”诸如此类的话。

付流藜眯了眯眼,换上吊带上衣和热辣短裤出了门。

然后走进巷子角的那家纹身店。

她翻出一张照片递给纹身师:“就照这个纹。”

第38章

付流藜按时来到和段汐月约好的那家咖啡店。

推开门进去,果然不见魏宴诚的身影。

她坐在段汐月的对面,先跟店员要了一杯卡布奇诺,才看向段汐月。

段汐月抿了一口杯中的冰美式,淡淡微笑:“淮舟就不喜欢吃这些甜的东西。”

这就开战了?

付流藜眯起眼笑了笑:“所以他比较喜欢亲我。”

这句话是假的,魏宴诚根本没主动亲过她,除了上一次穿越她纹了那朵莲花之后。

段汐月的表情稍稍凝固。

她继续说:“你知道他昨晚去电影院接我了吗?外面突然下起大雨,我和他就在车里亲的……唔,亲的我嘴都麻了。”

付流藜说着,状似无意的抬手擦了下嘴唇。

这句话也是假的,昨晚她和魏宴诚什么都没发生,魏宴诚后来给她送回了宿舍。

不过她得承认,在魏宴诚说出那句“不会”时,她真有点冲动想上去强吻一下魏宴诚。

段汐月握着咖啡杯的手攥紧,看起来正在竭力维持着自己的淑女形象。

付流藜觉得这样真挺累的,如果段汐月能一拍桌子说自己就是喜欢魏宴诚,她还会欣赏她一点。

正好店员端来卡布奇诺,付流藜喝了一口,轻皱起眉头:“果然加了糖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