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顾随星半个身子压住她,突然俯身,薄唇吮上她的锁骨。

微痒发麻的感觉从锁骨处传来,陆风晴白皙的颈脖微微后仰,洁白的贝齿咬住下唇。

男人舌尖一卷,勾走那一小块奶油。

香甜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顾随星餍足的眯了眯眼。

陆风晴脸颊发烫,轻轻推了推他,“别闹了……”

顾随星盯着她锁骨的湿润处。

如果奶油不是在锁骨上,而是在……

顾随星视线往下滑,眸色深如浓墨,忍不住舌尖轻舔了下唇角。

的确是个好主意。不过陆风晴现在在守孝期,顾随星没打算在这个时候闹她。

陆家老爷子头七都还没过,他一个没名没分的,在这个时候拉着ʝʂɠ她干坏事像什么话。

顾随星深呼吸一口气,三口两口吃掉剩下的蛋糕,把纸盒往垃圾桶里一扔,起身快步走向主卧。

陆风晴在他起身时往某处一瞥,脸颊又红了几分。

狗男人!

瑞瑞晚上自然是自己睡。

主卧里,陆风晴偎依在顾随星怀里,视线落在他手里勾着的小手套上,声音闷闷的开口:“外公也走了。”

顾随星嗯了声。

陆风晴:“他真的能见得到外婆和我妈妈吗?”

顾随星想也不想便回答:“可以。”

“那他,”陆风晴微仰起头,看着顾随星的侧脸,“会和我妈妈说那个男人的事么?”

那个男人……

陆风晴顾随星(陆风晴顾随星)全文免费阅读_陆风晴顾随星(陆风晴顾随星)免费在线阅读_笔趣阁(陆风晴顾随星)

居然连名字都不愿意喊了,顾随星在心底为老丈人点了根蜡,面上神情不改,“不知道。”

而后又问:“你希望他说么?”

陆风晴想了想,“还是告诉她一声吧。”

好歹让她知道,她爱的那个人心里也有她。

顾随星:“下次去祭拜的时候,你提醒他老人家一下。”

陆风晴摇头,“不了。”

他外公不喜欢那个男人,她不想和他提。

顾随星也不多说,话锋一转,“晚姨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想让你去谢家一趟,或者你定个地方,两位老人想见你。”

陆风晴抬头看他一眼,“不去。”

早有预料,顾随星不意外,“好。”

陆风晴:“你就不劝劝我?”

顾随星失笑,“为什么觉得我会劝你?”

陆风晴撇了撇嘴,“你和那个男人的关系不是挺好么。”

成天三叔三叔,喊得比他的亲叔都亲。

顾随星低头轻咬了下她的脸颊,“我和你不好?”

陆风晴不说话了。

好,当然好,都睡一张床上了,能不好么。

-

快十二点了,唐湘还在卧室里来回走动。

顾振豪不耐烦的问:“你还睡不睡?”

唐湘恼怒的低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得着?!”

顾振豪看了眼时间,“快十二点了。”

唐湘噎住,瞪了丈夫半响,没好气的说:“顾振军一家没被烧伤,疗养院的人都被送警察局去了,你就不担心?”

第225章 怪叔叔

顾振豪反问她:“担心就有用了?”

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嘛去了。

唐湘怒道:“那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万一被他们查出来是她让人纵的火,顾晋鸿可不会因为她是他的儿媳妇而放过她。

想到顾晋鸿的那些手段,唐湘打了个哆嗦,眼中露出惧意。

她的丈夫是顾晋鸿的亲儿子,顾晋鸿未必会对他怎么样,她就不一样了。

顾晋鸿可不会怜惜她。

在顾晋鸿眼里,女人只是一个生育工具罢了。

父亲也去了,唐家不会有人再管她。

想到这里,唐湘扑过去拉住丈夫的手,死死的盯着他,“万一事情败露,你就说是你一个人做的。你是老爷子的亲儿子,他再生气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千万别供出我来。听到没有?!”

顾振豪皱起眉头,隐下眼底的厌恶,用力甩开唐湘的手,“很晚了,你不睡我还要睡。”

说着,背对着唐湘躺了下来。

唐湘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这男人什么意思?不管她的死活了?

“顾振豪!你还有没有良心?!”唐湘疯了似的尖叫着用力去拽顾振豪,“我给你生了两个儿子,为你们父子三个做牛做马,一心为你们着想,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顾振豪被唐湘闹得也有了怒意,翻身一把推开唐湘,冷冷道:“行了。我要是没良心早就让你回唐家了。二、三十年夫妻,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说是为了我们着想,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没等唐湘开口,顾振豪指着她的鼻子警告道:“这事是你做的,没人逼着你,出了事你自己承担。要是牵扯到靖冬,不用我爸出手,老子亲自弄死你!”

唐湘煞白了脸,整个人如遭雷击。

她年轻时一意孤行不顾反对要嫁的男人,居然威胁她,想让她死……

-

从陆宅离开后,霍怀岁便被她哥送了回家。

她哥回家后就没再出门,害得她也不敢出门,只能在家里待着。

闲着没事做,霍怀岁继续打电话骚扰自己的男朋友。

一直到夜幕降临,她那个穷鬼男朋友才接她电话。

电话接通,不等那边的人开口,霍怀岁气哼哼的说:“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解释一下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几秒,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睡着了,没听到。”

霍怀岁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又问:“你今天去哪了?”

谢清岚:“……睡觉,哪都没去。”

霍怀岁:“真的?”

谢清岚:“……比珍珠都真。”

“好吧。”霍怀岁撇了撇嘴,“我今天去参加葬礼,看到一个男的和你长得很像。”

霍怀岁想了想,又补了句:“不应该说像,简直一模一样。”

“你看错了。”谢清岚毫不犹豫的说,“我又不是大众脸,也不是批量生产的,怎么可能有人和我长得一样。”

霍怀岁要是坚信自己没出现幻觉,眼睛也没毛病,都要相信是自己看错了。

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说起来,你姓谢,他也姓谢。”

大热天的,谢清岚冒出了冷汗,“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姓谢?”

霍怀岁一脸你在说什么废话的表情,“他全家都姓谢,他还能姓别的么?”

“……”

有理有据,谢清岚没法反驳,只能硬着头皮说:“巧合吧。”

霍怀岁再一次确认:“真的不是你?”

谢清岚:“……真不是。”

“你要是敢骗我……”霍怀岁拿起桌面上的剪刀,恶狠狠的“咔嚓”了一下。

谢清岚听到了,干巴巴的笑了声,“我怎么会骗你……”

没等霍怀岁再开口,谢清岚迅速转移话题:“要不要出来吃宵夜?”

霍怀岁放下剪刀,老大不高兴的说:“我哥在家,不能出门。”

谢清岚哄她:“我给你点个外卖。你想吃什么?”

霍怀岁双眼一亮,嘴里溜出一连串小吃的名字。

谢清岚听完,有些好笑的问:“这么多,吃的完吗?”

霍怀岁摸了摸瘪瘪的肚子,“晚上没吃晚饭。”

谢清岚立即说:“再加一份汉堡薯条套餐或者大闸蟹?奶茶就别喝了,怕你晚上睡不着,换成果汁吧。”

他记得她喜欢吃这些乱七八糟的。

霍怀岁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好!”

应完,霍怀岁又问:“你还有钱吗?”

谢清岚笑了笑,“还有一点。不管你想吃什么,都挣钱给你买。”

霍怀岁满意了。

挂断电话后,霍怀岁满心都是自己的丰富宵夜,哪里还有什么谁和谁像不像问题。

-

白天顾随星去了趟医院,看了看父母,而后便去处理工作了。

晚上顾随星回星河里,趁着陆风晴去洗澡,瑞瑞撅着小屁股趴在顾随星肩上,神秘兮兮的和顾随星咬起耳朵。

“爸爸,怪叔叔,给妈妈,打电话。”

瑞瑞谨记着爸爸平时说过的,如果有陌生叔叔找妈妈,一定要告诉爸爸。

“怪叔叔?”顾随星看着小家伙严肃的小脸,问:“哪个怪叔叔?”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antu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