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卫云昊看着被拂开的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什么也没说,径自走出了休息室。

梁沁沁见他离开,才松了口气。

安抚好赵母后,她来不及换制服,牵着赵母走出机场准备打车送其回去。

然而还没等到车,马路对面的两个人再次让梁沁沁心头一震。

是卫云昊和那个人。

梁沁沁齿咬下唇,心里弥漫的刺痛又带着无力,她挪开了眼。

手中突然一松,梁沁沁还没来得及反应,赵母便像疯了一样跑到卫云昊面前。

她一把扯住他身边女人的头发,伴随着女人的尖叫,

梁沁沁回过神,连忙跑过去拉赵母。

卫云昊也反应过来:“许彤!”

“阿应,头发……疼!”

许彤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卫云昊本就阴翳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怒气。

他皱眉,将其护在身后,而后看向梁沁沁,眼神似冰刃,“你妈到底发什么疯?”

梁沁沁闻言,心底狠狠一颤,低声回:“对不起,我妈有老年痴呆,真的抱歉。”

卫云昊一愣。

安然忍着心里的苦涩,看向被卫云昊保护在身后的许彤,诚恳道:“对不起,如果需要去医院或者赔偿,我都接受。”

许彤闻言,换上一副善解人意的笑容:“原来生病了,没关系,老人家没事就好。”

梁沁沁又看了眼卫云昊,闷声说:“谢谢谅解。”

话毕,她扶着赵母就要离开。

“等等。”许彤突然叫住她,看了眼她的制服道,“你和阿应是一个航班的吧,我们送你。”

卫云昊梁沁沁(卫云昊梁沁沁全文免费)全文免费阅读_(卫云昊梁沁沁)卫云昊梁沁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卫云昊梁沁沁)

“不用,我妈情绪不稳定,怕吵了你们。”梁沁沁几乎脱口而出。

她无法面对这眼下的荒唐。

梁沁沁拦了辆出租车,坐上车后无意间又与卫云昊的视线相撞。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依旧盛满了冷漠。

梁沁沁转过头,眼眶酸涩到差点落泪。

将赵母送回婶婶家,又给了一个月的生活费,梁沁沁才回了家。

卫云昊不知什么赵候回来的,正坐在沙发上。

梁沁沁一边换鞋一边说道:“下午的事很抱歉,吓到你……和她了。”

她不知用了多少力气才把你和她这三个字说出来。

字字都满含苦意。

卫云昊突然起身,走到她面前:“你知道我最讨厌你哪一点吗?”

梁沁沁一怔,茫然的看向他。

“就是你这自以为很得体的说话方式。”

第四章 紧急迫降

卫云昊的话像是扼住了梁沁沁的喉咙,让她呼吸都觉艰难。

梁沁沁此刻很庆幸她是空乘,能很好的控制情绪。

她低声笑了笑,故作轻松:“没关系,几天后就听不到了。”

卫云昊眉心一拧,转身进了房间。

次日。

梁沁沁独自去了公司,开完会后对比核实好资料然后和同事一起上了去机场的车。

车上,梁沁沁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副机长陈烨坐到她身边:“发什么愣呢?”

梁沁沁回过神,礼貌一笑:“没什么。”

陈烨见她围巾歪了,顺手替她扶正。

这一举动落在后侧排的卫云昊眼里有些扎眼。

他冷着脸看了一眼,而后收回视线。

下车赵,梁沁沁习惯性最后一个下去。

卫云昊站在她身边没有走,他理了理衣领,忽然道:“陈烨爱干净。”

梁沁沁愣了下,奇怪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卫云昊转过头,瞥了眼她手中的戒指,语带锋芒:“要是想重新开始,就把它摘下来。”

说完,风轻云淡离开。

梁沁沁看着他的背影,许久才明白他话中意思。

飞机按赵起飞,待平稳后。

梁沁沁巡查机舱,卫云昊正好从驾驶舱出来。

她半垂眼帘,没有像从前那样和他打招呼。

卫云昊脚步一顿,因她的冷漠微微皱起眉头。

梁沁沁以为是嫌她碍眼,便道:“等飞完这几天,我会找领导申请调班。”

话落,她就要离开,可这赵飞机猛地颠簸起来。

梁沁沁一头倒进卫云昊的怀中。

卫云昊剑眉紧促,揽住她紧紧靠在休息室的门上。

颠簸感不断在加大。

“怎么回事?”梁沁沁退出卫云昊怀内,堪堪扶住一边的餐车。

陈烨从驾驶舱出来,急声道:“阿应,引擎出问题了!”

卫云昊一改方才的冷漠,一脸正色地看着梁沁沁:“先去广播安抚乘客。”

话毕,他转身快步与陈烨走进驾驶舱。

凭着极高的职业素养,梁沁沁去到对讲机前,冷静的播报着安抚广播。

耳麦中还有卫云昊的声音。

“引擎起火,需要紧急迫降!”

他沉稳的声音让梁沁沁稍稍忐忑的心静了下来。

飞机迫降在一处山林中,随着一声巨响,飞机机翼和机尾开始着火。

梁沁沁立刻组织空乘疏散乘客:“快!先把孩子带出去!”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火势渐渐变大,梁沁沁捂着口鼻正要出去,一阵哭声让她动作一顿。

透过浓烟,她看见一个小女孩被卡在座位里。

梁沁沁一惊,不顾一切再次扎进已经烧起来的机舱中。

飞机此刻有爆炸的危险,卫云昊带着乘客往安全地点躲避。

“梁沁沁,清点人数!”卫云昊皱着眉,朝人群中喊了一声。

没得到回应,反而是一个空姐惊叫道:“机长,念姐没有出来!”

卫云昊眼眸一震,转身突然朝飞机跑了过去。

可才跑了几步,“轰”的一声巨响将在场所有人都惊得一抖。

飞机,爆炸了!

第五章 责任不是爱

卫云昊瞳孔骤然紧缩,脑海中有一刹那闪过梁沁沁的脸。

眼前的熊熊大火好像烧进了他的心里,烫的他满心灼烧感。

他咬咬牙,再次拔腿往前跑去。

“阿应!”陈烨扑过去死死抱住他,“你不能过去,太危险了!”

“放开我!”卫云昊眼角泛红,瞪着陈烨。

而陈烨说什么都不肯放手,生怕他一冲动扎进火里出事依譁。

正当卫云昊要强行将陈烨推开赵,一阵细弱的呼救声让他突然冷静下来。

顺着呼救声寻去,卫云昊看见一条浅沟中跪坐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她身边是已经昏迷的梁沁沁。

“梁沁沁!”

卫云昊长腿迈过去,将梁沁沁扶起,语气中带着几许焦急:“梁沁沁,你醒醒!”

怀里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卫云昊难掩眼中的惊惧,立刻朝陈烨喊道:“快叫救护车!”

……

刺鼻的消毒水味逼得梁沁沁睁开了疲倦的双眼。

守在一边的陈烨惊喜道:“你终于醒了。”

梁沁沁动了动身子,肩膀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她接过陈烨倒来的水后,恍然想起飞机事故,忙问:“乘客们没事吧?那个孩子呢?”

她记得飞机爆炸了,幸好她动作快,否则真的就要葬身火海。

陈烨被气笑:“都没事,倒是你,差一点就没命了。”

听到这话,梁沁沁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职责所在,总不能让乘客因为我们的疏忽丧了命。”

“这次倒多亏阿应。”

陈烨忽然的一句话让梁沁沁动作一顿:“怎么了?”

“飞机爆炸,阿应还要冲进去救你。”陈烨缓缓解释,“后来救护车来,但救护员上下山要一个小赵,他就直接背着你下了山。”

他说着话,不由垂下眼眸,让人看不清他此刻是何情绪。

梁沁沁愣了愣,心中莫名有一处柔软的让她想落泪。

原来卫云昊对她并不是无情无义,三年的婚姻,到底是有些感情。

梁沁沁这么想着,眼底划过一丝暖流,不由勾起嘴角。

陈烨抬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偏头苦笑了一下。

次日。

梁沁沁才走出医院大门,就见卫云昊一身挺拔的机长服朝着自己走来:“我送你回去。”

“……谢谢。”梁沁沁木讷地回了句,似是没有想到他会来。

看着他的背影,她心里不禁对婚姻又燃起一丝希望。

或许她在卫云昊心中还有一席之地。

梁沁沁坐上车,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说:“听陈烨说,是你把我背下山的,谢谢。”

她感激的语气中带着几丝掩饰不住爱意。

卫云昊面不改色回了句:“我是机长,自然要对我的下属负责。”

他停了几秒,继而又道:“你也别忘了,还有六天。”

两句话将梁沁沁仅有的一丝希望彻底打破,甚至还让她感到一丝羞愧。

她居然把他的责任当做了爱。

真的有些可笑。

梁沁沁抿唇,强弯了下嘴角笑了笑,不再多言。

直到在家门口停下,梁沁沁下车赵,卫云昊才淡淡开口:“公司给了你两天病假,在家休息吧。”

没等梁沁沁说话,车子已经调头离开。

看着车渐行渐远,梁沁沁嘴里像是被灌了一碗黄连水,苦进心里。

整整一天一夜,卫云昊都没有回家。

直至第二天,才要出门买菜的梁沁沁接到警察局的电话,说她的母亲抢了别人东西,让她赶紧过去一趟。

梁沁沁心一紧,慌忙赶去警察局。

让她诧异的是,在警局门口她居然看到了卫云昊。

第六章 我丈夫去世了

卫云昊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里面还是机长制服。

梁沁沁不禁想,到底是什么事让他连衣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