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克劳斯先生,只要你舔干净我的鞋子,我就拉你上来。”

克劳斯愣了一下,随即愤怒地骂道:“贱人,你敢这样对我。”

徐栀初一笑,刹那芳华中是凌厉和狠绝。

“那我走了,你们慢慢享受。”

她站起来,掉头就走。

“别走,我舔。”克劳斯屈辱的答应了。

徐栀初就把鞋子放下去,让他舔。

没舔干净,她就抓起岸边的一把泥土,砸在克劳斯脸上。

“没用的东西,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你不想活了吗?”

克劳斯满嘴满眼都是泥土,恶心地吐了起来。

徐栀初看的很满意,“鞋子不用你舔了,我怕染上病毒,我和你们玩一个更好玩的游戏。”

徐栀初起身,走进树林,之前那条小溪恰好经过这边。

和民窑相隔不到十米的距离,她用树枝,把地面掏一条水沟,一直延伸到民窑里面。

再把水引到小沟里面。

当水流到民窑里面,他们所有人都慌了。

受了伤,有水,伤口就会一直流血,用不了多久就会死。

就算不流血,水漫起来,也能把他们淹死!

马克大骂:“妈的,就不该留着这个娘们,当初就该把她丢水里,和那个该死的男人一起淹死。”

徐栀初道:“可不是么!谁让你们好色呢!”

她对着克劳斯扬了扬下巴,“克劳斯先生,你说人类在水里五分钟就会死,傅璟天在水里九分钟了,我很想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我这个人相信科学,咱们来做个实验,只要你们在水里憋气十分钟,我就把你们拉出来,饶你们一命。”

宋小雨杜东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小雨杜东池)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宋小雨杜东池)

还活着的人全体咒骂。

“徐栀初,你是故意的,之前你探路,就发现了这个地方是不是?”

徐栀初一笑,宛若索命的罗刹,“你说呢?”

克劳斯气的爆粗口,“妈的,贱人,我打死你。”

他用力的伸手去够不远处的枪,然而无论他怎么用力,都碰不到。

徐栀初看地很满意,“先生,别动怒,把精力留着,等会儿还要憋气呢!你现在累坏了,等会儿影响我做实验,可不是一个合格的试验品。”

民窑太大了,水流太小,徐栀初继续去挖,水流更大了。

四十分钟,水漫上来,慢慢淹没他们的身体。

所有人都开始着急,有的求饶,有的怒骂,诅咒。

徐栀初只是冷漠的站在上面,看着他们慌乱,看着他们在死亡的边缘挣扎。

转眼,水将他们彻底淹没了。

他们需要抬起头,才能避免无法呼吸。

然而,脖子抬久了会很酸,就软下去,倒在水里。

他们又急忙抬起头换气。

水位还在上升,他们伸长了脖子,也于事无补。

克劳斯大声喊道:“我错了,苏小姐,你求求我放过我,我把我所有钱都给你,我带你去第二区,你要什么都我买给你,求求你别杀我。”

徐栀初只是一脸麻木的看着克劳斯,“克劳斯,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点,你看我的傅璟天,他死的时候,都没发出一个字的求饶,也不害怕。”

“你是为傅璟天报仇?”克劳斯这才明白过来,他今天死定了。

“嗯,你杀死了他,我甚至没来得及和他告别,对了,当时我求你放过他,你是怎么对我的?叫我跪舔你……我也不要你跪舔我,要不你施魔法,让你的上帝来救你如何?”

徐栀初说话的时候,克劳斯的脸已经被水淹没了好几次了。

还被灌了好几口水,其他人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克劳斯怨恨地看着徐栀初,“只要我今天不死,我就会把你大卸八块。”

人在生死面前,求生意识是强大的。

克劳斯豁出去了,硬是撑着地面,把身体从尖锐的木头上拔出来。

这样以来,他可以站立在坑里。

但是大腿受伤的地方没东西堵住,那么大一个窟窿,鲜血就涌了出来,瞬间把水染红了一片。

至于有几个腹部重伤的,爬不起来,只能不停地伸长脖子保命。

克劳斯开始往上爬,四米多高的民窑,他又受了伤,根本爬不上来,像个困兽一样做无用功。

他气急败坏,“妈的,你以为我上不去吗?等水位上升,我就能浮上来。”

徐栀初嘿嘿一笑,“多谢提醒,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她几脚把水沟堵住,让水流从其他地方走了。

“你看,现在的水刚要淹没木桩,淹没你的伤口,你又爬不上来,是不是很绝望?”

克劳斯气得脸都抽了,他失血过多,头晕目眩,一个没站稳,再一次倒下。

不过水有浮力,没让他被尖锐的木头刺穿,却也被木头扎痛,再一次掉水里。

“哈哈哈……”徐栀初开心地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就变成了惨笑,笑出了眼泪。

“如果你们死了,能把我的傅璟天换回来,我就原谅上帝。”

徐栀初抬头看了看天,觉得今天的阳光真好,却照不进那一座地狱的监狱。

眼看克劳斯他们就要被淹死,忽然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步伐训练有素,脚程很快,不下二十人。

是警察来了!

傅璟天的同事来了!

她可以回家了!

徐栀初不假思索地往那个方向跑。

第104章傅璟天,是你吗

徐栀初顺着小路的阶梯往上跑,还没跑几步,她或许是太激动。

再加上许久没怎么吃东西,还没得到休息,体力透支。

一个趔趄,就从小路上摔了下去。

她在半坡滚了几圈,撞到一棵大树才停下。

她顾不得疼,急忙爬起来,顺着山坡往上爬。

便看见小路上,一双穿着军靴的大长腿呈现在眼前。

徐栀初本能的要喊,却看见那双腿的主人身上穿着的军装,和陌生的面容后,她冷静下来了。

她本能的坐下来,背靠在斜坡上,确保那些人视线所及的地方看不见她。

徐栀初在缅北的业绩,全是她自己找下属垫付的钱,从来没有骗过任何人。

她现在只要冲出去,回家接受调查,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她现在只要喊一声,她就可以回家,回到全世界唯一的净土国度。

徐栀初有钱,有房,有私人飞机,有游艇……她还能回去手撕渣男贱女。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阻止她。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