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哎,对对对,男士靠女士近一点。

  对……搂着她的腰"民政局拍照处的摄影师还是第一次见到有新人穿着婚纱军装来拍照的,又见男方是军人,男俊女靓,拍照时没有咔嚓一下子了事,而是经过一番动作指导,才按下快门。

  两人排队办完手续,拿到结婚证出来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夏覃将红色的本子与结婚登记照看了又看,才不舍地交给陈婉。

  "为何不拿着?"陈婉见夏覃非常喜欢,但却又将本子交给自己,难免疑惑。

  “我有这个就行”夏覃将手中的照片晃了晃,然后小心放在军装左侧口袋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那是他求摄影师多洗出来的一张登记照。

  "本子,你拿好。"夏覃抿了抿嘴唇:"我的职业很危险,如果……我是说如果哪一天我不幸离开了,你不要在夏家空耗青春……"

  陈婉踮起脚尖捂住夏覃的嘴唇,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就没见过谁这么咒自己的,你是不是傻!"

  夏覃将陈婉的手拿下握在手中,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说的都是实话,婉婉,若是真有那么一天,你答应我,别做个傻子。"

  "好好好……“陈婉撇了撇嘴,反正我是先一步离开你的那个,这个回答也不算数。

  听到陈婉的回答,夏覃才扯起笑,珍重地牵起她的手:"走我们去发喜糖。"

  "不是去吃饭?"陈婉眼睛瞪圆,可怜巴巴扯着夏覃的军装一角:"我饿了,夏夏。"

  夏覃斟酌了半晌,像是在做什么世界级难题的选择,他低头看向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陈婉,妥协释然轻笑道:""好吧,先去吃饭""

  在海市,有个不成文的约定,领证的新人若是当天在出民政局时将喜糖分给民政局外的行人,那么,收到行人祝福的新人将会长相厮守,白头偕老。

  夏覃带了很多很多糖……

第34章白日,洞房花烛

  “夫人”陈嫂站在老宅二楼窗户前给刚参加完夏覃婚礼的陈夫人拨去了电话。

  陈夫人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走出大厅,她拒绝了佣人的搀扶,眉头往中间聚拢,声音平静问道:“她行动了?”

  陈嫂垂下眸,视线看向楼下挽着亲如母女的两人,声音有些如释重负:“大少奶娘应该是突然想通了。她给了那个亡命之徒以及宅子里两位女佣一笔封口费,并取消了计划。”

  陈老夫人虽然离开夏家多年,她留下的人也被陈敏一一遣散,但毕竟经营多年,夏家老宅还是有她的人在,她先前因为不管事,也没启用那些个钉子,前不久回了一转夏家,将陈嫂留下,就是为了启动那些眼睛探听夏宅监控照不到的阴暗角落所发生的事情。

智者不入爱河,美人存活全靠智谋(陈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智者不入爱河,美人存活全靠智谋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那陈敏竟然买通了一个亡命之徒打算在元宵宴上坏陈婉清白,且打着利用元宵宴,将陈馨送上夏覃床的主意。

  这等恶毒心思,让陈夫人汗毛直立,再难容下她。

  只是,捉贼要捉赃,她这才容忍陈敏蹦跶至今。

  “想通了?”陈夫人略一沉吟,不太相信:“她不是极为爱护陈馨厌恶陈婉吗?她能看着陈鑫跳入火坑,接受陈婉转头嫁入夏家与自己成为妯娌?”

  “今日大少奶奶就请了陈馨小姐与其父亲上门,打算定下她与夏程少爷的婚事。”见陈敏抬头看过来,陈嫂也没避让,大大方方打了个招呼才又回了陈夫人道:“想来是那日您离开时,夏覃少爷的那几句话起了作用。”

  陈夫人已经走到自己的车前,司机护着她坐上了车,她才微不可闻叹了口气,回道:“看着点她,若她真安生下来,你也可以回来陪我了”

  “是。”

  另一边,领完证的夏覃与陈婉就近在民政局门口找了一家餐馆包间饱餐一顿后,夏覃驱车带着陈婉回了家。

  陈婉才下车就被夏覃抄起,他单手抱着她开门、关门,一气呵成爬上了二楼,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就开始拉扯她的婚纱。

  陈婉甚至都没来得及感叹房子装饰的变化,就被夏覃堵住了嘴。

  屋内好似被人精心布置过一番,从一楼到二楼都充满了喜气,窗户上被人妥帖贴上了红色窗花,就连追着她跑上楼的图图都被套上了一件红色的小衣服,系上了红色小领带。

  床单被套也被换过,换成了大红色的喜被,陷在被子里的陈婉甚至能闻到阳光的味道。

  她想的这片刻时间,图图已经跳上了床,用智慧的大眼睛盯着二人的动作,也不吭声,有那么一瞬间,陈婉竟然在它眼里瞟到了欣慰。

  欣慰?

  见鬼。

  陈婉忙从腰下掏出一把让她硌得慌的桂圆、花生举到夏覃眼下,呜呜呜半天,夏覃才终于撑着手悬起身子放过了她,将她抱起,放入卫生间,啪的一声关了门:“洗澡”

  门外男人利落将床铺一顿收拾,然后抱着图图出了门,听着声音应该是去了客房。

  等人走了之后,陈婉看着自己手中还捏着的花生桂圆莞尔一笑,将它丢进垃圾桶,才开始卸妆洗澡。

  陈婉出来时,窗帘已被拉起,房间内只开了一盏落地灯,光影昏暗,夏覃穿着浴衣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低着头反复搅着自己的大拇指,似乎极为紧张。

  听到陈婉的脚步声,他缓慢的抬起头,陈婉看到夏覃眼中的惊艳,勾唇一笑,迈着勾魂的步伐,摇曳着身姿走到对方面前,用指尖点了点他的喉结。

  夏覃喉咙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却被陈婉用手掩住唇。他抬头看着面前美得好似花妖的女人,目光开始迷离。

  陈婉对着夏覃展颜一笑,有点点细碎的星光好似从她眼中露了出来。

  她真心实意笑起来真的好看极了,顾盼生辉,娇俏得只把夏覃看呆了去。

  他情不自禁抬手轻轻触了触陈婉的眼睛,陈婉就势慢慢坐到他身上,笑着闭上眼睛,任由对方探索。

  房内灯光昏暗,气氛暧昧,夏覃只觉得越来越热,他双眸迷起,双手绕过陈婉大腿,轻轻将对方抱起放置在一旁的红床上。

  "可以吗?"夏覃声音低沉,他温热的呼吸气流,如同一把小刷子,拂过陈婉的耳畔。

  陈婉只觉得身体苏苏麻麻一阵颤栗,意识开始逐渐昏沉,她抬起雪白而纤细的玉手覆上夏覃强健的胸膛,毫无章法的抚触让夏覃呼吸越发沉重而滚烫。

  "回答我"夏覃俯身吻了吻陈婉的眉心,控制着越发急促的呼吸开口:"回答我,陈婉"。

  陈婉胡乱点了点头,双眼迷离,开始撕扯夏覃的衣服。

  屋里好热,她觉得自己快化了。

  夏覃轻笑一声,眼睛逐渐猩红,再难自控。

  不知何时,衣衫尽退,溪流入山,桃源尽现。陈婉的枕头被攥的发皱,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身子不受控制的起起伏伏,就像晕船一般,脑袋变成了一团浆糊。

  不知过了多久,划船的桨终于停下,小船也不在晃荡,但陈婉却早已睡去。

  饱食餍足的夏覃翻身躺在一侧,用手撑头温柔的看向藏在被子中只露出小小脑袋的陈婉,只觉得他孤独走过三十多年的人生终于圆满了。

  他以后有妻子了,小小的,娇娇的。以后他们会相伴到老,直至另一个人生命终结。

  "陈婉~"夏覃用手描绘着陈婉的眉眼,情不自禁低低道:"你知道吗,我好爱你"

  "嗯"陈婉皱了皱眉,无意识蹭了蹭夏覃的手。

  夏覃低低满足笑出声,起身连人带被地将陈婉抱到了卫生间。

  陈婉睡醒时已经是黄昏时刻,她正以侧睡的姿态被夏覃抱在怀里,窗帘不知何时被拉起,阳光成橘色调穿过落地窗散入室内,将室内渲染的温暖异常。

  陈婉感觉身子很爽利,应该是事后夏覃帮她清理过,她低头坏心眼地挠了挠夏覃手心,转过身去吻了吻睡眼惺忪的他:"夏夏,起床?"

  夏覃将被子拉了拉裹住陈婉,将他整个人重新抱回怀里,闭眼轻轻蹭了蹭她的脸:"再睡会儿"

  "运动量过大,我饿了"陈婉咬了一口夏覃的唇,皱了皱鼻子,控诉道。

  "那起吧,带我们陈夫人去吃大餐~"

  "吃大餐~"陈婉洋洋得意重复一声,拉着夏覃起了床。

  后来夏覃时常在想,要是时光能停在那一天,那一刻该多好。

  或者说,那一天他们将喜糖全发完,是不是结局就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