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我本想说不用,可想起刚刚艰难带着程钦慕下楼的画面,我还是老老实实认清现实,报了个医院的地址。

李楠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红灯正好变绿。

我没敢耽搁,扶着方向盘一脚油门踩出去。

好在这个点不堵车,八点准时到了医院。

我到的时候,李楠还没来,无暇细想,我只能找护士借了个轮椅推着程钦慕跑上跑下,又是开住院手续,又是看着他打退烧针,处理伤口的。

等到好不容易把他安顿好,我才吐了口气去缴费。

什么叫身心疲惫,大概就是这会儿。

我从没觉得自己执行力这么好过。

交了钱走到病房门口,我还没进去,就听见柳清的声音从门缝后头传出来——

“这梁姑娘怎么照顾的队长,人都烧到快40度了才往医院送,再晚点人都要烧没了,她也太不靠谱了,还好她不打算追队长了,不然万一真成了,就她这样马马虎虎的,怎么给队长当老婆?”第32章

柳清说这话时,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怨怼。

我就在门口,那门又好巧不巧开着一条缝,那番话就这么一字不落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转瞬间化作尖刀,残忍剜着我心头的软肉。

我咬紧牙关,指尖愀然掐住掌心。

一时之间,我竟分不清是掌心更痛还是手心更痛。

“你别胡说。”

李楠不悦的声音紧随其后。

“我刚刚来的时候听人家护士说了,刚刚都是梁姑娘在跑上跑下照顾对长,她住进队长家又不是当保姆去的,你别老对人家那么大的恶意。”

“我哪有,我……”

“要吵出去吵!”

梁嘉鱼程钦慕在线阅读无弹窗_梁嘉鱼程钦慕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程钦慕的声音还带着暗哑,听声音,他大抵还是难受的。

我隔着门缝,隐隐看到柳清的身影,她扑到床边,声音瞬间就变了调:“队长,对不起。”

程钦慕没应。

我的心随之一并落下来。

这里,大概也不需要我了……

我自嘲的看着手里的缴费单,手指搓揉着一角,喉咙里苦涩的厉害。

下一瞬,程钦慕的声音却突兀的响起——

“以后再让我听见有谁非议梁嘉鱼,别等我开口,自己去领罚,负重五公里!再有第二次,就十公里!以此类推!”

柳清的声音有点闷,却不敢反驳:“是。”

“行了,都散了,吵的我头疼。”

程钦慕一句令下,李楠抓着柳清忙起身。

临走前,他还贱兮兮的回头:“队长我跟你说,梁姑娘是真不错,你可千万别错过了,我刚刚可听人家护士说了,她送你来的时候急的直哭呢,你……”

我就站在门后,隔着门缝亲眼看到一个雪白的枕头飞到了李楠脸上。

李楠嘚瑟着,猝不及防被那枕头砸了个正着。

他再不敢说了,小心把枕头抛回去。

我看着两人出来,正要躲,身后却陡然经过一个小护士。

她一眼认出我,往我手里塞了颗糖:“我看你在这门口站半天了,今晚我在护士站值班,我猜你肯定要陪着你男朋友的吧?有事直接按铃就好了。”

“不……不是。”不是男朋友……

我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就被人推开来。

得,跑不掉了……

我认命回头,和身后两人大眼瞪小眼。

柳清的脸色最难看。

我掐了掐手心装作没事人一样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李楠大概是听见了刚刚护士的话,那么活跃的一个人难得没调侃我,跟我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让我有事给他打电话。

说完,拉着柳清就走了。

回到病房的时候,程钦慕正睁着眼睛看着门口。

我一进来,就和他对上了视线。

他面色有些白,嘴唇干干的。

我无声叹了口气走到他床边拿出先前在水房打的热水。

程钦慕却忽然叫了我的名字。

“梁嘉鱼。”

“嗯?”我抽空看了他一眼。

他却满眼认真,一字一句的开口:“你不用在乎柳清说的话,这事儿你没错,如果不是你,我这会儿还在家里难受。”

我没想过他会跟我说这个,倒水的动作一顿。

程钦慕忽然又变扭的将脑袋扭到一边,一句话卡在嘴边,似是豁出去了一样:“梁嘉鱼,你还追我吗?”第33章

“哐当”。

我手里的水壶砸在桌面。

里头剩余的热水滚出来,差一点烫着我的手。

程钦慕面色一变,皱着眉就要起身收拾:“你慢点。”

我后退一步,先他一步扯了纸盖在桌面上,草草收拾了残局,一口气梗在喉咙口,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程钦慕抿着唇,好半天才看向我的手,不确定的问:“烫到手了吗?”

我傻乎乎的摇头:“没有。”

程钦慕像是舒了口气,眉宇舒展了几分。

过了几秒,他又抬着他那双诱人的眸子问我:“想喝水?”

我还是摇头:“不是。”

程钦慕沉默了。

他一沉默,我就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安静的病房里,只有空调出气孔不断有声音传出来。

我和他四目相对了数秒,最后是程钦慕先出的声。

这次,他声音缓了不少,面容也舒展开来,看我的眼神格外的认真深邃:“什么都不是,那是被我吓着了?”

我老实点头,嘴巴咬的死紧。

岂止是被吓到,心都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这走向发展,每一步都超出了我的意料。

我不懂程钦慕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更不懂他为什么会忽然问我这个。

我以为,我不追他了,我和他除却父亲这条必然得交界线外,就再不会有其他的支线分出来才对。

可程钦慕的眼神却明晃晃的告诉我,事情不是我想的那么一回事。

大概是我吃惊的表情太夸张,程钦慕看着我,居然罕见的笑出了声:“梁嘉鱼,你胆子怎么那么小?”

我愣愣站在原地,莫名被他眼睛里温柔的笑意勾去了魂儿。

这一刻,我才切身明白多年前在书上看到的那句话是何等的有深意——

“一眼就喜欢上的人,怎么可能说忘就忘,说放就能放。”

程钦慕疲惫的躺在床榻上打了个哈欠,没再执着于那个问题:“别傻愣着了,害怕那就不答了,车钥匙在你那儿吧?你回去休息吧。”

他这话说的顺口。

我四散的神魂终于飘回来了些。

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我低头将桌子的冷水倒进那半杯开水里,兑成温的递给程钦慕。

程钦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没说什么,老老实实接过杯子仰头喝了个干净。

这个晚上,我到底还是留在了医院。

放程钦慕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

这医院的床睡的实在难受,问护士姐姐借的毯子还薄,我半夜被冻醒来好多次,直到天蒙蒙亮,我闻到了熟悉的皂角香,意识才彻底涣散。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我恍惚睁眼,却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到了程钦慕的病床上,而他却不见踪影。

难怪我会闻到皂角的清香,我揉了揉发痒的眼睛。

拿着手机往外走,找了护士小姐姐一问才知道程钦慕早上和一个男人出去了,说是在楼下走走。

听到男人,我愣了一瞬,想来也只有李楠。

这个点儿,医院食堂的早餐已经停止供应,怕程钦慕吃东西嘴里没味儿,我便想着开车去外面买点东西回来。

取了车钥匙来到停车场,程钦慕的车没找着,我倒是率先看到了车主本人。

他穿的单薄从一辆商务车里下来,转头不知道跟里头的人在说些什么。

我小跑上前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道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透着满满的无奈:“保护好鱼鱼。”第34章

笑意挂在嘴角,我脑子轰然一下身上的血液有一瞬的停滞。

那道声音算不得太熟悉,可那语气不会有错!

那是我爸!

脚步定在原地,我死死按捺住冲上前看一看爸爸的冲动,理智到底战胜了我的情绪。

我爸现在身份特殊,车里的人如果真的是他,我这时候冲上去,只会给他们添麻烦。

上辈子我已经傻乎乎的害过爸爸一次,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添乱了。

我死死抓住手里的车钥匙,呼吸逐渐变得沉重,眼角有什么汹涌着想要流出来,直到那车子在我面前离开。

程钦慕回头,这才发现了我。

“你怎么来了?”

他语气里有惊愕,想到什么,他又皱眉去看那辆车子。

不大确定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