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霍琛 抬眸一看,上面的病危通知单几个字让他呼吸骤然停住。

这张纸仿佛是豺狼虎豹般,让霍琛 心生恐惧。

霍琛 手指轻颤,一个签名让他握不住笔,画不上字。

护士拿着签完字的病危通知单离开,手术室外又恢复寂静。

霍琛 的却一直没有放下来过,犹如千万白蚁噬咬,痛的厉害……

没过两个小时,又一张病危通知单出现在霍琛 面前。

连下两张病危通知书,无不在说明一个事实。

为了给楚母和楚星寻报仇,程安笙没有给自己留有一丝余地,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一命换一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已经华灯初上,手术室的门始终却没有打开。

除了两张病危通知书外,霍琛 对程安笙的情况一无所知。

他的心已经被浓郁的阴霾罩住,仿佛深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会覆身大海。

陆氏的高层来了一批又一批,都被霍琛 的助理金荀给劝走了,并表示一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金荀让人送来的吃的早已经凉透,放在一旁无人问津。

金荀看着电脑,脸色焦急,看了眼面色冷凝的霍琛 ,硬着头皮道:“陆总,这件事已经被闹到网上,现在网上都在谴责您和林臻小姐的关系,情形对您有些不利。”

若不是实在没办法了,金荀也不会在此时向霍琛 汇报。

网上的情形何止是对霍琛 不利,他简直是被网友们批的一无是处。

众怒难犯,悠悠之口堵不住。

霍琛 和程安笙还有林臻的关系被人翻了出来。

林氏的股价已经跌停,陆氏的股价也一路下跌。

霍琛程安笙言情小说免费观看-小说(霍琛程安笙)最新章节阅读

事情越闹越大。

之前发布在陆氏的公告也被人翻了出来,总有神通广大之人,把陆氏的股权分布发出来,上前显示之前程安笙从头到尾就没有任何的股权。

公告上说的股权按市价收购纯属子虚乌有。

更有甚者,网友发现前段时间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根本不是程安笙,而是她的双胎妹妹楚星寻。

而林臻之前发布的芯片技术也全部都是程安笙所有,林臻是直接冒名顶替。

一桩桩,一件件之前的事情全都被翻出来,摊开晾在大众视野之下……

由于陆氏的防火墙被程安笙入侵,所以没有从一开始就扼制住网上的舆论势头,任由其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难以收拾。

霍琛 听到金荀的话,眸色逐渐变的暗沉,声音冰冷:“让人公关控制,把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等如月出来的时候,我不想在网上看到任何她的负面报道。”

“好的,陆总。”金荀在一旁快速用电脑发布指令。

“还有陆总,今天下午,林臻小姐的律师多次打电话,说林臻小姐想见您一面。”既然已经开口,金荀干脆多说一件,这件事也很难处理。

林臻到警察局之后拒不认罪,只说是被程安笙陷害,她是无辜的。

如果这都是无辜的,那说世界上没有罪犯金荀都信。

可如果霍琛 愿意为林臻作证的话,那林臻不是没有可能出来。

霍琛 听到林臻的名字,只觉得刺耳,他眼底闪过一丝阴鸷:“不见,这种事以后不用再说!”

若不是林臻,程安笙何至于是这个样子,在手术室内生死不知。

话说着,手术室的大门“咔”得一声,打开了一丝缝隙……

第十四章 最后两天

霍琛 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术室上,这轻微的开门声瞒不过他的耳朵。

他骤然收住嘴里没说完的话,转头朝着手术室看去。

厚重的大门被越大越开,里面溢出的光线仿佛是对霍琛 的审判词,决定他今后是悲是喜的人生。

霍琛 站在原地不敢移开脚步,屏声敛气的看着手术室的方向。

轮子在地上推动的沙沙声出现在耳中,紧接着是纯白的床单被罩,两名医护人员推着满身管子的程安笙出来。

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的管子和高高悬挂的输液瓶,霍琛 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本上提到喉间的大石沉了一些。

这些管子至少证明,程安笙还活着。

对于现在的霍琛 而言,这便够了……

手术医生紧跟着出来,看着门外的两人,声音带着一丝疲惫:“病人是被刺入脾脏,导致的大出血,情况危急,现在情况暂时稳定住,但还没脱离危险,如果在四十八小时内醒过来的话,还有恢复的可能。”

霍琛 心里骤然一缩,身体颤动。

金荀在一旁连忙上前:“谢谢医生,辛苦了。”

医生点点头,说了句没事后离开。

程安笙已经被转移到了ICU病房,四十八小时内禁止探视,只能透过病房外的玻璃看上一眼,并且也不能待太久。

十一点以后整个医院禁止探视。

霍琛 在病房外没站多久,就被巡回的护士劝回。

见状,金荀带着霍琛 离开医院,开车回南苑。

外面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在路灯的灯光下,白色飘飘洒洒,不一会儿地上已积了一层雪花。

深夜的马路上,行人车辆稀少,大多数人也都是形色匆匆的回家。

一路畅通无阻,不到二十分钟,金荀已经把车开到了南苑别墅。

车停好后,金荀本想跟着一起进去,霍琛 转头看向他:“不用跟来了,你开车回去吧。”

说完,便打开别墅大门进去。

无力一片黑暗,空荡、冷寂的厉害。

一到晚上九点,佣人就会离开别墅,所以整个别墅内除了霍琛 之外空无他人。

霍琛 打开别墅内所有的灯,朝着楼上走去。

浴室内,霍琛 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淋在身上,却没有冲走他满身的疲惫和心头浓浓的不安。

躺在床上也毫无睡意,程安笙浑身鲜血的模样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时间临近天亮,霍琛 刚迷迷糊糊进入浅睡眠之中,却又突然被惊醒。

额头出现一层细密的虚汗,仿佛心有余悸。

就在刚刚,他看到程安笙流着血泪,睁大双眼看着他,质问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她,为什么要弃她于不顾,为什么让人害死她妈妈和妹妹。

卧室内漆黑无光,霍琛 眼神涣散,一时竟分不清现在和刚才究竟谁是虚幻。

过了一会儿,他浑身血液渐渐流通,理智回笼,拿过床边的手机一看,早上五点。

不过他却是再也睡不着,脑中不自觉回忆起跟程安笙在一起的时候。

他是爱程安笙的,这一点,霍琛 从来没有否认过。

在他心里,只有程安笙才是他认定,想要白头偕老的妻子。

只是两人结婚多年,他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程安笙想要的是什么,她在乎的又是什么。

这五年来,他一直是两人之间的主导者。

程安笙只是默默的站在他身后,在他决定和林氏合作之前,她始终没有表露出一丝的委屈和反抗。

她的忍让让他认为理所应当,才会在程安笙反抗他的时候,觉得异常的愤怒。

黑暗中,霍琛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如月,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难道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压抑着自己吗?”

只是房间内一片寂静,无人听见也无人回答。

只有落地窗前厚重的窗帘被寒风吹得泛起一丝涟漪,轻轻晃动……

第十五章 更重的惩罚

天色逐渐明亮,一夜的风雪导致外面早已是银装素裹的一片。

南苑大厅内,金荀正在对坐在沙发上的霍琛 汇报。

“今天陆氏的股票一开盘就已经跌停。”

群众的记忆很短,但有时却又很长。

昨天的事虽然在网上找不到相关搜索,但群众的记忆无法抹去,事情并没有随着网上禁词而沉寂下去,只是变得更加隐晦。

开市即跌停的股价已经做了最好的说明。

霍琛 脸色难看,陆氏不仅是他多年的心血,还有程安笙的心血,不管如何,他都要保住陆氏。

“把陆氏最新的芯片技术发布出去。”

霍琛 很快做出决定,只有让外界知道陆氏的商业实力,才能更好的控制舆论。

“好的,陆总。”金荀立刻回答。

发布新产品能够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待时间一长,风波自然就会过去。

“那陆总,我们对林氏的收购是否按计划实施?”

金荀不清楚经过这事,霍琛 是否会改变计划,他要问清楚,才能把命令发出去。

闻言,霍琛 沉默一瞬,随后语气坚定的说了两个字:“收购。”

这是他最终的目的,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不可能弋㦊就这么放弃。

“好的,陆总,我这就发布收购命令。”金荀利落地回答。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敲击键盘的声音。

“医院怎么样了?她可醒了?”霍琛 忍不住问。

这话问的有些小心翼翼,与刚才的语气判若两人。

“楚总还没醒,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