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陆司南提起行李箱,越过她,毫不犹豫的踏出家走向苏心语。

两人坐上医院安排的大巴车,相伴离开。

只有江苒站在空荡荡的家门口,吹尽了冷风。

彻夜无眠。

第二天,江苒刚到医院上班,就看到护士长拿着一份申请表走来。

她召集所有科室护士,凝声宣布:“邻省安崎县发生大地震,现在急需支援,大家踊跃报名,跟我上前线救援!”

江苒怔了怔,举起手:“我报名。”

护士长扭头看她,眉头紧皱:“你刚做手术,就留在医院。”

江苒知道护士长是关系自己,但摇头坚持:“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身为一个医护人员,救死扶伤是我的使命。”

即使没有资格再登上手术台,但她也不会忘记自己是名医生。

护士长沉沉拍了拍她的肩,千万万语只汇成一声:“万事小心。”

江苒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人群散去,她才拿出手机给陆司南发了条消息。

“陆司南,我去安崎县了。”

发完消息,她也不等他回不回,带起口罩就回家准备行李了。

当下下午,淮安医院紧急出动一百名医护人员赴安崎县抗震救灾。

另一边。

正在义诊的陆司南感受到手机的震动。

他拿起手机,点开一看是安崎县地震的消息。

医院总群还发出一份自愿救援的医护名单ʟʋʐɦօʊ。

陆司南江苒完整版最新小说大结局 陆司南江苒最新章节

他点开随手一翻,当看到江苒的名字时,陆司南面色骤然冷沉。

她好不容易才养好了刀伤,现在跑去那种地方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陆司南收起手机,收拾好行李,快步往外走。

苏心语刚好走进来,见他要走,连忙问道:“学长,你去哪?”

陆司南沉声:“我要去安崎县。”

苏心语脸色一变:“那里太危险了,随时会发生余震,学长你不能去!”

陆司南没有看她一眼,大步走了出去:“江苒在那。”

苏心语一愣,再也说不出话来。

陆司南连夜赶到灾区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安崎县所望之处遍地残垣断壁,破瓦残砖。

他扫了一眼忙碌的医护同僚,却没找到江苒。

帐篷边正在休息的护士长认出陆司南,面色愕然:“江医生,你不是下乡义诊了吗?怎么来这了?”

陆司南没回她,只问道:“江苒呢?”

还未等护士长开口,两人脚下突然一阵晃动。

陆司南神色一僵,扶住旁边的帐篷才站稳。

十几秒后晃动才渐渐平息,不远处的废墟传来倒塌的声音。

一小队医护人员连忙朝废墟处跑去。

见状,陆司南神色焦急地也跟了上去。

“快来帮忙,有人受伤了!”

陆司南闻声扭头,看到不远处有一张沾血的工作牌落在地上

他上前拿起,上面赫然是江苒的名字!

第七章

陆司南呼吸一窒,心像突然被掏空。

他捏着江苒的工作牌,慌张环顾四周找人:“江苒,江苒……”

就在他快要跑遍灾区的附近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一片废墟传来。

“陆司南……?”

陆司南猛地抬头,只见江苒灰头土脸的背着一个昏迷的老妇人站在不远处。

一时间,他眼底暗潮汹涌。

旁边的同僚接过她背上的伤患,只留下两人四目相对。

江苒错愕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以为出现了幻觉。

他不是在义诊吗?怎么会来灾区?

不等她回神,陆司南健步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情绪前所未有的失控:

“你来这为什么不跟我说?刚刚我都以为……”

他声音不自觉地发颤,没有说下去。

江苒被他吼的一愣,涩然地抿唇:“我给你发了消息的,是你没回。”

陆司南一怔,脸色还是十分难看,没有松手的意思。

闻声看到这一幕的护士长连忙将两人拉开。

“江医生,你别怪江苒,她前几天刚因为宫外孕做了人流手术,现在能来救援已经很尽职了。”

听到这话,江苒脸色煞白,慌忙想阻止。

但转头看到陆司南冷冷的盯着自己。

“江苒,我需要一个解释。”

说完,他松开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江苒指尖掐紧掌心,心如坠冰窖。

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

护士长看到江苒脸色不好,关心道:“江苒,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江苒回过神,轻轻摇头:“没事,护士长我先去忙了。”

护士长点头后,江苒继续投入救援工作,不让自己有一分胡思乱想的时间。

一直忙到深夜。

江苒跟陆司南呆在同一个帐篷里。

两人对立坐着,空气却是死一般的静默。

缄默良久,陆司南眸色深沉地看着她ɯd,薄唇轻启:“你就没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江苒垂着眸,喉间艰涩:“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该解释什么,他才能相信。

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彻底惹恼陆司南:

他指着她怒问:“怀孕不告诉我,宫外孕流产也不告诉我,江苒,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丈夫?!”

他每字每句都像利刃,刺进江苒的心脏,扎的血肉模糊

她缓缓抬头,对上他猩红的双眸,声音带上呜咽。

“那你呢?你说她只是你师妹我信了,可你夜不归宿,跟她纠缠不清的时候,有想过我才是你老婆吗?”

陆司南一怔,没有回答。

简陋的帐篷内,再次陷入死寂。

时间难熬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良久,陆司南平静的看向她:“原来你对我有这么大怨气,那等救援结束我们就离婚。”

说完,他不等江苒回应,起身走出了帐篷。

江苒含着泪望着他离开,将挽留的话全咽了回去。

五年感情,一朝崩盘,已经到了末路。

陆司南心不在她这,她说什么都没用。

夜色中,曾经亲密无间的夫妻被一个帐篷阻隔。

陆司南守在帐篷外,直直天明才离开。

第二天。

两人继续投身于救援工作。

人来人往间,江苒和陆司南频频擦肩而过,宛如陌生人。

中午,救援收尾。

江苒正准备回救助站时,忽然听到旁边倒塌的房屋,传来孩子的哭喊声。

“妈妈……”

她连忙朝声源寻去,看到一个小女孩蹲在一座摇摇欲坠的墙体下。

江苒连忙上前抱起小女孩,不等她问,脚下一阵剧烈震动。

背后的墙体骤然倒塌,石块砸下。

江苒脸色煞白,护住女孩绝望的闭紧了眼。

就在她以为必死无疑时,一道巨大的力量突然将她推开。

江苒摔在地上,慌忙回头,赫然看到陆司南倒在废墟。

地动山摇,他的脸被被尘土瞬间淹没。

江苒扑过去失声大喊:“陆司南?!”

第八章

很快,救援队闻声赶来。

江苒无助地抓住来扶她的消防员的袖子,哽咽道:“求你们救救他,救救他——”

消防员连忙安抚道:“你先冷静一下,我们肯定会把人救出来的!”

江苒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目光却死死盯着那处废墟中。

她一直以为陆司南早已经厌恶她,对她比如蛇蝎都不为过。

但看着眼前的废墟,江苒才知道自己错了。

她不知道江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救她,但那转瞬即逝的笑却已经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

她站起身,不顾膝盖上的擦伤,踉跄着跑到陆司南被埋的地方。

有几个消防员已经开始用器械搬运压在上方的墙体碎块,救援队也在一旁守侯。

江苒怔怔看着那摊废墟,抿紧嘴唇就要一起搬那些水泥砖块。

消防员见状连忙阻止:“女士你克制一下情绪!你这样反而是阻碍救援!”

江苒浑身一颤,沾血的砖块从手上脱落。

她的手上已经被割伤,十指满是鲜血,留在那些砖瓦上十分残酷。

此时护士长闻讯赶来,连忙搂住江苒:“江苒!振作起来!江医生会没事的!”

江苒也低声喃喃道:“对,他会没事的,他一定不会出事的……”

在消防员的护送下,江苒被护士长带回帐篷内进行治疗。

下午,帐篷内。

护士长一脸担忧地看着神情木讷的江苒:“江苒,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消防队应该很快就能把江医生救出来。”

江苒像是突然被触发了按钮,瞬间落下一串泪珠。

“是我的错,我应该第一时间把孩子带走,不应该拖延时间……”

说到最后,江苒已经泣不成声。

护士长安抚地拍拍她的肩,没有说话。

江苒此时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无所顾忌地宣泄心中的情绪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