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然无光眸里水雾渐涌,她仰了仰头后望向前方,模糊的视线里一道背影瞬间映入瞳孔,她倏然一震,跑了过去。

第117章

  胡梦含快步上前拉住那人的手腕,力道有些重,沈亦诺冷不防闷声吃痛,一个转身刚想开骂,见到来人由惊转暗的眼神,眸里隐隐泛着水光,落到嘴边的话一下被她咽了回去。

  “对不起,不过麻烦你以后换个发型。”胡梦含盯着她半刻后,突然冷冷地吐出这么一句,很快收敛起情绪,转身就走。

  刚才乍眼一见,这女人的背影像极了温心,尤其是这一头垂直秀发,然而娇俏陌生的正脸当头打碎了她心底仅存的一丁点希望,进而令她透顶绝望。

  胡梦含从没有像此刻这样迫切地希望见到温心,因为只有她,才能让慕哥哥醒过来。

  乔伊的话如咒语般缠绕在耳,没有了温心,她的慕哥哥真会活下去吗。她知道是什么残念支撑着他从鬼门关里一次次走回来,就像现在的她一样,认为温心还活着,如果温心死了,她真的无法想象今后即使他醒了,他会变成什么样。

  胡梦含走了几步,倏然顿住,颓然垂在身下的双手戛然握紧,须臾后,眼里的水雾被她逼退回去才离开。

  沈亦诺怔怔地望着陌生的背影,那女人没来由的话令她呆愣了半晌,直到身后有媚笑声传过来,沈亦诺当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唇上却挂起一道靓丽的弧度,转过身去,笑道,“真是麻烦你了,小柯姐。”

  沈亦诺咧着嘴从她手中接过轮椅。

  梁梦柯却搭着轮椅另一边没松手,浓妆艳抹下的红唇荡起意味显然的弯弧,看着沈亦诺不紧不慢地娇笑道,“小诺,听说你哥昨晚送了个女人回来。”

  沈亦诺哪会不知她的醉翁之意,这女人盯上她哥好久了,奈何还没搞定,现在歪主意都动到她头上了,沈亦诺不着痕迹憋了憋嘴,眼珠子一瞬不瞬地盯着梁梦柯,一身紧身的护士制服,一看就知道被她有意粉饰过,衬得她的高挑身材愈加前凸后翘,十分惹人注目,看得她都无法淡定地嫉妒。

  沈亦诺忽而扬唇一翘,灵动的眸光闪过一丝狡黠,鼻尖哼出明显的嘲笑气味,‘‘小柯姐,那是我哥的女朋友,见着她不舒服就带过来检查下身体,巧了,她怀孕了,这不把我哥心疼坏了,立马开了vip房让她调养身子,还不准她下床走动,这不我找个轮椅带她出去解解闷。小柯姐,借轮椅这事,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哥啊,他要是知道我偷偷带嫂子出去,指不定怎么心疼我嫂子呢。”

  沈亦诺波澜不惊地胡说八道完,也不去看梁梦柯什么表情,不过不用猜也知道她此刻那张修饰过度的脸估计抽得粉末横飞了吧。

  沈亦诺毫不客气地扯开那只执着在轮椅上的手,往前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又倒回来,直接无视她冷下来的目光,笑逐颜开道,“小柯姐,我哥跟我交代过,说嫂子需要绝对的安心静养,除了他,谁都不准去打扰她,麻烦你替我告诉那些护士姐姐们,没事千万别去骚扰我嫂子,你也知道我哥那脾气,把他惹火了,谁都不好过。”

  沈亦诺说到最后,暗地自个儿抽了下嘴角,今天这话要是被她哥知道了,第一个不好过的恐怕会是她。

  梁梦柯怒火冲天的眸子直直盯着远去的背影,白里透红的娇颜绷得有些狰狞瘆人,她怎么会不知沈亦诺的意有所指,想不到平时看着头脑简单的丫头居然是个机灵鬼,三言两语企图想着打消她的念头,又顺带警告了她一番,不过仅凭这丫头片子的只字片语,梁梦柯自然不会轻易相信。

  “小言姐,咱可说好了,我们只能下来五分钟,要是不认识,你得马上跟我回去,还有我哥那你绝对不能说漏了嘴。”沈亦诺推着轮椅从电梯出来,本着一如既往的性子不断提醒道,这小言姐的称呼是她刚才随意取的。

  她们要探的病人沈亦诺也打听过了,听说是昨晚爆炸案的伤者,沈亦诺想着他们要是真认识,那真如她哥说的,省了一堆麻烦。然而沈亦诺绝对没想到的是,后头更有一大堆麻烦等着她们,而且这些麻烦全因她而起。

  声势浩大的人群从两人身边走过,为首的人忽然顿住脚步,回过头。

蚀心蜜爱(慕以深温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蚀心蜜爱全文免费阅读)慕以深温心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章管家,怎么了?”紧跟在后的人差点撞到他,刹住脚步,低头疑惑道。

  章景天没说话,刚才擦身而过,他只是觉得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有些眼熟,一把年纪却硬是记不起哪里见过。

  章景天一眼望过去,只见她低着头,这时就连侧脸都被推她的人挡住了,他无暇细想,回头便说到,“没事,走吧,老爷说的话你们都记住了,少爷如果不肯走,你们抬也要给我抬走。”

  跟在后面的一群人频频点头应下。

  走廊上空荡荡,沈亦诺见着无人,趋于强烈的好奇心,她松了轮椅自个儿先跑上前去一探究竟,听说人刚被她哥抢救回来,依然躺在重症监护室,这地也是她第一次来。

  隔着窗户,她压根看不到人脸,一下失了兴致,刚转过身去,“啊……”胆小的她禁不住一声惊叫,轮椅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无声地站在她身后,披头散发,尤其穿着白色的病号服,现在又只有她俩,大晚上的着实有些吓人。

  “小言姐,你这是想吓死我啊。”沈亦诺拍了拍胸脯低声说道,小心脏依旧不安分地跳动着,沈亦诺当即拉住她想趁早离开,“我们还是走吧,根本看不到人,你看了也认不出。”

  不想小言一把甩开她的手,跑到了窗前,沈亦诺不由愣住。

  里面灯光有些昏暗,愈发衬得仪器上的屏幕异常明亮。

  小言目不转睛地盯着里面,躺在床上的人,除了那双眉眼,她的眸光无从下手,像沈亦诺说得,根本看不到,无法认出他是谁,仅凭着心底蓦然翻滚起的无形执念,她本能地想来见他。

  她眸光紧聚,咬住唇,视线从他身上来回搜索,最后还是定格在那双安合的眉目上,她足足盯了数秒,脑海中似曾相识的一幕画面猝然扫荡而过,一道熟稔的声音稍纵即逝,快得她根本来不及抓住,最后徒留一片空白,接着一片如潮水般的嗜人火海朝她席卷过来,似要冲破她整个身体。

  她倏然抱住头,绞心刺骨的疼痛冲撞着整个脑膜,引发全身不停地寒冷战栗,她一下无力地蹲了下来,埋头想大声喊出来,张开的唇瓣始终吐露不出一个字,硬生生被堵在喉道,终破碎不堪成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惨落。

  “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沈亦诺见她跟之前一样的状况,听到了菲薄无力的抽咽声,蹲下来扶住她的双肩,心生急切道。

  她突然抬头,一个猛力推开了沈亦诺,遽然起身,眼前晃过一片昏暗,她拼力稳定住身子,手握上了门把。

  沈亦诺被她冷不防一推,一屁股后坐在地上,刚想责怪她一句,乍然见到她触动门把的手,她美眸瞪圆,身体早于大脑一步及时阻止了小言无知的行为。

  “你做什么,你这样进去会害死他的。”沈亦诺从没有这样大声吼过别人,浑身颤栗得不行,惊魂未定,她年纪虽小,却十分清楚这样闯进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害死一个人她可承担不起。

  要是被她哥知晓了这事,铁定会对她一番抽丝剥茧的教训,沈亦诺想想都胆颤发怵,心头因那么一喊跳得更加厉害了,她狠狠瞪了小言一眼,一把死死钳住她的手腕往回带,愤愤说道,“我就该听我哥的话,带你过来简直是在玩命。”简直比她过山车时狂猛刺激。

  小言顿然反手握住她的手腕,没等沈亦诺反应过来,她已在她手心写到,“有没有办法让我进去,我可能认识他。”

  够执着啊,沈亦诺深深缓了口气,勉强定魂道,“就算家属都不一定能进得去,更不用说你了,我劝你乖乖回去,要是被我哥发现了,咱俩铁定吃不了兜着走。”

  “我等他家属。”她又快速写到。

  沈亦诺有些不耐烦了,“你……”

  悠悠的铃声飘荡起,沈亦诺瞬时哑口,一个寒颤,掏出手机一看,心里想什么来什么,是她哥,她头发一阵发麻,想她哥一定发现了,抢先讪笑道,“哥……我这就带她回去……没有……你别发脾气啊……我只是带她出来透透气……”

  沈亦诺挂了电话,转头看到人又立在窗前,她快步上前随便一拉就走,奈何年纪小抵不过她的力道反被她扯了回去,沈亦诺终耐不住性子了,眼内怒火丛生,却在下一秒见到她苍白如雪的脸庞流淌着凄然的泪痕,沈亦诺心口不由一揪,缓了口气,带着绝无仅有的理智说道,“你要是真想见他,就同我回去,跟我哥商量,他是这的副院长,没什么事是他办不成的……喂……你……”

  沈亦诺话未唠完,就见她马不停蹄地跑了出去。

  沈亦诺愣了愣,后知后觉意识到还有些话没叮嘱她。

  沈亦诺立马推上轮椅就想走,身后蓦然传来有点耳熟的女声,“怎么又是你!”

第118章

  悠悠的铃声飘荡起,沈亦诺瞬时哑口,一个寒颤,掏出手机一看,心里想什么来什么,是她哥,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