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耳畔好像又传来她绝望的声音。

顾忘川彻底慌乱,她在微博上说的“再见”,真的只是退出娱乐圈吗?

恍惚间,他想起稚之水曾经在他怀里,哽咽说的一句话:“别扔下我……”

他终于能明白,她当时的绝望。

“继续找!但凡稚之水有可能去的地方,都去找!”

……

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

可稚之水依旧没有影子。

《汉庭春》还在各大卫视热播,可稚之水就好像是一个梦,她出现在他们身边,醒来,她就不见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汉王妃。

深夜,顾忘川站在落地窗俯视楼下的车水马龙,有一次听着助理带来的“查无此人”的消息。

他依旧只说:“换个地方继续找。”

助理站在顾忘川身边,望着满身寂寥的顾忘川,心头惊讶不已,这么多年来,顾忘川从来是自信骄傲,令人瞻仰的存在。

可现在,他竟然在顾忘川身上看到了恐慌?

稚之水,到底有什么魔力?

助理小心翼翼询问:“楚哥,国内已经找遍了?”

顾忘川望着窗外的夜空,沉默了良久,才说:“那就找国外。”

“若是国外也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下去。”

……

稚之水顾忘川在线阅读(忘川之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忘川之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稚之水顾忘川)

而顾忘川这一找,就是两年。

两年过去。

顾忘川正式接手了楚氏集团,因为卓越的能力,看仅仅只用了两年就将楚氏的商业版图扩到世界各国,成为众人皆知的楚氏帝国。

顾忘川也一跃成为了北城只手遮天的人物。

但在这期间,他也无时无刻不在追查稚之水的消息,不光光是北城,就连海内外都要被他翻了个遍。

但发出去的消息都好像石沉大海,稚之水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顾忘川的身边,依旧没有任何女人,参加宴会也从来不允许女人靠近三步之内。

这天,顾忘川受邀,飞往南城参加名流的宴会。

酒厅内放满了不同年份的珍藏红酒和香槟,灯光筹措,能来参加这场晚宴的人非富即贵。

每个人都穿着高定的晚礼服,拿着酒杯侃侃而谈。

而顾忘川则是像个事外人一样,坐在暗处拿着酒杯,目色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上流的圈子里,这种晚宴是最好的涉猎场所。

当杯子里的香槟喝下了三分之一后,顾忘川就没了留下来的兴趣。

可当他放下香槟杯,转身想朝着大门走时,一抹熟悉的背影忽然闯进了他的视野。

女人穿着贴身的绸缎暗红旗袍,肩膀上披着白色毛肩看起来娇艳而又优雅,让人忍不住惊叹。

顾忘川死死凝着来人,失态到酒杯都掉落在地。

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把人抱紧了怀里——

“稚之水,我终于找到你了!”

可怀中人却像受到了惊吓一般,猛地挣开了他的怀抱,看向顾忘川的目光满是疏离冷漠。

“你是谁?”

第十四章 她的未婚夫

顾忘川看着她眼中的戒备,心口一刺。

“你不记得我?”他试探性的开口。

但得来的是稚之水冷漠的摇头。

正当他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另外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将顾忘川推开。

“哪来的混账,竟敢欺负我妹妹!保安呢,把这人赶出去!”

顾忘川正要上前抢人,可见到男人的脸后动作却顿住。

这人,和上辈子稚之水的哥哥长得一模一样!

这时,旁边熟悉的人劝架,有人和顾忘川解释:“楚总,刚刚的那个是宁小姐,也是这次晚宴东道主的小女儿,而另一个是宁子昂,是宁家的大儿子,听说宁小姐身体一直病弱,在国外休养了23年,两年前才痊愈。”

“到现在才刚回国。”

宾客解释的话让顾忘川惊讶到失神了半瞬。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主动道歉:“抱歉,是我太鲁莽了,宁小姐和我的一个故人实在太像了,我一时情难自禁。”

话落,宁子昂的脸色更加难看,像是忍了很多怒气却找不到理由合理发泄。

之后只撂下一句:“离我妹妹远点!”

而后,便拉着人离开。

那位宁小姐,在宁子昂来了之后全程没有说话,也没再多看顾忘川一眼。

顾忘川神色复杂的看着渐行渐远的人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前世今生不断在他的脑海里交错,让他分不清现实。

待缓过神来后,顾忘川端起一旁的香槟杯,朝着宁家父母所在的位置走去。

如同预料,稚之水今世的父母竟然就是前世的宁相。

顾忘川在心里开始有了自己的思量,这一切不可能是巧合。

自己既然还能和她相遇,是不是他们的缘分没断?

想到这,他的唇角微微上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向宁家父母走了过去。

“伯父伯母好,刚刚我不小心冲撞了贵千金,特此想来道个歉。”

宁父看到来人,脸上写满了诧异,要知道顾忘川如今是掌握了北城经济命脉的人物。

如今却跑到自己面前来道歉,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面子上,宁父还是淡定自若:“既然是不小心,那也无妨。”

顾忘川俊逸的脸上笑意不减,矜贵有礼:“那就多谢伯父原谅了,不知晚辈能否亲自给宁小姐道个歉?”

宁父余光看了眼宁母的神色,而后点头:“他们两兄弟应该在贵宾室,楚总可以去看看。”

得了允许后,顾忘川笑着退了下去。

贵宾室。

稚之水手里拿着晚宴包,好看的秀眉微微皱起看上去心事重重。

“哥哥,你觉不觉得刚刚的那个男人有点熟悉,就好像见了很多面一样?”

宁少年听完自家妹妹的话,眉心一拧立马否认:“他是楚家的掌权人,你刚回来怎么会见过?”

娱乐圈发生的时间妹妹不记得了,可他都记得!

为了妹妹的病情,他决不允许顾忘川靠近妹妹一步。

想着,宁子昂伸出手安抚似的为稚之水拍了拍后背,故意转移话题:“你有这个时间想无关紧要的人,还不如多想想你的未婚夫!”

而在他们不远处的阴影下,顾忘川将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第十五章 绝不会放手

稚之水感受到身后有道视线,心头一凝,看向宁子昂:“哥,我感觉身后有人看着我。”

闻言,宁子昂明显一怔,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

但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啊,你可能是累了,我们是时候也该下去了。”

稚之水点了点头,跟着从贵宾室离开。

在关门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朝看了一眼感受到视线的位置。

依旧是空空如也。

等二人走后,顾忘川才从阴影处走了出来,凝着稚之水离去的反向沉默了几秒,而后就给助理打了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

顾忘川清冷吩咐:“帮我查查宁家小姐这几年的行踪。”

话落,他缓了下,目色冷了几分:“另外,查查她未婚夫是哪家。”

吩咐完后,顾忘川挂断了手机,棱角分明的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冷傲,走出了门。

来到宴会大厅,视线不自觉寻找,很快,他就发现了独自坐在角落处的稚之水。

穿过人流走上前后,他眉眼间的寒冽弱了一些,试探性的开口:“不知我能否有幸邀请宁小姐做我的舞伴?”

稚之水看着眼前这个贵气十足的男人,淡淡摇头:“抱歉,我有些累。”

被拒绝后,顾忘川也不恼,自然地落座在她的身旁,正要说话时,余光不经意瞥见了她带在左手腕上的一串玉佛珠,眸色一沉。

这佛珠,怎么和他前世送给稚之水的及笄礼一模一样?

他试探询问:“宁小姐,这玉佛珠哪来的?”

稚之水听他声音有些冷意,愣了半瞬解释道:“我妈在庙里求来保平安的。”

顾忘川剑眉微微皱起,这玉佛珠他最后是放在了护国寺的正殿,而如今却出现在眼前。

这让他眸光变得幽深:“宁小姐有没有去过护国寺?”

稚之水回想了片刻,摇头:“没有。”

顾忘川凝着稚之水,脑海里浮现起前世她的容颜。

渐渐的,和眼前的这张脸重叠。

稚之水见他望着自己失神,回想起他上次说的话,不禁开口问:“我跟你的故人很像吗?”

顾忘川被打断回过神。

正要回答时,宁子昂带着穿着白色西装的温润男人走了过来。

“玥莹,你未婚夫都来了,你还不带着过去见爸妈。”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