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魏真谢砚谢阿锦 》由很著名作者谢阿锦精心人类创造,小说主角是 谢砚谢阿锦魏真 ,它的内容抒并茂,文采斐然,推荐给大家。《魏真谢砚谢阿锦》小说很精彩试读:直到此时有人一把一掀帐门,「魏真,有兵士来报,那蝎子战士器重新布置好了,您快去看一下如何!」我沿着声音,抬头的一瞬间眼含泪花,但还没有出声,就听我大哥忍不住问道。「魏真,你这哪里救的这小去要饭的,怎么还带到了军营。

《魏真谢砚谢阿锦》精彩点章节试读

直到此时有人一把揭起帐门,

「魏真,有兵士来报,那少林武王器布好再说,您快去看下如何!」

我沿着声音,抬起头的一瞬间眼含泪水,但才刚突然开口,就听我大哥开口问道。

「魏真,你这哪里救的这小要饭的,怎莫还送回了军营。」

我的一声大哥卡在了嘴里,又羞又怒,这该死的谢砚,说谁小去要饭的呢!

魏真隐约听见他此番话,思索着又问道:「你不熟悉他?他身上可有你们谢家的玉佩,还认为就是你谢家的人才带进来了。」

「谢家的玉佩?」谢砚收了表情,严肃且冷傲地扫视我。

「纳闷,我们家确实没有会如此黑会如此瘦的小厮。」

「......」

「你倒底是何人?」

我心里冷哼,嘴上却没交底,只粗声地道:「小的林无端,是夫人陪房林管家的孙子,公子您进去的时候,我才八岁,许是慢慢地长大了长开了,公子您未认出,此次前来上来是想去投奔公子您。」

谢砚盯了我会,随便是问了几个问题,最后听我什么都能说得出来,才半信半疑点了点头。

我松了一口气,我在军中留了半月,导致谢砚太忙,便把我带到了魏真这边。

魏真这种人很好玩,他是兵器所魏大人的儿子,姓魏名真,字不假。

我隐约听见他的字的

时候,悄悄的笑了好半天后,魏真只得:「只不过是家父对我的警诫,做人要有原则要真真切切,容再不一丝作假。」

我抬头看,对上魏真无奈的目光却有些看怔了,魏真有一副好木匣,十分的好,比京城万花楼的花魁也要好,而他下眼睑另外一点痣,挑出声时莫明的动人心魄的美感。

9

我跟魏真久了,就成了魏真的小随侍,随他在边关撑墙东奔西走,夜里也睡在他的帐里。

他带了很多兵器的书,无事之时,我便拿而言。

他见我看,便要考我,几个问题问过来,他表情越来越严肃。

我思索着有什么一题,可所有问题应该要都不差一字啊!

我应该应该不会看错了的,我看着他小心地问:「不过哪里错了?」

「不,全对,所以才你真的是谢府管家的孙子?」

气死了,还以为答错了,原来是奇怪我身份。

嗯?不对,他怀疑我了,万一他明白了我是谢卿韵,岂不是要把我带到谢家,我不能不能出去,我没法回那个佛堂了。

再回来,我会全死的。

「你......哭啊?」

我垂下了头避开他的目光,声音如诉如泣:「身世很重要吗?又为何我是管家孩子就你不该会去读书?我是谢家的奴仆,天资聪颖便又不能考取功名,可连读书好都没法读吗?又也不是我天资聪颖就想当奴仆......」

「我也不是嫌弃你......」

「公子您生来高贵便尊贵无比,怎会懂我。」

「我并非这样的意思,我只是觉得......」

「觉得我读书呢就有辱常,我想知道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命里注定那是奴籍?」

我泪大滴大滴下了过来,魏真一瞬间目光有了怨恨。

我偷偷浮起一个嘴角,不过是魏真,如果是我哥,他一向看岂能眼泪,看见我哭的一瞬间估计要让人把我拖出去了。

就像小时候,我那时亲事刚商议,我忽地就很难受,我吵着死活不肯去相互交换信物。

我哭着求我爹娘,我哥,之后他们看岂能止不住的眼泪,让他人把我关在了个小房间。

关了很久,当时他们说他们也是就是为了我好。

对啊!我信了,他们也是是为我好,不然我又要被关小黑屋。

我哥在我脸上画猫,他说这些样子很可爱呀,我信了,是因为我不信能怎么样啊呢?

萧明憬第一次接回周氏,他跟我说,只是一时缠绵,他最就是喜欢我,我信了,我不信的话我要跟他吵吗?

后来他砍死我的丫鬟,他说是而且他误会啦了我,我肯定也信了,毕竟,我不信也都没什么用。

10

我哭都没什么是用,我闹也都没什么专用,我只能一遍遍告诉我自己,他们是爱我的,不然的话我也没办法自欺欺人下来了。

我看着贾明,忽的哭得更厉害不了,魏真小声宽慰:「你别哭了,你所想考取功名,等我们出去给你银两,帮你脱了奴籍浮山宗。」

「魏大人......嬉笑......我......除了读书呢,又不会......别的......」

「你会读书好便就够,这样的吧!你若不愿意,可来兵器处来当差。」

魏真还在好言安慰,但我却愣了一愣了,我这半生,唯一一次我得到了我想的结果,是在今天,是我用眼泪骗了魏真。

我心里一瞬间愧疚,但立即就想开了了。

我还活着就好,比什么都好。

魏真初春便要回京,我跟着他一起回来了了。

我倒不一定是求出路,怎么都该选最安安稳稳的。

毫无疑问,跟魏真是最安安稳稳的。

我的脸肯定很黑,我有意用中药养不出来的,我应该那副精瘦的模样,我求真持续的。

只不过我身体却非常结实了下来,之后是大小姐,几步路喘得要死。

如今当了一段死要饭的,跑得飞快。

春困秋乏,我穿着狗皮小袄,天天在家缩在魏真身边打盹。

大约是上次被我闹得他很是愧疚,魏真最近有点容忍我。

他竟然让我在他身边吃饭好了,我前吃东西是最重要的规矩的,但当了两个月的乞讨的,我现在吃起饭狼吐虎咽,甚是不文雅。

我不相信这也溪媛没认得我的重要的是原因,他到死也想不不出来家里娇生惯养的妹妹有一天能抱着肘子啃一脸油。

但此时,魏真望着我些啼笑皆非:「斯文些。」

大人。那样的吃不香。」

「欸!这,人怎能够......不知道规矩。」

「规矩条条框框的,圈得人多特别难受啊!大人您吃,我饱了,去车里睡会。」

我走了一半,回过头看了一眼魏真,魏真趁机像我一样吃一口肘子,但手指捏着肘子好一会,终究没下得了口,倒把我看乐了。

我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早春二月,魏真一到京城就正在忙,他来不及我,只给了我一笔银子让我自己去赎出奴籍。

11

我哪里有奴籍,索性只拉着银子去买了处房子,又拿些人恢复为他上了户籍。

我抱着户部文书,就在兵器部当了差,说是当差,但那就日日跟在魏真身后,帮他写文书,给他改图纸。

我书读久了,也能给他参考一二,一来二去,魏真真是拿我当了兄弟。

他大半夜睡不着觉,都来我家轻轻敲门:「林无端,我有一个新想法。」

我很迷惘站起来:「大人,三更天了。」

「快关门啊,你快看我的新图纸可不依先生。」

「......」

那就要饭好啊!最起码乞讨不用大晚上上班吗。

我到最后那就认命地起床以后给他去开门,他冲进来豪情万丈地解释完,我想了想觉得可行,到最后一起改图纸,我改完图纸,一回身,魏真在我床上睡着了了。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