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她们两个就是土包子,在镇上还有谁不知道叶绣师的价格,明明做不起还要过来装腔作势。

李红艳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冒了火,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先不说她口袋里也就只有40块钱,如果真的168块做件衣服回去,那刘建雄也绝对不会饶了她的。

“这种铺子明摆着宰人,以为我是冤大头吗?什么绣活儿要一百多块,她以为她是谁?以前求着我做的时候,我都不做!”

即便到了现在,她依然硬着头皮为自己找补脸面,说完之后悻悻的从人群里挤了出去。

四周围看着她们的一双双眼睛,充满了讥讽。

“红艳,你别生气,她这分明就是唬人的,我就不信谁会找她……”

张霞赶紧安抚着她的情绪。

偏偏这个时候柜台前面传来了一道声音,“小伙计,我要请叶绣师绣一条手帕,我要定制。”

张霞:……

李红艳:……

这个地方她们真的是多一秒都呆不下去了!

两人从铺子里走出来,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着。

特别是李红艳连呼吸都不平稳了。

张霞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喇叭,她今天特意带着她一起过来,就是为了给叶锦一个下马威,然后让她回去之后好好发挥的。

没想到非但连叶锦的面儿都没有见到,反倒还被啪啪打了脸。

“这个麻子脸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

张霞觉得三观都被颠覆了,虽然知道叶锦在镇上赚钱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能赚到这种地步。

随随便便绣个什么,就能抵得上普通人大半年的工资了,这简直就是发了大财啊!

怪不得那些村民一个个的眼红,都去敲诈勒索她!

穿到洞房夜后,踹了残疾糙汉一脚(叶锦楚恒)免费小说完整版阅读-(穿到洞房夜后,踹了残疾糙汉一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说完她小心翼翼的朝着李红艳打量着。

众所周知,整个村里村长家的日子是过的最好的,但以后可就真不一定了。

“她有个屁的本事,搞不好就是坑蒙拐骗出来的!”

李红艳扭曲着神情咒骂着,然后不耐烦的撇了她一眼。

“刚才发生的事儿……”

“我肯定不能说的,绝对不能让麻子脸在村里风光!”

张霞甚至不等她把话说完,便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

傍晚,叶锦从铺子里出来,才走出没多远,脚步便停顿一瞬。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总是觉得后面好像有人在跟着她。

快速扭头去看,可是除了来来往往的行人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重新加快脚步。

回村里有一段小路要走,很快弯曲的路上就只剩下她一个人的身影。

这次她确定是真的有人在跟踪自己!

“站住!”

不过还没等她回头,前面的小树林里突然蹿出四五个人。

一张张凶神恶煞的面孔,竟然是叶锦全都认识的。

“你们想做什么?”

她反倒冷静了下来。

“我们想做什么你还不知道吗?如果你不去撤案,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站在最前面说话的人是周月的父亲,为了自己的闺女,他也算是彻底豁出去了。

叶锦非但没有任何惧怕,反而一声冷笑。

“你们要怎么不客气?打死我吗?”

“你以为我们不敢吗?”

另外一个男人狰狞了神色,握紧手里的木棍。

叶锦眼底一抹阴霾,敌众我寡,她当然不会真的跟他们正面冲突,眼角的余光朝着四周围打量着,在心里暗暗琢磨逃跑的路线。

“你们当然敢,如果我要是出事了,警察局那边第一个调查的对象就是你们!”

一声呵斥,底气十足。

果然这些人都有了一瞬间的迟疑,互相推搡着,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冲上去。

“难道你们是想要也一起被抓进去吗?”

叶锦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更是声如洪钟。

“你不给我们的家人留活路,我们今天就是要跟你拼了!”

绝对不能被她三言两语就唬住了,其中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叫嚣着。

叶锦阴恻恻的笑了起来,“你们这些白痴,还真以为我什么防备都没有吗?”

几个人的心里全都咯噔一下,脸色变了。

这个时候叶锦突然朝着他们身后不远处看了过去,情绪激动的大喊一声,“王队,他们刚才威胁我,你们都听见了吧?赶紧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他们确实是被吓到了,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种算计!

第189章 嫂子好

众人齐齐回头,甚至都已经被吓出了冷汗。

可是他们身后的小路上空空荡荡,哪里有一个人影?

叶锦拔腿就跑,而且是玩命的跑!

“坏了,上当了!”

有人回了神,一拍大腿赶忙追了上去。

“叶锦,你有种就站住!”

好几个大老爷们儿被气的够呛,怎么就让这么一个丫头片子给哄骗了?!

叶锦连头都不回,她又不是白痴,种个屁!

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她亡!

她的头脑异常冷静,只要到了前面的大路,就得救了。

不过她还是低估了男人们奔跑的速度,片刻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便在快速拉近。

听着后面呼呼风声,她甚至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哪怕就算打不过,也绝对会让他们掉层皮!

正当她准备拼命的时候,前面突然冒出两个人,她只觉得两道黑影一闪而过,就已经朝着那些村民扑了过去!

紧接着是一阵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

叶锦停下来,气喘吁吁朝着那边看过去,然后僵住了。

那两个人她完全不认识,但却可以看出来他们身手是极好的,也就两三分钟那些村民就全都被打趴在地上,起来都费劲了。

什么情况?

“别,别打了,我们错了,不敢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伤,怂的够呛,躺在地上不停的求饶。

很显然他们是把这两个人当成了叶锦的同伙。

两人对视一眼,终于停手,其中一个大步朝着叶锦走了过去。

即便他们帮了忙,可叶锦还是充满了防备,好在这个男人在距离她两米之外,就停下脚步。

“嫂子!”

站直身姿,恭恭敬敬的冲着她喊了一声。

呃……

叶锦黑了脸,表情怪异到了极点。

这个男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可是比她大了不少。

“你谁啊?”

虽然算是她占了便宜,但这样的情况还是让她觉得有些惊悚。

“嫂子,我们是楚老大的人,老大走之前特意吩咐我们,保护您的安全!”男人立刻解释起来。

“楚恒?”叶锦心头一动,马上就明白了。

果然男人点点头,“嫂子,这些人要怎么处置?直接送派出所吗?”

叶锦快速压下一抹异样的情绪,朝着那些村民看了过去。

“叶锦,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来骚扰你了……”

事态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如果这丫头真的一狠心,把他们也送进去,那简直就是不堪设想。

“叶锦,我们发誓,真的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这些人跟几分钟之前比起来,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苦苦哀求着。

两个男人面无表情的等着叶锦发话。

“让他们走吧。”叶锦并没有犹豫太长时间。

不是她妇人之仁,而是就算把他们送到派出所,估计也就是教育几句,或者拘留几天就会被放出来了。

况且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敢来找她麻烦了。

那些村民简直如临大赦,一个个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不敢有多一秒的逗留。

叶锦看着他们狼狈逃开的身影,也终于平复了呼吸。

“两位大哥,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

怪不得她从铺子里出来,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呢。

“嫂子,我叫刘虎,他叫孙健,你直接喊我们名字就成了。我们是老大临走的那一天就被安排过来了,只是一直都没有现身。”

其实是楚恒特意吩咐他们,如果没有情况的话,就尽量不要让叶锦察觉。

“他,什么时候回来?”

叶锦的心情复杂无比,没想到楚恒竟然想的这么周全,还做了这样的安排。

刘虎摇摇头,老大的事情他们可是从不敢过问。

不过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他有没有说去哪里?”叶锦继续询问着。

前两天没觉得有什么,可现在是真的想要知道了。

刘虎依然摇摇头。

叶锦叹了口气,只得放弃了。

“我这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q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