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后退了一步,没有伸手去接,只是低声道:“小叔,不用,我有钱。”

顾晏桥目光在苍白又精致的脸上停了一秒,最后落在她娇嫩又潋滟的唇上。

属于那个午后的记忆突然就涌了上来。

他目光暗了暗,空气突然就染上了一层暧昧的气息。

第8章不太记得以前的事

温菱芒刺在背,不敢抬头。

在顾家十年,顾晏桥是什么人,她多少知道一些。

这样的人,恩宠收放自如,所有善意里都藏着残忍的针。

他随意的一句话,能让全世界对你另眼相看。

同样,他轻飘飘的一句话,也能让你生不如死。

这些年,温菱不是没有体验过。

当年顾晏桥一句“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她有了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后为又因为他的一句“她和顾家没什么关系”,她被人整整霸凌了好几年。

顾晏桥的恩宠,给的随意,收的也决然。

同样,他的同情,是恩,也是劫难。

她不想再沾染半分。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又对她起了好意,但这空气暧昧的气息让她想要逃。

直觉告诉她,最好收下这张卡。

她垂下眼睫,接过那张卡,“谢谢小叔。”

顾晏桥似乎挺满意她的举动,点了点头,“觉得回顾家太远的话,就在学校附近租个好点的房子。”

他语气淡淡的,“你可以重新买一只猫。”

风月难逃(温菱顾晏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菱顾晏桥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风月难逃)

猫?

温菱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三年前,她养了很久的猫被人下了药,偏偏当时顾家所有人都出门了,只有顾晏桥在家。

她用了生平最大的勇气哭着求他请医生来救救她的猫,但顾晏桥却只是淡漠的看了她怀里快要断气的猫一眼,便匆匆的离开了。

温菱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眼神,薄情,冷淡,带着对生命不屑的漠然。

再后来,猫死了,顾晏桥不久也去了米国。

所以,她现在可以理解为,他是想补偿当年的事吗?

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温菱故意轻淡的道:“不用,其实我也不太记得了。”

或许是她表现得太过刻意,顾晏桥微微蹙眉,“那一次,我比较赶时间……”

“小叔,”第一次,温菱主动打断了他的话,“以前的事我都不太记得了,就不要再提了。”

“都”这个字被咬得极重。

以前的事,都,不太记得了?

顾晏桥薄薄的唇慢慢的抿成一条直线,本就冷意十足的温度似乎又低了几度。

灯火明暗间,空气似乎染上了一层难言的隐喻。

暧.昧,危险,却又要让人想要去染指。

不知过了多久,顾晏桥开口了,“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温菱如得大赦,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

她低低的道了句“晚安”便逃一样的进了房间。

顾晏桥的目光落在合上的门上。

不用猜,他也能想象门后的小女生有着怎样茫然的表情。

像一只小小的幼兽一样不知所措。

想起她说“晚安”两个字时那软糯又怯生生的声音,他清冷的眸子里突然染上了一层晦涩难明。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顾晏桥刚房间出来,就看到李楠开门进来了,手里还拿着纸袋包好的早餐。

他一边换鞋一边小声道:“小三爷,温小姐怎么走得这么早?”

顾晏桥正在扣袖扣的手一顿,走了吗?

“还有,我看到她往垃圾桶里扔了个什么,金灿灿的,等她走了就好奇的看了一眼,竟然是张银行卡。”

顾晏桥瞬间变了脸色,冷意森然的盯着李楠手中的银行卡。

正是昨天晚上他给温菱的那张。

竟然被她扔到了垃圾极里?!

他慢慢的眯起了眼睛,心底慢慢的涌上一层怒意。

很好!

他顾晏桥出去的东西,竟然被当垃圾扔了!

这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骨头这么硬,他倒想看看,她能扛到什么时候!

这时,李楠又道:“对了,小三爷,上次您让查的结果出来了,那天晚上的人的确是温小姐。”

他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温小姐,在夜色酒吧上班,兼职。”

顾晏桥猛的眯起了眼睛,一丝丝戾气随着呼吸散发了出来,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被染上了一层危险的气息。

李楠不太明白他突然的情绪波动,跟在顾晏桥身边多年,他第一次看到他为了一句话突然变脸。

可他不敢问这里面的原因。

在家里休养了四五天,温菱终于缓了过来。

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去了第十一医院。

周语看到她过来,非常开心。

“姐姐,你好几天没来看我了。”

温菱摸了摸少年的脑袋,笑道:“工作忙,小语现在大了,能好好听医生的话,姐姐轻松了不少。”

周语喝了一口温菱带过来的汤,低声道:“姐姐,真的能找到和我配对的骨髓吗?”

温菱目光晦涩,但很快笑道:“当然能,现在信息这么发达,一定可以。”

周语又道:“那下周我哥的忌日,我想和姐姐一起去,去年因为生病没去,很遗憾呢。”

这时,温菱的电话响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小语,我得回学校了”

周语冲温菱眨眼,“嫂子,你辛苦了,等我病好了,我来养你。”

温菱笑着捏了捏他的脸,“小屁孩又乱叫,好好养着,明天来看你。”

回了学校才知道今天的任务是接待学校药业集团投资方。

改良式中式浅绿小旗袍裹着温菱柔软又凹凸有致的身体,及背的墨发被一只碧绿的仿玉簪固定在脑后。

整个人青春逼人中,透着一股子优雅娇媚。

林漫雪戳了戳温菱的腰:“喂,你又瘦了,是不是又为了钱不要命?我说周言都死了好几年了,你们又只是朋友,干嘛把自己弄得他的未亡人一样。”

她看温菱不说话,叹了一口气道:“周言当年的死,不全是因为你的原因,你没必要做到这个程度……”

说话间,几辆黑色的宾利缓缓驶进视线范围。

车门打开,高大挺拔的男人被一群校方领导簇拥着出现在温菱视野中。

质地优良的白色衬衣勾勒出男人劲瘦的腰身,黑色西裤包裹着一双长得没有边际的大长腿,清冷矜贵又气势迫人。

温菱瞳仁一缩,迅速垂下了眼帘。

顾晏桥?

他是京师大药业集团投资方?

顾晏桥目光淡淡的扫过来,停在温菱眉眼低垂的小脸上,当他目光触及到她展露出来的姣好身段时,原本就冷寂的目光又平添了一层寒意。

温菱下意识的拉了拉不高的摆裙,不敢抬头直视顾晏桥。

倒是林漫雪不停的小声惊呼:“天,他是这次的投资方?这世界上怎么这么好看又有钱的男人?简直把一众校领导活生生逼成了矮挫穷。”

“快看,他朝我们走过来了,啧,近距离看更帅了,秒杀当红男爱豆啊!”

说话间,顾晏桥走到了温菱面前。

他冷沉的眸子在她脸上停了一秒,手突然就伸了过来。

第9章拙劣的谎言

温菱心下微惊,一声低低的“顾总”脱口而出。

顾晏桥眸色冷寂,手指向她身后的宣传台:“那是资料吗?”

原来是想要拿刚准备好的策划资料。

温菱松了一口气,刚把资料递给顾晏桥,陪在顾晏桥身边,热得一头汗的校领导就开口了,“温菱,这会儿你负责带顾总这边的人去药业基地参观,讲解由你全程负责。”

占地上千亩的药业基地走一圈下来,加上持续两个小时的讲解,温菱渴得嗓子都要冒烟了。

她擦了擦额上的汗,下意识的看向正在看药材的顾晏桥。

这个男人是自带冷气吗?这么热的天,所有人都热得快要冒烟,只有他跟个移动大冰箱似的,不仅没有流一滴汗,还把他周围几平方米的范围的气压都压得极低。

不过,他是真好看。

明明是这样简单的穿着,却像是站在T台上一样耀眼夺目,想要让人不注意都难。

突然,顾晏桥转过头,冷寂的目光直直的朝温菱扫了过来。

温菱一惊,迅速的退到身后的休息室。

由于太过疲乏,短短几分钟的时候,温菱竟然小睡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时候,抬头就撞进了顾晏桥幽深的冷寂眸子里。

顾晏桥是内双,半抬眼看人时,藏着淡淡的薄凉,无端的就生出几分冷意。

“醒了?”顾晏桥开口,声线听不出喜怒。

他半倾着身子看桌子上的资料,高大的身子几乎将她整个人罩住,这样的姿势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和奇怪,温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cha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