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就这样三人面色不一的共赴太后的寝宫。

一路上,江玄晏一直找沈芊芊搭话:“前几日,我见上官楠身上竟带着一枚女子做的香囊。”

沈芊芊淡淡点头:“挺好的,上官公子也该成婚了。”

江玄晏敷衍的颔首,怀疑自己说的不明了。

于是又旁敲侧击的问:“你可知前日是什么日子?”

沈芊芊看着他眼里的期许,顿了顿:“前日?不就是个普通日子吗?”

江玄晏被这话一呛,忍不住挑明了话:“那日,本该是女子送郎君香囊的日子。”

闻言,沈婉姚指尖都掐进了指缝中,偏偏自己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沈芊芊闻声勾起了唇,绕了一大圈,原来他为的竟是这个。

“可日子已经过去了。”

言下之意,现在就算送也来不及了。

“无碍,你什么时候送都是心意。”江玄晏笑着答。

沈芊芊轻声问:“那如若我不送呢?”

江玄晏刚想开口,却被沈婉姚抢了话。

“玄晏,只要你想要我愿帮你做。”

这话一落下,江玄晏毫不理会,连眼皮都没抬。

沈婉姚被这话一刺,又羞又恼。

但面上又不能发泄,只能将气往心里咽。

三人行至慈安宫。

一进殿,就看到太后高坐在主位上喝着茶。

【新书】《七年深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沈芊芊江玄晏全文全章节免费阅读

看到眼前的三人,太后微微诧异出声:“你们三怎么一同来了?”

“臣携着夫人在半道上遇到的沈郡主,由此才一同前来。”江玄晏慢条斯理的解释。

话里话外,和沈婉姚划来了界限。

太后是个明眼人,看着三人的站的位置,心里就有了底。

随后,他伸手招呼三人坐下:“红莲,上茶。”

叫红莲的宫女毕恭毕敬的端茶走了上来,倒完茶水又退了下去。

这时江玄晏抿唇开口:“今日寿宴之事突遭变故,臣知道太后担忧,故派人献一曲琴曲祝太后千岁。”

太后脸上的笑意渐浓,抚动长袖。

“宣!”

话一落,两个宫人抬着古琴绿崎放到了大殿中央。

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翩翩少年从殿外款款走了进来。

面具之人走到琴前坐下,拨弄起了琴弦。

琴声婉转空灵让众人宛如置身林间。

沈芊芊看着那弹琴之人的身影,总觉得莫名的熟悉。

但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第三十七章 违抗懿旨

就在她看得出神时,耳边响起江玄晏古怪的语气。

“好听吗?”

闻声,沈芊芊回过神颔首:“十分悦耳。”

听到她这声赞美,江玄晏不悦的冷哼一声,别过了视线:“本侯倒觉得十分聒噪。”

此话一说出,沈芊芊微微一愣:“我见太后也听得入迷,怎会聒噪?”

她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了。

说着,沈芊芊还看了一眼太后,却见到她的视线也正看着自己。

那敏锐的目光让沈芊芊心莫名一凝。

察觉到沈芊芊神情不自然,江玄晏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她微凉的手,用食指在她的手背上写字。

“别怕,有我在。”

沈芊芊手上酥酥麻麻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一曲终至,太后最先鼓起了掌:“这份礼哀家很喜欢,带下去领赏!”

弹琴之人起身,跪在地上谢礼。

“草民,叩谢太后娘娘。”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沈芊芊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五皇子北夜寒的脸。

但转头又想到太后不喜他,就只当是凑巧相似。

待宫人带着弹琴之人离开后,殿里又只剩下他们几人。

太后的目光在沈婉姚身上停留了半瞬,方才她就一直在看三人的神情。

但全局看下来,沈婉姚却是个不争气的。

江玄晏只和沈芊芊时不时附耳低语,其他的时候从未往沈婉姚的看向看过一眼。

但想到她又在自己面前求的态度诚挚。

太后终究是看向江玄晏夫妇开了口:“今日哀家也有一事想同江候说说。”

江玄晏抬了抬眸,态度不冷不热:“太后说便是。”

“哀家是想将婉姚许给你,哀家也知道她嫁过人,但毕竟你们二人也曾经是情投意合。”

这声情投意合听得江玄晏眉头皱起,薄唇抿起站起身面朝太后微微俯身。

“臣请太后收回成命,于臣而言一屋一妻足以。”

太后眸光透出一丝不悦,但脸上的笑意不减:“江候这是说笑了,历年来哪有侯爷只有一房的。”

话落,江玄晏挺直了腰身,目光直直回看向太后:“那臣愿意做这历年来的第一人。”

一直保持沉默的沈芊芊在听到这句话时明显一怔,要知道座上的是太后。

江玄晏这样明了的拒绝了太后,怕是落不到好的。

再者如今朝廷动变,更加得罪不了太后。

于是,她也从座位上站起身,面朝太后行礼启唇:“太后息怒,侯爷还是心悦郡主的。”

太后的脸色稍稍缓和,把视线又落在了沈芊芊的身上:“沈氏此话当真?”

沈芊芊咽了咽喉间涌上来的涩意,强扯出一抹苦笑回答:“当真。”

短短的两个字却已经耗尽了她大半的力气。

听着这话,江玄晏垂在两侧的手止不住的轻颤。

他张了张口,想叫出她的名字。

可话到嘴边什么都被压了下去。

得到满意的答案后,太后和沈婉姚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笑来。

“既如今那哀家就放心了,婉姚以贵妾的身份下月中旬进府,如此也不算损害侯府的颜面。”

沈芊芊规规矩矩行礼,低首垂眸掩下了眼里的落寞。

或许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她在心里这样劝着自己,可酸涩却如海潮般袭来,不见退去。

第三十八章 共赴烽火节

日落西沉。

两人坐在回府的马车上,沈芊芊一直垂着头,心乱成一团。

就在她想的出神时,江玄晏冷不丁的开口:“本侯不会娶她的。”

沈芊芊一愣,抬起眸望着他:“上京城中谁人不知侯爷与沈郡主情投意合,你没理由不娶。”

更何况这是太后亲自开的口,怎会有反悔的机会?

随着沈芊芊往下说出的话,江玄晏的眉心锁的越来越紧。

城中的这些传言他不是没有听到,但清者自清他一直都懒得理会。

但如今被沈芊芊说出来时,他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更没想到竟会成为自己现在的碍脚石。

“不想,也不愿。”江玄晏一字一顿,语气带着少有的认真。

沈芊芊缩了缩手,挪到了别处,不再说话。

江玄晏深邃的眸光暗了暗,也沉默下来。

但端茶杯的手却加重了力道。

自打那日回府后,沈芊芊大多时候都是呆在院子里的。

每隔三日她都会写一封书信让人送到江南去。

而这小段时间,江玄晏早出晚归,很是繁忙。

这天。

沈芊芊正坐在案桌前,提笔写字,门外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走了进来。

还“喵喵”叫了好几声。

这是江玄晏上次让她代养的小猫,她私下取名为雪团。

沈芊芊停下手中的毛笔站起身,迈开轻步走到雪团,温柔将猫抱起走出了屋子。

此时,屋外阳光明媚。

沈芊芊便抱着猫在琉璃苑晒太阳,就在这时,回府一直服侍她的丫鬟绿芙走了进来。

“夫人,侯爷派人来传话,让您去沉香榭一趟。”

沈芊芊微微皱了皱秀眉:“有说所谓何事吗?”

绿芙摇了摇头。

沈芊芊轻叹一声,放下了猫:“那便去看看吧。”

行至沉香榭。

远远她就看到江玄晏坐在亭中央,身旁空无一人。

于是沈芊芊也转头对着绿芙轻声:“你先退下吧。”

“是,夫人。”绿芙退了下去。

走近后,江玄晏听到脚步声抬起了眼眸,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坐吧。”

说着,他还亲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沈芊芊看了眼杯里的茶水,又扫了眼江玄晏一脸悠闲的模样,有些疑惑:“侯爷此时不该是在宫里当差吗?”

江玄晏慢条斯理的端起杯身,回道:“我向陛下告了假。”

沈芊芊眼底闪过轻微的诧色,自她嫁给江玄晏后还从来没见过他向陛下告假。

“为何?”她轻声问出口。

江玄晏抿了一口茶,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再过半月我要出征南疆,所以便想陪。”

他顿了一瞬,又改了口:“便想休息几日。”

听到江玄晏要出征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