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怀孕情绪不大好,若是有得罪各位的地方,还想多担待。也请各位嘴下留情,这么多人针对一个孕妇,胜之不武。”

高个男这句话,无疑是对韩峰几人的宣战。

我看着高个男对待滕静的袒护和面对比自己地位高出不知多少倍的韩峰的无畏,不由心生佩服。敢于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去硬刚实力比自己强的人,是条汉子,就是配滕静有点可惜。

只不过滕静其人,大概一直以来只把他当成个服侍自己的随从,从没有真正的在意过。

这么说的话,就很替高个男不值。

“小姐,您出来的太久了,回去休息吧。”

这个台阶递来的很及时,全桌没有一个人为她说话,再留下去也只是自找无趣,不如回去,好歹眼不见心不烦嘛。

滕静不傻,马上接住话茬,柔柔弱弱的把手搭在高个男的胳膊上起身,“走吧,我也累了。”

高个男一听说她累了,眼里的心疼更重,扶着她站起身,拿过大衣给她穿好,扶着人朝包厢门口走。

不过走了两步,滕静突然的一声惊叫。

没等大伙反应过来,就见她靠在高个男身上,一只手捂着肚子下半部分,另一只手抓着高个男的袖子,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快,去医院。”

“呀,滕静是不是羊水破了,好吓人。”一个女声突然响起。

大家不约而同的去看已经脸色如纸的滕静,只见她不住的粗喘,乳白色的长裙下摆濡湿一大片。

我没见过这阵势,不免害怕,大哥和秦航一人捉住我一只手,秦航趴在我耳边小声说,“她羊水破了,应该快生了。”

高个男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很快从外边跑进来两个年轻的男人,都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三人合力把滕静弄上单架抬走了。

滕静是走了,在刚刚她站着的地方留有一滩水渍,一种特殊的味道在包厢里漫延,不大好闻。

赵锋气愤的把筷子扔在桌上,筷尖不知挑起哪个菜,汤汁飞上半空,溅得四处都是,“滕静是不是有病,要生了还出来祸害人。好好一顿饭,让她给毁了。”

韩峰把椅子朝后边挪了挪,打衣袋里掏出盒烟,拿出一根点燃,猛吸一口,随着烟雾吐出两个字,“晦气。”

这个承载着多数人希望的聚会,因为滕静,不欢而散。

说好的K歌也成了一句空谈。

齐晏礼付向晚是什么小说-齐晏礼付向晚无弹窗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走出酒店大门,外边早已黑透,寒风透骨,我把手塞在大哥的外套口袋里,缩着脖子在寒风之中尽量缩小存在感。

大哥伸出长臂揽住我的肩膀,“别出来,在里边等着,我去叫车。”

我和秦航退回门内,站在玻璃门内等着大哥。

沉郁一晚上的韩峰出现在电梯口,迈动长腿,走到秦航身后站定。

第486章平安

我和秦航退回门内,站在玻璃门内等着大哥。

沉郁一晚上的韩峰出现在电梯口,迈动长腿,走到秦航身后站定。

不知他躲在哪里吸了多少烟,身上的味道重得呛人。

秦航被惊动了,回过头看到是他,并没有多么惊讶,而是礼貌的笑笑,点头致意,“再会。”

“为什么不要我给你的钱?”韩峰没有走,而是不甘的出口相问。

有什么可问的呢?人家早就和你分了,凭什么要你的钱。

“韩先生,你我非亲非故,我没有接受你的钱的立场和身份。而且,我需要钱,可以自己赚。”

立场和身份五个字让韩峰幽黑的眼底多出几许狼狈,他微微弓着背,伸手扶住身边的圆柱,“我亏欠你太多,那是我给你的补偿,是你应得的。”

他的声音很低,也很卑微。

瘦高的身体佝偻着,像被风雨吹打过的落水狗。

秦航转过头看着外边,淡然的说道,“韩先生,我是谈恋爱,不是卖的。”

韩峰像是遭了重击,身体晃动着,脚步向后踉跄着退了一下,眼睛埯绝望涨潮的海水一样翻涌。

或许他仍然想要得到秦航的谅解,可这一刻他该明白,永远不可能的。

酒店门廊的灯很亮,梁子傲从黑暗中走来,站在灯光之下,唇角微翘,笑容水般的温柔,五官精致,如同漫画里走出的少年。

他朝着秦航伸出手,“航航,我来接你了。”

秦航眼睛一亮,整个人立刻鲜活起来,和我说了一声,转过身脚步轻快的小跑着离开。

韩峰扶着柱子,眼睛一直追随着秦航,看着她扑到梁子傲怀里,梁子傲给她带上围巾,把人圈在怀里,如同护着绝世珍宝一样的小心,渐渐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我听到身后仿若有着细细的抽泣声音,那应该是一个男人为自己的愚蠢和残忍流下的眼泪。

“她找到属于她的光了,以后别再打扰她,让她好好过日子,韩峰。”

好半天,韩峰才囊着鼻子,说了名话,“嗯,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他了。”

回去的路上,大哥见我不说话,在等红灯时,倒出手来用手背蹭我的脸颊,亲腻的问我怎么了,还说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去看冰雪城,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大哥你说,滕静的孩子是谁的呢?”这是我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不知道,按月份算,这孩子大概是在兰城的那段时间怀上的,只是我并没见过她和哪位异性来往过密。”

“那就奇怪了,她总不能个体无性繁殖。”

大哥捉住我的手在唇边啄了两下,“干嘛想那么多,爱是谁的都和我们没关系,反正不可能是我的。”

当天晚上零点之前,赵锋告诉我们,滕静生了,剖腹产,是个男孩,五斤四两,母子平安。

听到这个消息,我松了一口气。

不是为滕静,而是为赵锋。

赵锋是聚会的组织者,万一滕静因此发生点什么意外,他一定会受到连累。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十二月二十四日,我们一行四人在京都着陆。

梁子傲直接把滕静带走,大哥开着放在停车场多日的车带我回家。

平安夜的夜里并不安静,路上到处张灯结彩,店铺多数做了装饰,把街道装点得像个童话世界。

“看什么?”大哥握住我的手,轻声问我。

我转头笑笑,“看路上的人啊,年轻可真好。”

“你现在也很年轻。”

“嗯,可是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都没有出来玩过。”我有些落寞。

这是我童年时期的一个遗憾。

爸妈都是保守型的家长,不希望一个女孩子晚上出去外面,总觉得不安全。

那时候我也很乖,爸妈说什么就是什么,典型的妈宝女,真的没有晚上出去玩儿过。看着小伙伴们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出去疯跑,我却只能坐在书房里练书法,也曾伤心落泪过。

不过呢,都过去了。我能长得这么好,都是爸妈的正确教育和引导的原因。

落寞归落寞,并不后悔。

大哥定


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b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