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全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 重生风流仙尊 》,是以 林玉竹楚凡 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迟到的情书”,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在众人打了几分钟后,秦萧及时出声制止了。“这位朋友,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是你不对在先,看在我的薄面上,这事就算揭过了吧!”“打了我,就想这么算了!”光头青年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脸上的鲜血,狞笑道:“一群狗东西,你们知道我爸是谁么?”“怎么,你爸是省里一把手啊?”陈风满脸不屑。其他人也是哄堂大笑。且不...

武侠修真小说全免读_林玉竹楚凡【已完结】

第25章


林玉竹有些担心,也拉着楚凡去到了外边。

“然然,怎么了?”林玉竹担忧地问道。

孙然衣服凌乱,手臂上还有明显拉拽而产生的淤青。

她双眼泛红,指着一边光头青年骂道:“我刚上厕所出来,这臭流氓想摸我屁股。”

孙然在学校是出了名的萌妹子,人缘挺好。

看着她柔柔弱弱的样子,一群男生顿时不乐意了。

很快,那名光头青年就被陈风等人团团围住。

但光头青年却一点都不怂。

嘴里不断叫骂:“草,人多又怎么样,你们敢碰老子一下试试。”

“干,耍流氓还这么嚣张,抽他!”

几个男生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冲上去就对着光头青年一阵拳打脚踢。

只有秦萧还保持着几分理智。

能在云海餐厅消费的人,绝对非同小可。光头青年看似嚣张,说不定人家真的大有来头。

在众人打了几分钟后,秦萧及时出声制止了。

“这位朋友,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是你不对在先,看在我的薄面上,这事就算揭过了吧!”

“打了我,就想这么算了!”

光头青年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脸上的鲜血,狞笑道:“一群狗东西,你们知道我爸是谁么?”

“怎么,你爸是省里一把手啊?”

陈风满脸不屑。

其他人也是哄堂大笑。

且不说,秦萧的父亲是云城三把手,他们这些人的长辈,也全都是云城叫得上号的人物。

如此强大的能量,就算云城的一把手到场,都压不住。

“朋友,大事化小最好!”

见到光头青年咄咄逼人,秦萧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语带威胁:“我们这么多人,你非要把事闹大,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少爷·····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一群穿着黑色背心,光着膀子的大汉匆匆赶到。

领头一个戴着金链子的中年人,看到光头青年满脸血迹,心里咯噔一下。

这位小少爷要是出了意外,他也算玩完了。

“虎哥,被几个小兔崽子抽了,没什么大事!”光头青年沉声道。

“把所有人拦住,一个都不许走!”

叫虎哥的中年人一声令下,身后十几名大汉狞笑一声,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当即冲了上去,将所有人围在走廊中间。

“你们做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难道还想闹出人命吗?”

有几个富家子弟不服,想抗争几下。

那些大汉可不惯着,几个耳光下去,全部消停了。

“我姓秦,我父亲叫秦鹏!”秦萧见状,赶紧抬出自己的父亲。

“你就算不给我面子,总要看在我父亲的份上·····”

“那又怎么样!”

“区区一个四线城市开外的芝麻官而已,也好意思拿出来镇场子?”

光头青年满脸不屑地打断了秦萧的话。

他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酒瓶。

大步向前,用力地敲在陈风的膝盖上。

刚才,就是这家伙最跳,打自己下手最重!

光头青年十分记仇,下手狠辣,陈风膝盖受到重创,当场跪在了地上。

“敢打老子,你他妈今天死定了!”

光头青年越骂越气。

以他的身份,从来只有自己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陈风疼得死去活来,最终只能抱着头,在地上不停翻滚。

砰!

直到那厚重的酒瓶被砸碎,光头青年才气喘吁吁地停手。

“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别做太过了!”

这时候,林耀阳也闻讯赶来。

看到躺在地上的陈风,止不住的眉头大皱。

他本来以为,只是年轻人之间的小矛盾,没想到事情愈演愈烈,只能被迫出面。

“老家伙,你又是什么东西?”光头青年冷笑不已。

“鄙人,林耀阳,在云城还算有些分量。”林耀阳沉声道。

“哦,你就是那个云城首富!”

“听说,你很有钱!”

光头青年摸着脸上的血迹,满脸戏谑道:“你想平事,也不是不行,拿个十亿八亿出来当医药费,老子可以考虑一下。”

“好大的口气!”

林耀阳勃然大怒:“不知道你家里长辈怎么教你的!”

“我姓赵!”光头青年淡淡道。

“······”

众人面面相觑,连秦萧都显得有些茫然。

云城,好像没有姓赵的大人物。

只有林耀阳沉思片刻,忽然打了个激灵:“省城赵家!你是赵老的孙子?”

“算你有点眼力劲。”

光头青年盛气凌人:“记好了,老子叫赵子风。”

“我爸叫赵一海!”

“我爷爷,叫赵云生!”

“·······”

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寂静。

小说《重生风流仙尊》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郑重声明:

本站所有活动均为互联网所得,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处理

随便看看

我来说两句

还可以输入200
发表评论
如果你希望成功,以恒心为良友,以经验为参谋,以小心为兄弟,以希望为哨兵。思考是一件辛苦的工作,这可能是很少有人愿意思考的原因。